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95章 杂牌军的威力(二(十七)

    “办法?”

    “对……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用清明梦入侵的方法主动侵入她的回忆之中……”

    月灵这话说的很微妙,她用的词是“你”,而不是“我们”,这就说明这件事情恐怕得由我自己来完成了。

    也是,现在月灵的真身并不在我身旁,还真的只能靠我自食其力了。

    我继续等着月灵往下说,因为她刚才的话已经表明出她有头绪了。

    果然,月灵在稍作停顿之后便问道:“你……之前不是曾经得到过一块……黑色的,像石块一样的东西吗?”

    她在说黑石头!

    她居然知道这一点!

    我在后山的地下层里得到这玩意儿的时候,身边的活人只有那个蓝鸟公司的疯子,除了他之外……也就只有那个不知道是什么形态的芊芊有可能知道这一点了。

    难道说这芊芊和月灵之间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在芊芊可以占据月灵身体的时候……月灵也能反过来通过芊芊感知远处的事物?

    不过当我询问月灵的时候,得到的答复却还是以往在岛上她惯用的回答风格,她又说我是她故事里的主角了……我心里怎么想,或者是遇到什么事情,她都是知道的。

    我现在对这种回答已经习惯于无视了,见她不说也就没在多问了,更何况现在可还有更邪门的事情呢。

    “我是有块石头,但我至今还没搞明白这玩意儿有什么用。”我如实说道。

    虽然我对月灵的身份一直都在各种怀疑猜测中,但我还是没有在她面前撒谎的习惯。

    “这其实……不算石头。”月灵的声音这时变得有些飘忽了,感觉像是在远离我一样。

    我急忙在黑暗虚空之中四周转了一圈,试图找到丝毫的光点,但周遭依然是无尽的黑暗,黑到我连自己都看不见了。

    “那是什么?”

    “它其实是一块人骨……”

    我吓了一跳。

    如果不是我现在不在真实世界中,我恐怕就要直接掏出那“黑石头”丢掉了。

    “怎么?你到现在难道还会害怕区区一块人骨?”月灵似乎轻笑了一声,不过我也不太敢肯定,因为她现在的声音又小了不少。

    “我本来以为就是块普通的石头呢……那这骨头会是谁的?”

    “你认为呢?”

    “我如果知道就不会问你了……”我有些焦急地说道:“你最好快点说!我感觉你的声音好像变小了!是不是现实中发生什么变故了?”

    “别着急。”月灵轻飘飘地说道:“芊芊的目标现在并不是你……你现在好好想想,这块人骨会是谁的!”

    月灵这语气又是那种我所熟悉的“循循善诱”……她又在引导我依靠自己的思考能力来解决事情呢。

    虽然她很有当导师的天赋,可现在这个时候还这样做……会不会有点轻重不分了?

    不过我也没法纠正她的思想,只能全力凝神思考起来。

    嗯……

    我现在之所以能得到这块所谓的“人骨”,完全是因为雅布和扎卡的缘故,我最初是让雅布领我去寻找那个控制他们的人,后来遇到了扎卡,扎卡又给了我个奇怪的盒子,叫我把那“黑石头”放到盒子里。

    而且……这两个小孩子在一定程度上都属于半个“超感人”,虽然他们的灵能强度还不足以让他们显示在探测仪上,但他们身上的特性却和芊芊以及其他的超感人是一样的。

    还有……

    雅布其实自始至终都没有明确告诉过我哪个人才是操控他们的人!由于之前地下层里头的那个疯子最先出现,导致我一直都认为是他,现在看来恐怕没这么简单!

    还有,雅布当时将我从血融石入口推入到地下层里的举动也很反常,再就是扎卡,他宁愿把那古怪的盒子给我,也不愿意自己和我一同前去,这似乎就表明他们两个,以及其他的那些缅因小孩子似乎不愿意接近地下层里的那个祭台房间。

    这里边肯定有问题。

    我突然猜到这骨头是谁的了……

    其实并不难猜……

    我现在已经了解到清明梦的根基其实还是出在灵能上,而灵能的总源头又是芊芊!

    我让雅布带我找那个控制她的人,她就带我到了这地下层,又经扎卡指引找到了这块人骨!

    那这骨头……不就明白着是……芊芊的了吗?

    “是芊芊的!”我大声说道:“月灵!我说的对吗?是芊芊的对吗?”

    然而并没有回应……

    四周依然是绝对寂静的黑雾笼罩环境,月灵已经不知不觉间彻底消失了。

    我靠……搞什么东西?她又开始弄那种话说一半的伎俩了。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发觉脚下又开始出现光点了,这光点出现的瞬间,我整个人也被它吸了过去。

    接近光点……

    坠地……

    我来到了第二段清明梦之中。

    这样的经历也是以前从没有出现过的,我竟然能在黑雾中保持一段时间的静默,然后又像跳关一样来到下一个故事点。

    依旧是岛上!

    依旧是芊芊爆发之后的那个时间点!

    只不过现在视角已经再一次回到大峡谷上方了,我身边正站着月灵。

    嗯……

    这会不会是紧接着之前月灵从地下楼房内上来之后的剧情呢?

    我侧身盯着她看了一阵子,接着就见她竟然也扭头看向了我,然后笑了一声,指着大峡谷底部说道:“肖辰,别看我,看那边。”

    我让月灵这举动吓了一跳,赶忙回头朝后看了一眼,然而我身后空无一人。

    月灵笑的更灿烂了:“肖辰,我在和你说话呢,咱俩现在共处在一个清明梦里。”

    其实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我以前也曾和月灵共同在清明梦里存在过,比如她那些有关童年记忆的清明梦里就曾经出现过这种情况。

    “呼……”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说道:“我以为你不见了呢!”

    “没有什么见不见的。”月灵耸了耸肩:“因为我本来就没在你身边,这只是清明梦而已。”

    “这么说……你现在是想通过这些清明梦来进行回忆吗?”我追问道。

    月灵点了点头:“所有和蛊虫病毒完美融合的人,彼此间都是可以建立清明梦联系的,我和你之间也有这种关系。”

    “这么说……你现在入侵到我的清明梦里了?”

    “没错。”

    “可你根本不在我身边,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惊奇地问道。

    “这也是我所疑惑的。”月灵轻声说道:“现在问题的关键还是在芊芊身上,她的灵能源于蛊虫病毒,却远比蛊虫病毒本身强大得多,而且这种能量还是维系清明梦幻境的必要条件,我觉得这种能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把人的思维以一种特定的形式……保存下来……”

    月灵最后这句话说的十分晦涩,不过我明白她并不是为了故弄玄虚,事实上,她的表达已经够清楚了,只是因为这件事本身太难于让人理解罢了。

    简单来讲的话,就是说一个人的思维记忆是可以通过清明梦的方式来脱离生物本身而单独保存下来的。

    这个说法就可以很好地解释芊芊现在的状态,她的已经死亡这是铁打的事实,但她也不会变成什么厉鬼之类的来复仇……现在她所遗留下来的能量,与其说是她死亡之后的形态,倒不如直接说是她一部分生前的思维记忆被保存下来了,我甚至可以把这“东西”当成一个全新的生命体。

    嗯……

    这样一想就顺畅多了!

    “所以我们现在的这个清明梦……是芊芊的对吧?”我信心满满地问道。

    然而月灵却否定道:“不能说完全是……这个清明梦肯定是和芊芊有关的,但能量的寄存点……却是出在你身上的……”

    “啊?我身上?你怎么知道?”

    “很简单啊,你进入别人清明梦的时候,是需要媒介的,眼神的交流可以带来彼此间灵能的连接,这个就是媒介,你好好想想,你在这之前可曾有过任何的媒介迹象?”

    “没有……”

    “这就对了,这段清明梦是你自己的。”

    “不对啊!我可没有这样的记忆!”我摇头说道:“起源计划进行到后期的时候,我还在老老实实上学呢!”

    “我没说是你的记忆,我说的是你的清明梦。”月灵纠正道:“芊芊的灵能在你身上是有残留的,而你身上的清明梦效果要比其他的人强很多,我猜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使得你可以入侵芊芊的清明梦!就像你当初强行入侵陈烈的思维一样!”

    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现在手上有芊芊的骨头……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通过这块人骨来获得更多的清明梦信息?”

    月灵听了我这话之后眼神立马亮了不少,只见她一脸欣喜的表情说道:“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看来你没有让我失望!你的洞察力已经相当强大了。我们现在先看看这段清明梦里讲了什么,待会儿等你回到现实世界后,再想办法通过那块入骨入侵她剩余的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