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六二章 我想跟你学医

    他们从这医馆里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五点了,天色也完全暗了下来。

    “路上慢点。”

    “好的,谢谢你。”

    周无意和周雄这叔侄二人离开了山村,乘车会连山县城。

    “大伯,你说王医生这一身修为到了什么境界了?”

    “这个不好说,但是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的修为能够达到这种程度。”坐在车上的周无意道。

    “他才多大啊?!”周雄感慨道。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天下有生而知之之人。”周无意感慨道。

    次日,天气干冷。

    吉日良辰,

    鞭炮响了一阵。

    孙云生乔迁新家。

    没来几个人,本来嘛,这就不是他家乡。

    孙正荣还在国外处理一些事情,这里就孙云生、林伯还有另外的三个人,两男一女,应该是照顾他起居和保护他安全的人。

    倒是有些个村民过来凑热闹,有人进了这处新房子看了看。

    太漂亮,太上档次了!

    这是他们的感慨。

    他们第一次见到乡下的房子也可以做的这么漂亮。

    这得花多少钱啊!

    这件事又成了村子里茶前饭后闲谈的谈资。

    中午的时候,王耀留下来一起吃了一顿午饭。

    做饭的是那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手艺没得说,正宗的鲁菜,只是以清爽的口味为主,一看就不是一般的大厨。

    “味道怎么样啊?”

    “非常好。”王耀赞道。

    “那就好。”孙云生笑着道。

    “以后要给您添麻烦了。”

    “没什么。”王耀笑着道。

    能添什么麻烦,不过是看病吗,倒是更方便了,这样也有利于他病情的恢复。

    “过几天,我会去京城一趟。”王耀道。

    “是去给那为苏小姐治疗?”

    “对,到时候我会给你配好药,定期服药即可。”

    “好的。”

    吃过饭的时候,王耀直接去了医馆。

    临近傍晚的时候来了两个人,皆是男子,年龄在三十多岁左右,面色稍苍白,步伐无力,这两个人都是从外地来的人。

    “您好,您是王医生吧?”

    “对,坐下说。”

    两个人坐下之后道明了来意,他们是亲兄弟,而且都为了治病而来。他们的病有些怪。

    虚汗,

    兄弟二人同样的病。

    “平时什么情况下容易淌汗?”

    “紧张的时候,稍稍活动也容易出汗。”

    这兄弟二人的病症也基本上是一模一样的。

    “来,我给你们看看。”

    王耀给他们号脉看了一下。

    “你们两个人的病不一样。”诊断之后王耀道。

    “不一样?”

    “对。”王耀望着他们两个人。

    “你容易淌虚汗是因为你体质本来就虚弱,你平日里就很容易感冒吧?”王耀对其中一人道。

    “哎,对,是这个样子的。”那个人道。

    “你这治疗相对容易些,适当的吃些增补的食品药物,平日里注意活动,慢慢地身体养过来了就好一些。”

    这个人的身体体质本来就弱,这是先天的根基不好,需要后天来增补,元气跟上之后,这个毛病自然就会减弱直至消失。

    “至于你嘛?”王耀望着剩下那个人,他出了脸色苍白之外,还有比较深的眼袋。

    “你自己知道原因吧?”

    “我,我怎么会知道?”这个个头稍高的男子听后不敢和王耀眼睛对视,显然是心虚。

    “你这病也不用我治,改了自然就好,不改只会越来越重。”

    “那个王医生,我弟弟得了什么病啊?”旁边的那个男子听后急忙问道。

    “纵欲过度!”王耀冷声道。

    不说实话,王耀刚才望诊就看了个差不多。

    年纪三十岁,元阳亏损的就这么厉害,显然没少在女人身上耗费精力。再这样下去,就彻底上了根基,到时候,悔之晚矣!

    那个人听王耀这么说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你们离着有多远啊?”王耀也管他什么感想,问另外一个人。

    “啊,我们是岛城的。”

    “岛城的?”王耀听后一愣。

    “岛城怎么会来这里看病?”王耀听后也很是吃惊。

    “有亲戚在这里,我们是来这里探望亲戚的,闲聊起来你,听他说您这医术高超,所以就过来看看了。”那个哥哥道。

    他的眼神要纯正,看上去呢更为的厚道。

    “这是药方,回去照方抓药,服用方法也写在上面了。”

    鹿茸、黄芪、党参、枸杞、甘草……

    王耀开的药方并不复杂,只是将他的那副固本培元的药方稍稍改了一下,都是些常见的药。

    “谢谢。”

    那个男子接过来感谢道。

    “那我呢?”弟弟急忙问道。

    “我说了,你的病你自己就能治。”

    “你给开服药吧,我给钱的。”

    “天色不早了,你们回吧。”王耀摆摆手送客。、

    “哎,不是。”

    “走吧。”做哥哥的付了钱带头来了。

    “你什么时候染上的这毛病?”出了医馆之后,他问弟弟道。

    他还不知道自己这个没结婚的弟弟还有这一口,难怪本来挺健壮的一个人最近这两年来越来越瘦了。

    “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弟弟没好气道。

    “你可以找个姑娘结婚啊?”

    “咱家这么穷,连个房子买不起,怎么结啊?”

    “我和你嫂子结婚的时候不也没买房子吗,现在不是照样过日子?”

    “你们那过的也叫日子,多累啊!”

    “再累也好歹有个家吧?算了,我不跟你争吵了,你自己注意点吧,可别把身体弄垮了。”

    “我心里有数。”

    世间总有这么一些人,你说他的时候呢,他有一万个理由等着你,你明明是为他好,他觉得你是找茬,是无中生有,根本听不进去,等后悔的时候,晚了。

    嗯,

    对于这种不珍惜自己身体的人,王耀更是懒得管的。

    到了三九的天,天是越来越冷了。

    自从搬到了山村里之后,孙云生几乎天天去找王耀接受他的推拿按摩以及针灸的治疗,身体恢复的速度是每天一个台阶,按照这个速度,王瑶估计这不用十天就差不多可以将他身体之中的“阳毒”全部清除掉了。

    除了给孙云生看病之外,王耀也去潘军的那位亲戚家中。

    施针、内息、推拿,

    诸般技能,轮番上阵。

    效果非常的明显。

    老人可以动了,

    手臂、腿都可以活动了,虽然动作还有些迟缓不自然,但是好转是显而易见的。

    “哎呀,真是谢谢你了,王医生。”这对上了年纪的夫妇不止一次表达了对王耀的感谢。

    王耀笑着回应。

    “啧,你这医术,真是绝了。”潘军感叹道。

    他这从医十几年了,见过的病人不少,见过的专家也不少,但是王耀绝对是其中的翘楚。

    年纪轻轻,医术超绝。

    躺在炕上瘫痪的人他都能给治过来。

    这就是奇迹啊!

    这医术要是能够推广,那还了得!?

    “王医生,问个事吧?”

    “你说。”

    “您这收徒弟吗?”

    “徒弟,什么意思?”王耀听后一愣。

    “就是学医啊!”

    “学医,暂时没这个想法,怎么?”

    “没什么,说实话,我想跟你学。”潘军道。

    “你?”

    “对,哎,我告诉你啊,我这是认真的,不是心血来潮。”潘军十分认真道。

    他有这个想法其实有一段时间了,只是最开始的时候觉得和王耀并不熟络,贸然的提出这个要求来,会显得太过突兀了,对方也不会答应,随着两个人之间渐渐的熟悉,他也知道了对方的性格,这才敢开这个口。

    “你是学西医的吧?”

    “对啊,临床医学。”潘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