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七一章 一心二用 左右互搏

    峨眉算是名门。、

    除了她刚才自己所说的那些拳术之外,她应该还会峨眉拳法。

    其实,陈英本身已经算是个功夫高手了,不要被她美丽的外表所迷惑,寻常的汉子,五六个人未必能近的了她的身。

    “我感觉你的吐纳似乎有些问题。”王耀道。

    “问题,哪里有问题?”陈英听后急忙问道,这一点她自身也能够感觉到,在行功运气的时候老是有一种不够流畅的感觉。

    气势这个问题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起初的时候并不是特别的明显,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觉得这个问题似乎有加重的趋势,如果不是因为在京城,身上还有些事请,她会去一趟师承所在的地方,问问原因所在和解决的办法,没想到这事情居然被王耀看出来了。

    “你练拳的时候我曾经看过,你是不是行功的时候有不流畅、停滞的感觉?”

    “对,的确是有这种感觉!”

    “您有解决的方法?”

    “这个不好说,你修炼的吐纳方法我不清楚。”

    行功的方法不知道,这个问题就很难解决掉。

    “嗯,等我回去跟您说一下?”

    “这合适吗?”

    这些吐纳的功法是一些门派的绝技,属于不可外传的东西。

    “这个是可以的,我学的东西其实也不算是最高深的东西。”陈英笑着道。

    “而且,现在这个社会,功夫已经没落了。”

    这是不争的事实。

    “会打枪吗?”王耀突然问了这个问题。

    “会。”陈英毫不犹豫回答道。

    陈英的身份是比较特殊的,除了自幼练习功夫,她还曾经去部队呆过一段时间,重点学习枪械。

    “您想试试?”

    “打枪?”王耀一怔。

    “对啊。”

    “你有这方面的门路?”

    “有。”

    “好啊。”王耀笑着道。

    宋瑞萍早就等在家里了。

    “王医生好。”苏小雪这几天的心情很好,不单单是因为自己的身体恢复了很多。还因为眼前的这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见到王耀就觉得格外的亲切,喜欢见到他的人,喜欢听到他的声音,喜欢好他说话。

    “你好。”

    检查一番之后,王耀准备开始为她治疗,这一次治疗的方式不同。

    “这是我熬制的药物,你先服用一部分。”

    他打算先让苏小雪服用一部分“生肌散”然后在通过“内息”疗毒的方式,齐头并进,这样或许能够收到更好的效果。

    “好的。”

    药剂服下之后,苏小雪直接的一阵清凉,十分的舒服,而且这种清凉的感觉很快的有腹内迅速的向着身体的各个部位扩散。

    王耀在一旁一直号脉。

    “差不多了。”

    他复又从她的右臂开始,将她身体之中的“火毒”渡入自己的身体之中。待到看到苏小雪的表情有些难以忍受的时候,他便停下来,然后渡入“内息”,帮助她恢复。

    “先休息一下。”

    治疗的时候,宋瑞萍和另外一个人医护人员就一直呆在旁边。

    苏小雪大概休息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王医生,我觉得差不多了。”、

    “好。”

    王耀刚想换另外一只胳膊。

    “等等。”

    他突然有了一个很新奇的想法。

    “这个方法的效果或许会更好些。”

    “扶她起来。”

    苏小雪被扶了起来,现在的她连翻身都是很困难的,因此想要坐得住必须有人帮忙。

    王耀拉着她的双手。

    他准备将她身体之中的“火毒”吸出来,一边将自身的“内息”渡入她的身体之中,通过两支胳膊,能够形成一个有效的循环,这样话,效果可能会更好些,就是不知道她身体之中的经络是否能够承受的住,这点他要在治疗的过程之中加以检查和验证。

    房间之中的几个人之间王耀拉这苏小雪的手,也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

    “这是什么治疗方法啊?”

    这是此时他们内心深处共同的疑问。

    一“吸”一“渡”,

    这样的方法有点像是“左右互搏术”,两种不同的“内息”运用方式,需要一心二用,王耀还是第一次这样运用“内息”,对他而言也是一种考验,好在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他对“内息”的掌控已经堪称细致入微,这样做虽然有些困难,但是只要仔细,静下心来控制,也不是不可能。

    而苏小雪的感觉则是最直观和怪异的。

    一只胳膊感觉十分的火热,仿佛一道道的流火从那里进过人,然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流出了自己的身体之中,而另外的一只胳膊则是由一道暖流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起初的时候十分的温和,而后变得很是清凉,这种奇怪的感觉如果不是亲身感受到是绝对无法想象和相信的。

    这是什么东西?

    苏小雪心中也满是疑问。

    在这个房间里,除了王耀之外,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做些什么,用的是什么样的方法。

    “貌似不错。”

    起初的时候,王耀并不敢太过快速,因为怕苏小雪的身体无法承受,再出什么差错,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他开始加快速度,催动“内息”。

    苏小雪的额头上出现了汗水,实际上,她的右手臂有些支撑不住了,火辣辣的疼,好像有火在烧烤,而且是从里面向外烧,但是她还是强忍着。

    “休息一吧?”王耀看出她的痛苦

    “对不起,我有些操之过急了。”他诚恳的道歉。

    “没关系的,这点痛苦我忍受的了。”苏小雪笑着道。

    随后看护的人员将苏小雪放倒在床上,大概复又休息了一段时间,而后王耀继续进行治疗。

    “换一下吧”

    “嗯,好。”

    这一次,两只胳膊交换了一下。

    刚才“吸”火毒的改为渡入“内息”也算是对刚才破坏的一种补偿。

    这一次治疗的时间较之第一次要长一些,因为王耀将这个过程控制的很慢。

    待这次治疗结束之后,时间已经是下午将近两点钟了。

    王耀并未觉得累,相反,他觉得身体很精神,而且这样的治疗对他控制“内息”是有催进作用的,但是对于苏小雪而言,这个治疗过程既是痛苦的,也是劳累的,很是消耗体力,她已经耐受不住了,只不过经过这漫长病痛的折磨,让她的精神远比常人要坚韧的多。

    “好了,这次治疗到此为止,等在休息一天的时间我再来。”

    “好,谢谢您。”苏小雪笑着感谢道。

    “客气了,好好休息。”

    “嗯。”

    王耀在复又诊断了一下,确认没有什么大问题之后,便起身出了房间,苏小雪望着他背影。

    她很想多和这位王医生多说会话。

    “一天之后,他还会再来。”

    外面的天空,阳光明媚。

    秋日的天是高远的,就算是京城,今天的天气也是非常的好。

    这样的天适合出去逛逛。

    陈周所在的治疗所里。

    “什么情况,还没有犯病?!”

    “是的。”

    “你们没有搞错?”

    “我可以确定主任。”

    对于一个人精神病方面的医生而言,如何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精神病,他是在发病状态还是在精神正常的状态,这是最基本的要求,这点他自认还是能够做到的。

    “嘶,真是神了,昨天傅院长到底让他见了什么人啊,这人真要是这么厉害的话应该专门请过来啊!”

    天气不错,王耀也没急着回家,他准备四处走走,看看。

    “我陪您吧?”

    “行。”

    “去哪?”

    “随便,去外面的山上吧?”

    “好。”

    京城外的山峰比较近的有香山、妙峰山等,就是这些山峰距离市中心也有几十公里的车程。

    陈英的车开的不慢不快。

    “我们去妙峰山?”

    “行。”

    他们赶到妙峰山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四点多钟了,这个时候山上的人都开始下山,在上山的人基本上是没有了,山上有寺庙。

    一路拾阶而上,三三两两的几个行人,王耀走都很慢,一边走一边颇有兴致的欣赏两旁的景致,这山最高峰海拔有一千多米高,能够真正的称得上是山峰而不是王耀所在的南山那种土领。

    山上的植被不少,有些树木颇为粗壮,看上去有些年岁了。

    王耀之所以在这个时候上山其实就是突发奇想,或许是在京城之中不见山有些想南山了,就是想到山上走走,看看。

    山上有寺庙,慧济寺,观音殿。

    远远的,能够看到有青烟升起。

    嗯,还是山的味道更好,更加的自然。这方天地的“气息”也更加的灵透,不似在京城那般污浊。

    “前边是慧济寺,我们进去看看?”

    “好啊。”

    两个人进了寺庙,然后碰到了几个和尚,他们步履轻盈,低声交谈了,脸上的表情很是祥和,

    “在这个山上出家也不错。”王耀见状笑着道。

    “是不错,可是条件也高啊!”陈英道。

    “啊,我记得,好像需要佛学专业毕业的吧?”

    “嗯,只要是登记注册的寺庙现在对这方面都是有要求的,普遍的是要求佛学毕业,本科学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