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零一章 我给老天磕个头

    这天,网上突然出现了一则消息,秦州的某个地方发生了疫情,并且有人死亡。     无论是秦州省还是并州市对这次疫情的情况控制的非常严格,严禁这些消息外传,但是网上居然出现了新闻,这一下子搞得他们很被动。     “谁发出去的消息?”领导震怒。     其实,纸是包不住火的,而且像是现在这样的网络时代,一丁点的消息就会迅速的传播开来,因为缺少了正确的疏导,因此相当一部分的消息会是以讹传讹,最终变的完全是跟事实不相符,因此适当的管控和引导是必须的。     王耀他们虽然被限制在了山村里,但是并不意味着外面的事情他们不知道,他们还有手机,这个世界上还有无线网络这种东西。     “哇,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啊!”王明宝一副为空天下不乱的神情和语气。     “我发现自从你找到心上人之后,你整个人都变了。”王耀道。     “是吗?”     “哎,这个龙主任不是那天穿着像个铁罐头一般的家伙,他居然说研究出来了一种药物,该不会是你给他的那个方子吧?”     王耀的眼睛微微一眯。     这还真有这个可能。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自己的后代着想。”王明宝道。     “什么意思?”     “他做了这么缺德的事,会不会生个儿子没。”     “你看他的年纪。”     “噢,私生子,或者是孙子。”     “你想的太多了。”     王耀拿起了一个板凳,然后去了院子里。     “这天有什么好看的?”王明宝躺在炕上继续看自己的手机。     “哎,还别说,这个道貌岸然的样子,啧啧啧!”     手机视频之中,那位龙主任正在严肃的就这一次家县发生的疫情在记者的面前做报告。     “哎呀,长得很正直,干的却是人渣不如的事情,啧啧,这是坏人老了吗”     天,要下雨     王耀盯着天空轻声道。     “下雨?”提溜着马扎从屋子里出来王明宝刚好挺大他这句话。     “对。”     “下雨好啊,正好可以睡觉。”     “你不去看韩佳了吗?”     “看完她再睡觉啊!”     王耀觉得王明宝是在很的变了,曾经那个一心放在事业上,誓要创出一片事业的热血男儿却要在温柔乡里迷失了。     “也挺好。”他笑着说了这三个字。     “当然好,这是天意。”     两个人之间的对话绝对的是前言不搭后语的那种。     “这病还会死人吗?”     “喝凉水都有可能死人,这个病其实还是有一定的风险的。”王耀十分认真道。     “那你治疗起来怎么这么轻松啊?”     “轻松,你从哪里看出来我轻松了?”     “就是简简单单的号脉,然后煮药,然后人就好了,这还不轻松?!”     “这就轻松了?!”     “这还不轻松了!”     王耀的脑门上出现了一道道的黑线。     “这些都是只是,是系统的灌输,是平日里的积累,是难得道灵草,等等,貌似,他说的也有些道理。”     王耀和他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足太多的纠缠,他现在关心都是这场疫情什么时候能够结束,自己送出去的水草和那些植物的叶子能不能有效的利用起来,如果想要在短时间之内提取其中的有效成分肯定是比较苦难的,这个就算是使用最先进的技术估计也得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行,就像老外曾经研究过不止一个中药的方子,试图想要分析出里面的有用成分然后加以提取,但是毫无例外的,他们失败了。     中医是什么,是阴阳平衡,是五行相生,是脉络经穴,是那些外国人根本无法理解的东西,比西药要早了千年不止,可惜,中间出现了断层,然后没落了。     “短时间的大规模培养或许可以试试。”     其实水草的生长速度是很快,虽然不像韭菜割了一茬还会在长出来一茬,但是也差不多了。     “该回去了!”没来由的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现在这个摊子有些大,而且太乱,他觉得自己就算继续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作用了。     外面的风雨自然是由那些大人物们去遮挡,而这个小小的村子。     “他们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结果第二天清晨,就出了意外。     “王医生,我媳妇要生了!”     “什么?!”王耀一下愣住。     王明宝也愣住了。     “生孩子?!”王耀的声音稍稍有些颤抖。     “对啊,你去看看吧?”     “你还懂妇产科?”王明宝吃惊的望着王耀。     还别说,这个王耀还真的懂一些,毕竟系统灌输给他的知识是相当的系统和全面的。     “不。”王耀摇了摇头。     懂和接生完全是两回事。     “噢,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你真的知道。”     “那咋办呢?”     “去医院啊!”     “可是外面的人不让去啊!”那个人都哭了。     “什么?!”王耀听后眼睛一眯,然后一阵风起。     “这算是什么?!”     听到这样的消息,无疑是让人相当的气氛的。     王耀却是深吸了口气。     这个时候生气是没有用的,想办法解决问题才是应该做的。     “我想想办法。”然后他打了一个电话,电话的那头是陈静志。     “什么,孕妇?”     “对,到了预产期,应该是要生了,但是这里的武警和公安不让她出去,我可确定,她没有感染病毒。”王耀道。     “我来想办法。”     “要快!”     “好。”挂了电话之后的陈静志眉头皱着。     这样的情况,他也曾经遇到过,在那场疫情之中,其实是有许多被为人所知的内幕的。     “我媳妇她怎么样啊?”     此时王耀正在这个男子的家中。     王耀也刚刚给躺在看上的女子诊断过了。     “快要生了。”     “啊,这可怎么办啊?!”他满头大汗,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照这个情况,如果在得不到批准的话,那么就得真的在村子里接生了,可是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哪里还有在自己家里生孩子的,就算想生,村子里也没有会接生的人啊。     这可是要出人命的。     那个汉子没办法了,直接跑出去给老天磕头了。     咕咚,咕咚的。     “我去,这不瞎扯吗?”     王耀坐在炕边,手指却没有离开过躺在炕上的那个中年女子的胳膊。     这个女子不是第一次怀孕了,实际上她现在已经接近四十岁了,这个年龄怀孕生产本来就是有着相当的危险,而她现在情况也不乐观。     “快要临盆了!”     这是王耀的判断。他的判断也不离十了。     也不知道陈静志那边处理的如何。     王耀没有起身,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白瓷,然后从里面倒出来了一粒药丸。     “给她服下。”     “哎。”孕妇的家里人听后急忙接过来,然后给她服下。     这是王耀炼制的“九草丹”,效力非凡。     “希望能够有效。”     实际上,还真是有效,那个刚才还感觉到肚子疼的厉害的女子在服下了丹药之后,很快就感觉到腹部一阵温热,生产之前的阵痛似乎在被缓解。     这药真的有效。     “这是什么药?!”王明宝见状好奇道问道。     “九草丹”。     “保胎的?”     王耀听后深吸了一口气。     “不是。”     “那你还给她吃?”     王耀仔细的盯着王明宝看了好一会。     “怎么了?”     “我怀疑你是假的。”     “假的,什么假的?”     “我认识的王明宝似乎从未这么啰嗦过!”     “啰嗦,我哪里啰嗦了?!”王明宝听后一愣然后道。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