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六八章 美好的夜色 恶心的男女

    回到家中之后,他便开始准备开始制作药丸。

    人参、灵芝、山精、归元……这些药物先要经过适当的烘炒,然后研磨成碎末,再经过粉筛,不合适的继续研磨,在分筛如此反复数遍。

    每一种药材都变成了细细的粉末,散着独特的味道,王耀仔细的将它们装好,并做好了的标记,光是这些工作,他就足足做了一天的时间。

    次日,他便开始处理另外的几种药草。

    月华、紫雨、铁梅这些药草如用热力烘炒药力损失会比较大,因此王耀选择将它们用古泉水熬成了清汤。

    如此准备,又是一天。

    晚上回家的时候,王耀听到母亲又在讨论小妗子怀孕的事。

    “你小舅找人看了,说是个女孩,不想要了。”王耀的母亲道。

    “女孩,这才怀孕多长时间,能看到出来了?”王耀听后眉头稍稍皱了皱。

    “都快三个月了,你小舅说是在医院里找了熟人帮忙了,能看的出来。”

    “我小妗子都四十多岁了吧?”王耀道,“这个时候再流产,最起码要修养半年的时间才能再受孕,她的身体受的了吗,您有空的时候还是劝劝我小舅吧,这都什么年代了,男孩女孩都一样。”

    三个月的时候,胎儿已经育成型了,这个时候在进行人工流产,对孕妇的身体有损伤不说,也是对一个生命的不尊重,除非现胎儿有先天畸形,或者是其它非人为因素,否则不建议流产。

    “你小舅不想要,你姥姥和你姥爷也想要个孙子。”张秀英道。

    王耀听后沉默不语,他对这样看法十分的不认同,相当的排斥,可是毕竟他是个晚辈,有些话只能跟父母说说,有些话甚至不能说。

    “妈,您还是劝劝他们吧,如果这孩子是健康的,最好能留住。”吃过饭之后,王耀有十分认真的跟自己的母亲嘱咐了一句。

    “嗯,我再劝劝你小舅。”张秀英听后道,她很少见到自己的儿子如此严肃认真的和自己说话。

    “小耀说的没错,男孩女孩都一样。”王耀的父亲道,这是极罕见的表态,实际上,对王耀姥姥家的事情,特别是他小舅的事情,王耀的父亲是极少表看法的。

    王耀的母亲姐弟四个人,三个姐姐,一个弟弟,他小舅就很受宠,有什么事他三个姐姐都顺着他,王耀的母亲最年长,操心的也就最多,他二姨现在在京城,最多一年回家一趟,而他小姨在连山县城,现在他小舅有什么难解决的事情有也会麻烦他的这两个姐姐,对着方面,他父亲虽然不说,但是也是有些意见,就像王耀的母亲都对他的两个叔叔有意见一样,都是向着自己家里人,两口子也是如此。

    “明天我就不下山了。”吃过饭,王耀特地跟父母说了一声。

    他准备明天在山上炼制药丸,需要的时间应该会比较长,为免分神,正确一次性成功,他决定不下山了。

    “又做什么啊?”

    “制药。”

    “那行。”他母亲一听就没多问。

    在七点多的时候,王耀出了门,到了村子南边,然后急行走起来,那度当真是如风一样,如果被人看到,没准会真的以为在黑夜里见到了鬼。

    飞走了没多久,王耀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他转头望着一旁一个堆放草料的场里,那里有声音传来。

    “你轻点。”

    “宝贝,我可想死你了!”

    “这才几天,你就受不了了?”

    原来是一对野鸳鸯在这里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你那个病鬼老公的病怎么样了啊?”

    正准备离开的王耀突然停住了脚步。

    “还是老样子,整天病怏怏的,跟个大烟鬼一样半死不活的。”女子不满道。

    “那不是没法满足你了?”

    “这不是有你吗?”

    “那就让你好好舒服舒服!”

    听着这让人恶心的对话,王耀的眉头皱起,面色有些阴沉,当然,这是夜晚,别人也看不到。

    “这样美好的夜色。”王耀抬头看了看天空,月冷如水,星光点点。

    “这样恶心的男女。”低头看着那草垛之后浑然不知附近有人,正在激情燃烧的那对野鸳鸯。

    面对如此之事情,王耀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

    “喂,你们干什么呢?!”

    他一声狮吼,如惊雷一般。

    这一声吼他可是用上了体内的真气,非同小可,当真如雷鸣一般,尤其是在这寂静的夜色之中,最起码有小半个村子的人能够听到,而且更夸张的是距离这最近的几乎村民家里的玻璃都被震的微微响动起来。

    我的妈呀!

    刚才还在卖力拱着的男子立时就软了,一阵风吹来,只觉得浑身冷。

    那女子更是傻了。

    两个人裤子都没提好就跑了出来,结果看到的却是漆黑一片,近处是空旷的田野,远处是静静的山林,哪有半个人影。

    “没人?!”

    “那刚才的吼声是怎么回事?!”

    两个人本来心里就有愧,这下内心更是担惊受怕,如果是白天的话,肯定能够的看的出来,他们的脸色是惨白色的,就仿佛是见到了鬼一般。

    “哎,突然感觉心情不错啊!”

    做好事不留名,已经上了南山之王耀望着山下感慨道。

    “也不知道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怎么样,在进行那样的激烈动作的时候如果贸然被打断,还是以受惊吓的方式被打断可能会落下病根的!”

    王耀笑着道。

    一旁的土狗摇着尾巴抬着头,疑惑的望着自己的主人站在那里自言自语。

    “铲屎的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感觉怪怪的。”

    王耀拿着个马扎坐在小屋外面,抬头望着静静的夜空。微风拂面,吹在身上十分的舒服。

    “嗯,看样子明天的天气将会不错,正好适合炼制药丸。”王耀盯着天空看了好一会之后笑着道。

    次日,天气果然很好,阳光明媚,春风和煦。

    树上的苍鹰展翅飞到了天空之中去巡视它的王国,作为天空的霸主,苍鹰的活动范围可是非常的广。

    土狗在自己的这片领地之中慢慢悠悠的散着步,经过这几天它和苍鹰的协同努力,胆敢进入这片领域的那些蛇虫鼠蚁之类的“宵小”都被它们清理干净了。这片山林又恢复了平静。

    小屋之中,王耀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材料。

    “三鲜,我要炼药,闲杂人等禁止入内!”王耀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

    汪汪汪,听到王耀喊声的土狗回应了两声,表示自己听到了,然后转变了方向,来到了进入药田的那唯一一条正路之上,一双眼睛盯着下面,此时它不是一只普通的土狗,它是这片领地的“6地之王”,当然除了那个在屋子里不知道干什么的“铲屎官”。

    小屋之中,王耀将药匾仔细的擦干净,然后拿出了毛刷,占着昨天熬制好的药汤轻轻的刷了一边,接着便迅的撒入一种药材磨成的粉剂,然后以特殊的节奏轻轻的颠簸药匾,然后继续刷,不断的重复,整个过程他十分的小心。

    这些药材可是十分的珍贵,不同于他前些日子为了试验和熟悉制作流程而制作的药丸使用的材料,容不得半分的马虎。

    药匾之中的药粉慢慢地变成了药丸,最起初的时候有小米粒一般大小,渐渐的变大。

    各种药物的混合,形成了独特的药香。

    此时的王耀就如同精工细描的丹青妙手,又彷如精雕细琢的雕刻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