正文 第四七一章 风起

    离开医馆,他们回到了孙云生的住处。

    林伯特别叮嘱了孙云生一些事情,并和阿豪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然后便乘车离开了。

    车来的快,去的更快,一路飞驰。

    “豪哥,我父亲不会有事吧?”孙云生还是在担心自己的父亲,眼前这个男子的能力他是清楚的,他都受伤了,那自己的父亲……

    “没事的,公子,你不用担心。”男子道。

    此时的岛城,掀起了一场近几年罕见的严打,声势浩大。因为不到三天的时间,岛城出现了三中谋杀案,这是岛城的历史上是罕见的。

    市里的主要领导极为震怒,责令相关的部门限期破案。

    警车呼啸,挨个宾馆、旅店的排查。

    “我说李警官,我就是偷个钱包,至于吗?”

    “你特么说至于吗,现在是严打?”

    到陈某处住宅之中。

    咳咳咳,一个老人咳嗽的格外的厉害。

    “又去了一个?”

    “是。”

    “怎么回事?”

    “枪。”

    “嗯。”

    房间里短暂的沉默,然后又传来了咳嗽声,一阵比一阵厉害。

    嘎吱一声,门开了,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师父,岛城正在进行严打。”

    “跟男个人说了?”

    “说了。”

    咳咳,

    “明天,我出去一趟。”

    “您去?”

    “对。”

    从海曲到岛城的路上,一辆汽车在飞驰。

    快点,再快点。

    林伯有些担心孙正荣,对方的手段他也曾经领教过,还是在十几年前,这段时间,他们只怕便的比以前更加的可怕了。

    岛城某处高档会馆之中。

    孙正荣正在和一个中年男子喝茶。

    “这次事情有劳了。”

    “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倒是你,要小心啊!”

    “我知道。”孙正荣喝了口茶。

    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风雨了。

    他不禁想起了当年打拼基业的时候。

    “还真是有些怀念啊!”

    林伯是在下午的时候赶到的岛城。

    “老爷,你没事吧?”

    “你怎么回来了?”孙正荣惊讶道。

    “我看阿豪那个样子就有些担心,所以回来了。”

    “阿豪怎么样了?”

    “经过王医生诊治已经脱离危险了。”

    “那就好,先休息一下吧。”

    孙正荣示意老人坐下,然后轻声和他交谈起来,说了一下最近几天岛城的变化。一些事情他还并未了解,经孙正荣这么一说,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他们来了这么多人?”

    “是啊,这点我也没有想到。”孙正荣喝了一口茶道。

    “看样子是想孤注一掷了。”

    “那个老家伙的身体应该撑不老多久了。”

    “还是要小心,请市里的人多帮忙,毕竟他们在暗处。”老人道。

    “我下了一千万的暗花,找到他们。”孙正荣道。

    身为富甲一方的风云人物,他自然是黑白通吃的,明面暗里的手段都要用的。

    山村之中,下午时候又来了一位客人。

    陈博远从京城而来,带来了苏家的问好和请求,请王耀尽快的去京城一趟。

    拜托了。

    “我近日就回去京城的。”他笑着道。

    “那太好了。”陈博远听后松了口气。

    “苏小姐的病情现在怎么样了?”

    “她恢复的非常好。”

    “嗯。”

    “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提前准备吗?”

    “药,和上次一样的药。”

    “好,我马上安排。”

    药他早已经准备好了,而且此刻已经来到连山县城,他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一个小时的功夫,一辆货车来到了山村,车上装满了药物。

    “你早就准备好了?”

    “是,您看?”

    “就放在院子里吧。”

    这些药物堆满了小院的一个角落。

    陈博远在离开医馆之后立即给京城那边去了一个电话,然后便决定不急着回京城,而是留下来,看对方还有什么需要。

    是夜,小院里的药材就少了一半,都被王耀用来换成了兑换点。

    次日,天空有些阴沉。

    王耀去了一趟孙云生的住宅,看了一下那个名为阿豪的男子的病情。

    经过服用“瘴草”熬制的药剂,体内的蛊虫已经是驱出了大半,按照这个情况,今天就能够将其全部清除干净,只是他的脏腑受损,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不过好在他的身体根基尚算是不错,而且服用了一粒“九草丹”,因此也不算大碍。

    王耀已经暗地里询问过系统。这病也算是“疑难杂症”。

    先前他还在为无法完成这个任务而感到发愁的时候,最近这段时间却是接触的有些频繁了。

    不过,这是好事。

    王耀将自己将要离开一段时间的消息告诉了孙云生他们。

    “您要离开?”

    “是,出诊,去一趟京城。”王耀道。

    “那豪哥的病?”

    “没有事的,我会留下一部分药物。”王耀道。

    这些事情他自然要提前想到。

    除了药剂之外,他还留下了一张药方,他用过了很多次的药方,用来固本培元的药方。

    阿豪的身体需要进补。

    “谢谢您。”孙云生十分恭敬道。

    “我还有件事情要麻烦你。”

    “请说。”孙云生听后急忙道。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如果我的家里有什么事情的话请帮忙找佛一下。”

    “好的,一定。”孙云生认真道。

    这一晚王耀上山的时间很晚,在家中好好的陪着父母说了一会话。

    “明天出发?”

    “是,明天。”

    “一个人在外面下小心一点。”

    “知道了。”

    父母叮嘱了不少。

    一夜无事。

    第二天,吃过早饭之后,王耀便出发了。没有带什么东西。孙云生专门派了一辆汽车送他去了海曲市。

    飞机冲入了万里云霄,王耀望着外面的云空,然后伸手,似乎想要触碰一下外面那些如同棉花糖一般的云彩。

    “哎!”旁边的一位乘客一声叹息,似乎有什么上心的事情。

    “不舒服啊?”王耀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脸色不是很好。

    “嗯,有些紧张。”他的身体的确是在颤抖着。

    “第一次坐飞机?”

    “不是,第二次。”

    噢,王耀笑了笑。

    “不要紧张,很快就会到的。”

    “嗯。”

    人,在陆地上会有一种安全感,而无论是在海面上还是在天空之中,总会缺乏这种安全感,尤其是在天空之中的时候。

    那个人是有些紧张,而且紧张的额头都冒汗了,呼吸也有些急促。

    貌似还比较严重。

    似乎是是在受不了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药倒出来几粒服下。

    “镇定类的药物?”王耀扫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

    这种药其实少吃的好,否则天长日久会形成一种药物依赖。

    坐飞机,真的那么可怕吗?

    飞机飞行了一段时间之后,下方出现了一座雄城,即使天空之中满是白云,王耀还是能够看到下面这座古老城市的样貌。

    京城,就在下方。

    飞机降落之后,早有人等在那里。

    英姿飒装,美人倾城。

    “你好,先生。”陈英微笑着迎上前来,这是发自内心的微笑。

    “你好。”

    “我们先去哪?”

    “嗯,吃点东西吧,地方你选,我请客。”

    “好。”

    一家很雅致的小馆子,在京城这样的地方,各种美食容易尝到,精致的小馆子要比其它的城市多,毕竟这里是首都。

    几个小菜,

    王耀吃的很香。

    “你弟弟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好。”陈英道。

    吃饭的时候陈英还接到了宋瑞萍打来的电话。

    “夫人问我您到什么地方了?”

    吃过饭之后,他们便直接回了小院,王耀安顿下来没多久,临近下午四点半了,宋瑞萍来到了小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