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七二章 菩萨见谅

    现在社会,当个正经和尚都难。

    南无阿弥陀佛,

    寺院之中僧人在诵经,

    王耀站在外面听了一会。

    “没诚意。”他笑着道了这三个字。

    “没诚意,什么诚意啊?”一旁的陈英听后有些疑惑的问道。

    “那些诵经的僧人,心不诚。”王耀指了指寺庙里面。

    “心不诚,这你都知道?”

    “嗯,听他们的诵经声就能够听到出来,只是念个唱,应付一下而已。”

    王耀笑着道,心诚的生意是发自内心的,因此声音有力,充满某种特殊的感情,而在那寺庙之中念经的和尚们所发出来声音呢,绝大部分都是有气无力的,而且,以王耀这超凡的听力,他甚至能够听得出来某些和尚年的根本不是经文,不知道是些什么。

    这些人啊!

    他和陈英在寺庙转了一圈复又出去上了其他的地方。

    这山上的风景只能算是一般,但是王耀还是饶有兴致的转了一遍,和那些四面都是围墙、钢筋混凝土的城市相比,他是更喜欢这样自然的环境的。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王耀也算是尽兴。

    “走吧,咱们回去。”

    “好。”

    两个人朝山下走去,路上碰到了一个和尚,中等身材,和王耀擦肩而过。

    嗯?

    王耀停住脚步,回头望着上山的僧人。

    “和尚。”他开口叫住那个和尚。

    “什么事?”那和尚闻言停住脚步,回头有些疑惑的望着王耀。

    “好吃吗?”

    “什么?”和尚闻言一愣。

    “羊肉啊!”王耀笑着道。

    “阿弥陀佛,我不知道施主说的是什么。”那僧人十分认真道。

    “嗯,挺像的。”王耀笑了笑。

    “和尚保重。”

    “施主保重。”和尚双手合十,然后想王耀和陈英行礼,接着便转身离开了。

    “有意思。”王耀笑着继续下山。

    “先生,你怎么知道他吃过肉?”

    “闻到的,他身上有些羊肉的膻味,还有孜然味道。”王耀道。

    “他不但吃过肉,还喝过酒,找过女人。”王耀道。

    “啊,这羊肉和酒我知道,能够闻的出来,他找女人你都能看得出来?”

    “嗯,这个也好说,他身上有一股香气,是香水的味道,一个和尚不应该喷香水,而且还是这种有些刺鼻的香水,那位可是个不折不扣的酒肉和尚。”

    “看上去还是很有和尚样子的,可惜了一副好皮囊。”陈英听后道。

    “走吧,咱们也去吃羊肉?”

    “好啊!”

    王耀这一说,那个上山的和尚却是骂骂咧咧的。

    “玛的,管的事情不少,不过那个女子到时听漂的,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路过佛堂的时候,他急忙想那端坐莲花之上的菩萨行礼。

    菩萨笑望着他。

    “菩萨,弟子今天又破戒了,请菩萨原谅。”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他身后的佛像仍旧坐在那里,还是笑着,其前方香烟升起。

    这只是个小插曲。

    下山之后,陈英开着车带着王耀去了一家比较有名的火锅店,吃涮羊肉。

    要了几个小菜,重点的是火锅。

    “在山上,吃斋念佛,貌似心诚,在山下,喝酒吃肉找女人,好一个和尚!”

    看着沸腾的火锅,王耀又想起了那个和尚。

    “他们在山上是发工资的。”陈英道。

    “是吗?”

    “当然,那里的信徒不少,逢年过节的时候有人去烧香礼佛,都会有香钱的,而且有些时候,头柱香可是能够买到不少的钱,这些钱去了哪,每天那几个和尚的吃喝拉撒能花几个钱,我可是看到过,他们喝的茶,可都是上品。”

    “噢,那真是逍遥!”听陈英这么一说,王耀也是挺吃惊的。

    这些和尚的生活如此之好吗?

    “每天吃斋念佛的,也难怪会生出杂念来,太过无味吗!”

    “是。”

    “啊,肉上来了,我们也开动吧?”

    “好。”

    这一段晚饭,吃的颇为欢畅。

    两个人回到小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我联系一下,明天带您去试试枪?”

    “行,随意。”王耀听后道。

    其实每个男人都有关于枪的梦想,王耀也曾经想过,只是现在那些都已经成了过去式。

    晚上的时候起风了,吹在身上有些凉。

    陈英联系了好了地方,其实这些东西并不是明面上的那么简单。

    就在陈英准备睡觉的时候,她接到了治疗中心打来的电话,他弟弟犯病了。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从她上一次和王耀去给他弟弟治疗到现在,他弟弟一直保持着清醒的状态,这让她十分的吃惊,据她所知,这是她弟弟保持清晰最长的时间。

    她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九点多了。

    “去跟他说说?”

    她出去敲响了王耀的房门,王耀放下了手里的书起来开门。

    “什么事?”

    “我弟弟犯病了,就在刚才。”

    “走,去看看,”王耀听后毫不犹豫道。

    陈英一边打电话联系,一边去开车。

    夜里这个点,京城的车相对而言要少很多,他们去的时间也比白天要短。

    接待他们的除了那位傅院长之外还有一个医生,经傅院长介绍之后王耀才知道他就是陈周的主治医生。

    “房间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了,只是他刚刚服用了药物。”

    “去看看吧。”王耀道。

    “好。”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只是陈周因为服用药物的缘故已经睡下了。

    王耀来到床前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嘶,怪了!

    他清楚的感受到,在他头部,一些脉络又出现了错乱,可是就在前天,他已经将这些脉络通过外力的方式扶正了。

    “他有没有收到过撞击,尤其是碰到头部?”

    “没有。”负责的李医生十分肯定到,正是因为这个病人的病情十分的特殊,因此这一天来他是十分的关注的。

    “怎么了,王医生。”

    “有些奇怪。”

    他随即有使用“内息”的方式,将这些错乱的经脉扶正。却没有将他弄醒,而是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他身体的其它部位。

    “没问题啊!”

    对此他暂时是想不通的。

    “这样,等他醒过来之后你们继续观察,看他什么时候发病,记住他发病前的经历。”

    “好。”

    “那个打扰一下。”那位李医生道。

    “什么事?”

    “请问这个陈周之所以一天没有发病是因为接受了你的治疗吧?”他试探着问道。

    “是。”

    “真的!”听到王耀应承他十分兴奋道。

    “你?”

    “噢,那么能不能请教一下,你是使用的什么治疗方法,是不是也可以在其他的精神病患者身上使用?!”

    “这个,抱歉!”面对这个有些“狂热”的李医生,王耀果断第一句话堵死他后面所有的话。

    “啊,那,那真是太遗憾了!”这位李医生本来还有不少的话想要和王耀说的,结果只能全部咽进了肚子里。

    “咱们回去吧?”

    “好。”

    “王医生,我弟弟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回去的路上,陈英忍不住问道。

    “他头部的一些经络有些错乱。”

    “经络错乱?!”她是习武之人,对于这个词并不陌生,

    “怎么会这样?”

    “具体的原因我还不好说,只能等他下一次发病的时候在检查一下,最好是能够有他发病时候的录像,那样的话可能会看出一些端倪来。”王耀道。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他一直在那治疗中心,看着陈周,等他发病的时候自然能够得到一些想要的信息,可是这又有些不太现实。

    “好,我会跟那边联系的。”

    因为去了一趟治疗中心,这一来一回就得两个小时的时间,在加上在里面耽搁的时候,当他们回到小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了。

    “这一次真是太感谢您了,王医生。”临进屋前,陈英十分真诚的道。

    “我们这算是双赢吧。”王耀道。

    “我也希望能够治好你弟弟的病,这样的疾病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挑战,也能够让我的医术得到进步。”

    说归说,但是陈英还是将这份恩情记在心里,如果换做是其他的路人,对方是绝对不会治疗的。

    “好了,也累了一天了,休息吧,晚安。”

    “晚安。”

    第二天,王耀起的还是很早,在小院子里站桩。

    依旧是沟通天地。

    这听上去有些玄幻的味道,其实人本身就是天地之间的一部分,身体之中是有潜力的,王耀认为这些修行的法门就是不断的提高自我,突破自我,让人和天地之间又一个更好的沟通。

    “我已经联系好了,我们上午就可以过去试枪。”再吃早餐的时候,陈英跟王耀道。

    “好啊。”

    陈英载着她来到一个应该算是武警的驻地。

    枪械在国内是管理的非常严格的,但是有些特殊的情况也是允许外人参观和使用的,比如采访,比如学生军训,再比如像是陈英这种特殊的人员。

    这里的一个军官显然是和她相识的,一路随行,直接来到了靶场。

    一个长桌上早准备好了一些枪械,有手枪,有步枪,甚至还有一把狙击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