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六六章 我八卦 我光荣

    “好了就好,您身体硬朗得很,暂时没什么其它的问题。”

    “那我就先走了。”

    老人乐呵呵的离开了,到了他这个年龄,有个硬朗的身体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情。

    一上午的时间,王耀只诊断了一个病人,并且为他开了一副药,在他中午离开的时候,潘军照例给他封了一个红包。

    “你这可是在赔本吧?”王耀笑着道。

    “不赔。”潘军摇摇头。

    现在,王耀已经有了一定的名声,有一些人知道了这个门诊有个年轻的医生,治疗头疼之类的疾病有一手,虽然知道的人很少,但是在慢慢地变多,这就好比某处市在打折扣的那个时间段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会传播出去一个道理,效果好了,自然就会有名声,有了名声来的人自然就会多,来的人多了,自然赚的就多。

    从小处看,他在吃亏,从长远看,他是赚大了。

    “谢谢,告辞。”

    王耀收下了酬劳,这是事先定好的,是规矩。

    “还是老样子,留下来吃一顿饭就那么难吗?”看着王耀离开的背影,潘军笑着道。

    “他可不像是差钱的主啊,那辆车不便宜吧?”潘梅在一旁问道。

    “岂止是不便宜啊!”

    “自从他在这里坐诊之后,门诊的收入增长度可是有些乎我的想象啊,即使是扣除了那些野生的药材。”潘梅笑着道。

    “好啊!”沉默了良久,潘军才说出这两个字来。

    回到家中之后,王耀便开始着手准备炼制药丸,不是先前熟悉流程的那种药丸,而是自创的药丸。

    人参、灵芝、当归……月华、山精、归元、紫雨、铁梅。

    王耀所选的尽是名贵的药草,其中“灵草”更是占据了近乎半数。

    这药丸如若练成,绝对不凡,堪称“仙药”。

    具体的功效会如何,王耀也不清楚,但是他就是确定了这样一副组成。

    要制就制最好的,王耀原本就是真么想的,也准备这么做。

    只是这时机……

    第二天,上午,一人从山下急匆匆的上了山。

    “什么事啊,这么急?”

    “我去,你这山上是什么情况?!”一见面,王明宝便问道

    “怎么了?”

    “我刚才上山的时候看到了七八只老鼠疯了一样的从下面冲上山来。”王明宝道。

    “老鼠?难怪刚才三鲜冲了出去。”王耀道。

    “你这山上有什么啊?”

    “有鹰,有狗,还有药草,树木。”王耀笑着道。

    “明知有狗,有鹰,它们还上来?”

    “或许是吃错了什么东西,有或许想试试,看看能不能战胜它们的天敌,毕竟,它们数量比较多。”王耀半开玩笑道。

    “你就扯吧,说正事。”

    “进屋说。”

    外面的事情,交给土狗和苍鹰就足够了。

    “魏海今天又来找我了。”

    “有找你,他的病有严重了?!”王耀听后急忙问道。

    “没有,他在两天之前去了一趟京城,找了一位专家,对他的病进行了复诊。”

    “结果如何?”王耀给他倒了一杯茶。

    “他的病在好转,你的治疗是有效果的。”王明宝道。

    “这是好事啊!”王耀听后笑着道,这说明他的治疗方案是正确,下面可以按照既定的方案进行下一步的治疗了。

    “你是没见他那高兴的样子,真像个孩子一样。”

    那天从京城回来之后,魏海就急匆匆的到了王明宝的店里,脸上挂着久违的笑容,那是真心的笑,不是强颜欢笑,他这一笑可是把王明宝笑的直毛,没搞明白什么了什么事情,当魏海高兴的跟他说了京城检查的结果之后,王明宝也是高兴,为魏海高兴,他的病有了好转。为王耀高兴,自己的这个哥们又一次创造了奇迹。

    “在绝望的时候看到了希望,换做是谁都会高兴的。”王耀喝了一口茶道。

    “是,非问我你在哪里住,要当面感谢你呢!”

    “别告诉他我在哪。”王耀听后又嘱咐了一次,他可是对这位魏海同志的“粘人”有所感触了,如果让对方知道了自己住在什么地方,那不得天天来这里找自己给他治病?

    “这个我知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再给他继续治疗,他再去找我的时候我也好给他回个话。”王明宝道。

    “等我再给他配制好了药之后再说。”

    “好。”

    中午的时候,这哥俩去镇上搓了一顿。王耀还未等回到山上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有些急,打电话来的是潘军。

    “病人,县医院?”王耀微微一怔。

    原来潘军打电话来说在县医院碰到了一个病情有些怪的病人,希望他能够过去看看,王耀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他现在还没有行医资格证,去那种地方可是和仁和门诊有着相当大的区别的。

    “抱歉,我现在还有事。”最终王耀选择了拒绝。

    电话那头的潘军听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天下午,一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连山县城,一个病人因为误诊死在了县医院之中,这在这个小小的县城可算是个大事件,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医疗纠纷时有生。

    这位死去的病人的家属直接在县医院的门口办起了丧事,寿衣,丧服,挽联,一片白啊,引得路过的人都驻足观看。

    “哎,这是怎么回事啊?”

    “医院治死人了呗!”

    “我可听说了,进去的时候人是好好的,没过一个小时,人就不行了!”

    “那是怎么回事啊?”

    “用错药了呗。”

    “要我说,真有个厉害的病也不敢来这里看,这水平也太差了!”

    这些不明实际情况的人在猜测着,八卦着,传播着。

    此时,医院里的几个领导人,连同接受这位病患的科室主任及医生都聚在了一起,这是一起医疗事故,必须尽快的处理,否则这件事情只会持续的酵,给医院带来更大的负面影响和损失。

    “说说吧,这事要怎么处理?”

    “患者家里是什么意见?”

    “他们开口就要一百万。”

    “一百万,那个老头本来就有病,而且病的十分突然,我们在治疗方面没有什么失误的地方!”否则病人治疗的那位科室主任道。

    “我们听你解释,病人家属不会听你解释,外面的那些媒体未必会听你解释,我们上面卫生局的领导们未必会听你的解释,人是在我们医院没的,这个责任就要有我们来承担。”

    “话是这么说,可是这一百万,是不是太多了,正如郑主任说的,他本身就有疾病,恰巧是在我们医院作罢了。”

    “那就去和他的家属谈谈吗。”

    连山县城不大,医院治病死人这件事情算是爆炸性的新闻,很快就传了出来,并且出现在了网络之上。

    “治疗不当,导致病人死亡,县医院?”王耀也从网络上知道了这条消息。

    “好巧啊,潘军给我打电话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病人吧?”

    对此,王耀感到很疑惑,所以他给潘军打了一个电话,结果还真是他想象的那样,潘军想请他过去看的那个病人正是这个去世的患者。

    “还好你没来,这件事情我们医院正在头疼呢!”潘军在电话那头道,现在他想起这件事情来还是后怕,还好王耀有事没有来,否则如果来了县医院,然后见到了这个病人,结果这个病人也死了,那么麻烦可真就大了。

    人死了,在医院里,但是有外面的医生过来接触过病人,而且没有经过县医院的允许,那么这个责任谁来负,完全是有王耀和请他来的潘军承担,万幸的是这个如果没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