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9章 阴谋暴露

    这么想着,贾浩明便抓起桌上的电话,把财务经理张秀叫进了他的办公室。

    张秀平时很少和贾浩明来往,因此,显得有点紧张。

    “贾总,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张秀问。

    贾浩明没有答话。而是一改往日的严肃,热情地给她让座。并亲自为她泡了一杯热茶。

    “喝茶,新摘的西湖龙井。”

    张秀心里更加不安:“贾总,我”

    贾浩明往椅子上一坐,这才不紧不慢地说:“没什么我找你来,是想了解一下公司的财务状况。”

    张秀一听,不由一愣:“贾总,您想知道些什么?”

    语气中,带着一丝警惕。

    贾浩明看了她一眼,对她的态度很不满意。这个张秀,表面上看起来对自己很恭敬。可是,说话时却一点也不客气,根本没把他这个二老板放在眼里。

    然而,生气归生气,贾浩明一点也不敢表现在脸上。

    虽然,她只是一个财务经理。

    可是,在腾飞公司的地位,却并不比他低多少。

    她今年36岁,在腾飞公司却已经工作了将近10年。从朱秀珠的父亲开始,她就一直担任着这个财务经理的职位。

    所以,在公司算是元老一级的了。

    她的长相一般,平时又不苛言笑。因此,在公司基本上没有什么朋友。

    特别是在钱的方面,可以说是一毛不拔。

    这些,人们还可以理解。

    但凡管钱的,一般都是这副模样。

    想想看:一个财务经理,整天嘻皮笑脸的,和谁都好说话。估计,也没有哪个老板敢把钱交到他的手上。

    可是,让贾浩明感到不爽的是。

    她对别人也就算了。

    可是,她对自己也是这样。

    每次出差回来,少一张都不给报。并不因为他是朱秀珠的男朋友而开一面。

    这还可以忍,算是公司的制度。

    可是,有时候,你有她也不给你报。

    有一次,他从上海回来。由于突降暴雨,把身上的包给淋湿了,装在里面的也无一幸免。

    结果,张秀以字迹模糊为由,死活不同意给他报销。

    后来,是朱秀珠出面,她才给报了。

    这件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虽然,钱不多。可是,对他的自尊却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要知道,他是一个很自负的人。

    在公司,除了朱秀珠,还没有谁敢对他这样。

    所以,从那时起,他就发誓:“等他娶了朱秀珠以后,就马上让她滚蛋!”

    然而,他和朱秀珠己经结婚半年了。可是,他却依然动不了她。

    而张秀对他的态度,表面上虽然谦恭了一些。

    可是,实际上却一点没变。

    想从公司拿钱,还得找朱秀珠签字。否则,一分钱也拿不走。

    这让他非常恼火。

    可是,他也知道,这都是朱秀珠的意思。不然,张秀也不敢如此的有恃无恐。

    现在,公司已经频临倒闭,每个人都开始在为自己寻找出路。

    他不相信,张秀还这么一根筋地跟着朱秀珠。

    所以,他想用威逼和利诱的方式,把她拉到自己这边来。只有这样,他才能绕开朱秀珠,从公司的账面上拿到钱。

    想到这里,便强忍心里的不快,说:“我想了解一下,公司的账面上还有多少钱?”

    张秀猛地一怔:“对不起,贾总这是公司机密,我只能向朱总报告”

    贾浩明皱了皱眉,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是这么顽固。

    便酸酸地说:“我也是老板,跟我还用保密吗?再说,就算你不告诉我,你们朱总也会告诉我的。”

    张秀面不改色地说:“既然朱总会告诉您,那您去问她好了”

    贾浩明见她油盐不进,气得直咬牙。

    “我是她老公,公司的一半是我的。你要是还想在这里继续干下去,就不要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

    张秀仍然面无表情:“对不起,公司的法人代表是她,我只能听她的。您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说完,起身就往门口走去。

    贾浩明气得鼻子直冒烟。一个小小的财务经理,竟敢这么和他说话。

    他抓起桌上的茶杯就要砸向她。可是,赶紧又放下了。

    那杯子里还装着热茶,实在太烫了。

    再说,他还不想就这么放弃。于是,大声说:“张秀,我们再谈谈吧。刚才,是我太冲动了。”

    张秀一听,便停下了脚步。

    说实话,她也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

    毕竟,他是朱总的老公。

    便回过头来问:“您还有什么要说的?”

    贾浩明见她改了口气,就走到她的身边,把门重新关上。“你知道,公司现在不行了,大家都在为自己找后路。我想,你也不傻,不可能不为自己着想吧?”

    张秀没想到贾浩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是老板,这话要是传到其他员工的耳朵里,肯定会引起不小的慌乱。

    最近这几个月,公司人心惶惶,每天都有人走。

    听说,不少人投奔了顶新公司。要说她没有想法,那也是假的。

    可是,她在这里工作了10年,朱家父女对她都还不错。因此,她对腾飞公司是有感情的。

    于是,试探着问:“您的意思,我该怎么做?”

    贾浩明见她开始松口,便笑了笑说:“我想让你跟我合作”

    说着,凑到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张秀一听,马上摇头:“不行,这种事我不干!”

    贾浩明问:“为什么不干?”

    张秀说:“这是犯法的事情,要坐牢的。”

    贾浩明笑了笑:“有什么好怕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国外,谁也抓不到。”

    张秀仍然拒绝。

    她觉得贾浩明的想法太可怕了。

    他竟然要她做假账,把腾飞公司的资产卖掉。

    “我不会答应你的。”张秀说着,便要离开。贾浩明没想到她会变卦,威胁说:“你要是不答应,就马上滚蛋!”

    张秀没有理他,很快就消失在门外。

    贾浩明又气又恨,抬起脚,将茶几踢到了一旁

    张秀离开贾浩明的办公室后,没有回财务部。而是去找了朱秀珠,把贾浩明的阴谋告诉了她。

    朱秀珠一听,气得鼻子都歪了。

    跳着脚要去楼上找他,却被张秀劝住了。

    她说:“你现在跟他闹也没用,那份婚前协议还在他的手里。”

    朱秀珠问:“那我该怎么办?我一天也不想跟他过了。”

    张秀说:“先忍着,想办法把那份协议,从他身上偷过来。这样,他就一分钱也得不到!”

    朱秀珠觉得她的话有道理,便强忍心里的愤怒,重新坐了下来。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