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六六章 吹乱青丝

    “那位龙主任。”

    “他,去哪里做什么?”王耀听后有些担心起来,“不会是去找麻烦的吧?”

    “没有,你想多了,告诉你,那位龙主任转性了。”王明宝道。

    “转性了,什么意思?”

    “他去做好事了,给那些孩子们带去了一些书籍,而且还联系了当地的一处医院,定期免费的给孩子们进行体检。”

    “真的假的?”这倒是王耀非常的吃惊。

    毕竟按照那位龙主任以前的脾性,这种没有任何利益好处的额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真的,我能感觉出来,他是变了,真的变了。”

    “嗯,那倒是件好事。”王耀笑着道。

    看样子那段时间的折磨让他的人生观改变了一些。

    “我还去了一趟家县,看了一下山村的道路规划。”

    “对了,他们准备什么时候再动工建设啊?”

    “来年三月份,供暖结束之后。”

    “还得这么长的时间。”

    “其实,我还是有些担忧的,因为接触了几个人听他们的意思,这钱可能会被挪作他用。”王明宝道。

    王耀听后沉默不语,这事情肯定是有可能的,而且是很有可能,毕竟那个地方是非常穷的,县里财政也没有多少钱,到处都是窟窿需要补,好不容易从上面弄下来几百万的款项各个部门还不想办法捞点啊!

    “等过段时间再去看看吧?”

    “嗯,到时候一起过去。”

    王明宝在他这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晚上的时候,一起到王耀家里吃的晚饭。

    夜里时候,王耀上山的时间比较早。

    苦参、土茯苓、桃儿七……八角桐、灵山及。

    最后的两位中草药皆是“灵草”,加入的量是非常的少的,但是他们所能够起到的作用却是不可替代的,画龙点睛,将药品的品次直接提升一个层次。

    药材准备好之后,他便手握这一卷道经,低声诵读着。

    山上,诵经之声飘出了小屋。

    土狗卧在狗窝之中,

    苍鹰立在树枝之上,

    黑蛇趴在草丛之中,

    它们都静静的听着,

    山下,新家之中,

    孙正荣脸色稍稍有些苍白,

    卫生间种,一个盆里小半盆的呕吐物,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献血。

    老人正在小心翼翼的将硫磺均匀的布洒,确保杀死这些蛊虫。

    “爸,您这是怎么了?”孙云生为父亲倒了一杯热茶,有些担心道。

    “没什么,受到了点伤。”

    “那您找过王医生了吗?”

    “找他看过了,也开了药了,没什么大碍,你回屋睡吧。”

    “哎,好,那您也早点休息。”

    “知道了。”

    孙云生回屋的时候刚好碰到了老人清理完卫生间回来。

    “林伯,我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受伤了,已经找那位王医生看过了,少爷你不必担心了。”老人道。

    “是谁伤的他?”

    “这个你就不用问了,这是老爷自己会处理的。”老人笑着道。

    这事情这位少爷就算是知道了也帮不上忙,说不定还有可能被对方有机可乘反被利用。

    “哎,好。”孙云生听后便转身回屋休息了。

    老人正准备去客厅呢,半路上接到了一个电话。

    “什么,好我知道了。”关了电话之后,他慢慢的走到了客厅里。

    孙正荣正在看电视。

    “老爷,他们跟着过来了。”

    “过来了,到哪了?”

    “已经来了齐省,在岛城现身了。”老人道。

    “呵呵,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到岛城。”孙正荣听后不急反笑道。

    “他们这么做,有恃无恐,是不是请了什么人?”

    “嗯,有这个可能,他们原来的村子里可是有一两个难缠的老家伙。”

    “明天,我回岛城,你留在这里保证云生的安全。”

    “是,要不要请这位王医生出马?”老人思索了片刻之后道。

    这位王医生的一身修为可是相当的了得,而且他有懂医术,懂得克制对方的手段,如果他能够出手帮忙的话,对付起那些能力特殊的人应该会轻松很多,而且危险也会降低很多。

    “不,这件事情不要牵扯到他。”孙正荣道。

    “他已经帮我们很多了。”

    和这位王医生相处,孙正荣是本着发自内心的交往,而不是相互利用,认识这样的人,关键的时候就是多一条命,这一点他很清楚,他身旁的这位老人自然也是清楚的,虽然他有一身的惊人功夫,但是孙正荣却并不想让对方牵扯进来,毕竟在山村里,对方是有亲人的,而那些人的脾性他是清楚的,其中有些典型的亡命之徒,做事没人任何的道德底线可言。

    “记着,一定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让他和他的家人受到任何的不良影响。”孙正荣十分认真道。

    “好的,我记住了。”

    第二日,上午,

    王耀清晨起的很早,结束修行之后,便在山上熬药。

    火焰翻腾这,

    百草锅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

    这药熬制的时间并不是特别的长,他下山的时候是九点多。

    医馆里又来了几位客人,都是些头疼感冒多小毛病,王耀很快就诊治完毕。

    鲁小梅来的时候是上午将近十一点了。

    “这是我熬制的药,用量和上一次一样。”王耀将清晨刚刚熬制好的药剂交给了对方。

    “谢谢。”鲁小梅付费之后告辞离开。

    数百里之外的岛城,

    一个靠海的咖啡馆,

    平日里来这里和咖啡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年轻的情侣。

    靠窗的位置,坐着两个人.

    女子,倾城的美色,男子,头发微微有些乱,看女子的眼神很温柔,长相有些像梁朝伟。

    “小薇,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啊?”

    “当年我不辞而别是有原因的。”

    “有原因,那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突然间就人间蒸发,你知道我当时什么感觉吗?”

    “对不起。”男子轻声道。

    “算了,事情都过去了,我们也早就结束了。”

    “小薇,我这次回来,再也不会走了。”男子道。

    “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我可以和他公平竞争啊。”

    “不,我和他准备订婚了。”

    男子听后沉默了,低头看着杯子中的咖啡,散发着香气。

    “那,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朋友?”女子脸上露出有些苦涩的笑容。

    “试试看吧。”

    “谢谢。”

    海风有些大,

    童薇站在海边望着波涛翻滚的大海。

    这个人的突然到来让她有些方寸大乱的感觉。

    一个人在感情上最难忘记的是什么,十有八九的人会说两个字-“初恋”。

    这种感情是青涩的,是美好的,是独一无二的,让人及时结了婚组建了自己的家庭仍会埋藏在内心深处的。

    这个男子是童薇的初恋,他们当时也曾经花前月下,也曾经如胶似漆,但是两个人准备私定终身的时候,对方却突然间消失了,了无音讯数年之久,这一次却突然回来了,而且找到了自己,就那样突然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就如同当年突然间消失一般。

    正是因为这件事情,让她在这次回家的时候和王耀之间产生了一道“墙”。

    哎!

    美人一声叹息。

    海风起,

    吹乱了青丝如瀑。

    山村之中,

    孙正荣准备离开山村,在离开之前,他又去了一趟医馆。

    “王医生,你看我这蛊虫需要多久能够彻底的清除?”

    “十日之内。”

    “需要几服药?”

    “四至五服药即可。”

    “那你能不能先给预配两副药。”

    “怎么?”

    “噢,我准备回岛城,想一起带回去。”

    “我今天没有备药,最快是明日。”

    “那到时候我就让老林过来取吧?”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