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五九章 争口气吗

    “那就好。”

    嗯……

    看孙正荣的表情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说不出口。

    “孙先生有话尽管说。”

    “冒昧的问一句,王医生您真的会内功?”

    上次在他家中,王耀那神奇的治疗方法他可是记忆犹新,不用药、不施针、甚至连按摩都不用,靠那在小说和电影之中的东西。无论如何,第一次见到,总是让人不太敢相信。

    “是真的。”王耀笑着道。

    “这个,好学吗?”

    “学?”王耀一愣。

    “呵呵,看机缘。”

    “机缘?”

    “对,在我看来,绝大部分人要学是极难的,也可能又很少一部分人学起来会相对容易一些。”

    “嗯,王医生能否教授这种内功?”

    “抱歉,暂时没有这个想法。”听到这样的要求,王耀直接毫不犹豫的一口拒绝。

    “是我冒昧了。”孙玉荣听后急忙道。

    他今天之所以探听这件事情为了他儿子,也是为了他自己。

    内功,这种神奇的东西,几乎是个国人就知道,强身健体,祛毒疗伤。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想学,孙正荣想要让他的儿子学,如果可能的话,他自己也想学,但是听王耀这么直接的回绝,他就决定了在相当的一段时间之内不会再问这个问题。毕竟,和那些东西相比,他最看重的还是对方的高超医术。

    这样的人物,关系必须要处理好。

    “那位吴公子,你准备怎么处理他?”他很快就岔开了话题。

    “他?”王耀望着桌子上的茶水。

    “能重判吗?”

    “嗯,我知道了。”孙正荣听后心中大概有数了。

    果然,不是个以德报怨的人。

    雇用伤人,但是人没伤到,雇佣的人还被打伤了,

    这就是相当于事没办成,但是钱却花了。

    吕凯想哭,吴跃然也想哭,但是在哭之前他十分理智的给自家的老爷子打了一个电话。

    事情便有了转机。

    “沪城吴家吗?”孙正荣喝了一口清茶。

    “事情有些麻烦了。”他望着窗外。

    商人,图什么,利!

    政客,图什么,也是利。

    沪城吴家,要钱有钱,要权有权,非同小可,虽然不在齐省,但是可以通过这里的权贵,通过利益交换的方式达成目的,毕竟沪城不是一般的地方。

    于是,吕凯改口供了,承担了所有的事情。

    吴跃然是无辜的。

    这事太儿戏了,搁谁谁也不能信啊,何况还有个孙正荣。

    “怎么回事啊?”他直接约见了某位领导。

    “上面有安排。”

    “上面?”

    “是。”

    “有压力?”

    “当然,”

    “来自沪城?”

    都是明白人,一两句话就能点透。

    到了这一步,孙正荣也没多说些什么,只是一句话。

    “他必须服刑。”语气很平淡。

    如果就这么放他出来了,公平何在,公正何在,关键的是,他的颜面何在?!

    在岛城,他孙正荣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主,就算是一方大佬也得考虑一下他的想法,何况是一个外来人。

    “我知道了。”

    那位听后沉默了片刻之后道。他知道孙正荣的性格。

    这是岛城!

    此时的王耀却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他正在海边看着浪奔、浪涌。

    没有任何的背景音乐。

    他也没从这海浪的涨落之中感受到某种伟力,只是有些感触,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触。于是他在海边一站就是一上午的时间,就盯着大海,看着海浪,知道童薇的电话打过来他才回过神来。

    “噢,抱歉,我马上过去接你。”

    下午的时候,他又去了海边,而且是更加一处更加僻静的地方,结果这一次他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果然,可遇不可求啊!

    他从海边去了孙正荣的家中,这是事先和他商量好的,要给孙云生继续进行治疗。

    再见到孙云生,他的气色明显要比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好了很多。

    “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谢谢您。”孙云生道。

    自从上一次王耀用特殊的方式进行了治疗之后,他现在最为明显的感觉就是身体轻松了很多,不再想过去那般,身体如置于火焰之中烧烤那般难受,那是一种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

    “我在给你看看。”

    一番检查之后,孙云生身体之中的“阳毒”的确是减少了很多。

    而后,王耀继续以自己独特的治疗法方式,将他身体之中的“阳毒”通过“内息”渡入自己的身体之中,然后通过消磨掉,如此这般治疗,直到孙云生的身体再次无法承受住方才停住。

    舒服啊!

    治疗的过程有一定的痛苦,但是治疗结束之后的身体确实十分的舒服,感觉就像是春天来了,脱下了厚重的棉衣棉裤一般。

    舒服、痛苦,都被抽调了。

    “这样的治疗方式,他不会有问题吗?”

    “这次治疗就到这里。”

    “谢谢。”

    发自内心的感谢。

    为了表示感谢,孙正荣请王耀在这里共进晚餐,同时还向请童薇一起来,却被对方拒绝了。

    在这里吃的的确是好,但是气氛还是稍稍差些,相比而言他还是更喜欢和童薇两个人吃烛光晚餐。

    “什么,还要判刑?!”

    临时被羁押的吴跃然傻眼了。

    不是事情已经解决了吗,怎么还要被关在这里。

    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还是想办法和外面人进行了沟通。

    沪城,

    国内经济最发达的城市,

    这里的最著名的或许不是外滩,而是那让人惊讶的放假。

    靠海边的一栋别墅之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保养的很好。

    “什么?”接到电话之后,他的眉头稍稍一皱。

    “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好,我知道了。”

    中年男子挂了电话,看着外面的夜色。

    沪城夜景的繁华可是国内首屈一指的。

    岛城?

    他过去根本不曾将这个城市放在眼里。

    麻烦!

    现在却成了他的麻烦。、

    没办法,他决定去一趟岛城。

    “我明天回去,”

    “我和你一起回去。”童薇笑着道。

    她在岛城也没什么事情,而且这个时候正是两个人热恋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呆在岛城根本就不合适。

    “那你公司的事?”

    “没关系,每年我们这里都有带薪休假的。”

    这些国外的公司每年的假期是很充足的,而且童薇对工作的看法也发生了改变,工作吗,可以再找,合适的人,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

    第二天的时候,她直接向单位请了假,然后和王耀一同赶回连山县城。

    他们前脚刚走,有人便从沪城直接到了岛城。

    “有人要见我?”孙正荣微微一怔。

    见他的人身份还真有些特殊,是政府部门的官员,准确的说是某位大佬的代表。

    “什么事情?”

    “邱书记希望你能在这件事情上作出让步。”

    “为什么?”

    “那位吴公子的父亲已经来了,而且决定在岛城投资建设一处电子设备加工工厂。”

    “嗯!”孙正荣笑着点了点头。

    “好,很好。”

    这一刻,他其实是有些无奈的,在国内就是这样的情况,你有钱,我有权,怎么办?

    明白都知道。

    争一口气吗?可能后果很严重。

    “邱书记说了,人犯了错就要受到处罚,一个月的拘役。”

    “好!”孙正荣不得不退一步。

    他人在岛城,总不能和岛城的一号人物闹翻脸了办,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在这里日子肯定不好过。

    “爸,您怎么来了?”吴跃然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亲自到了岛城。

    “如果我不来,你就麻烦了!”中年男子平静道。

    “出来之后再说。”

    “还要呆多久?”

    “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