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90章 杂牌军的威力(二十二)

    现在我们这些人里除了文韵,其他人貌似都不会开潜艇……

    就在我打算实在不行分成两拨人由文韵前后两次运送的时候,欧阳菁菁居然开口说话了。

    “肖辰,我会开。”她淡淡地说道,语调十分镇静。

    她这种镇静其实倒也符合她的一贯性格,然而放在这种情况下,我便不由得怀疑她现在是否是被芊芊所控制才这么说的。

    更何况,我也从来没听她说起过自己会开潜艇啊。

    欧阳菁菁似乎是看出我在想什么了,继续说道:“肖辰,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已经正常了。”

    “哦?”我皱了皱眉:“这么说……你知道你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欧阳菁菁点了点头:“你别忘了,我也是跟欧阳硕的师父听过蛊术之道的,虽然不能说精通,但见识还是有的,我刚才是被灵能影响,失去了自控能力。”

    “这么说……你刚刚的意识还在?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致知道。”欧阳菁菁说话间还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文韵说道:“这个叫芊芊的初代实验体所遗留下来的能量恐怕比我们预料的还要强大很多……”

    “你确定是她把你控制了吗?”我追问道。

    欧阳菁菁点了点头:“不会错的,我能听到她的声音。”

    “她的声音?是那种直接从你脑子里发出来的声音对吗?”

    “没错。”欧阳菁菁再度点头说道:“这和我在缅甸的时候所见到的情形一样,一些蛊师就经常用这种方法来控制其他人的行为,但前提是这个人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

    这个条件不用猜也知道,自然是被蛊虫病毒感染到一定程度的人。

    我又让欧阳菁菁给我详细讲了一下这里边的细节,很快我就发觉自己刚才脑子里出现的声音和她之前被控制的情形十分相似。

    用欧阳菁菁的话来讲,这种控制只是一种宏观意义上的“掌控”,也就是说她刚才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在试图掐死文韵的那件事情上,虽然不是她自愿的,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举动却又的确是她自己所为。

    通俗来说的话,欧阳菁菁并不是像提线木偶一样完全被人控制着身体行事,她刚才的情况更多属于一种精神上的诱导,促使她在一种自愿和非自愿的微妙临界点中完成了企图掐死文韵的全动作。

    ……

    宏观的掌控……

    这个说法就又和以前聂比对我说过的他控制壁虎人的话联系上了,聂比在控制那些壁虎人的时候,也说是凭着一种心意相通的感觉。

    但是具体的指令到底该如何通过“心意相通”的方式来表达呢?

    还是说……我思考的方向错了?

    不过不管怎样,至少欧阳菁菁现在看起来是终于恢复正常了,就连文韵对此都没有什么疑虑,但她依旧和欧阳菁菁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明显是怕欧阳菁菁再次“发狂”。

    接下来我便将人分做了两组,我带着还在昏迷中的牛壮与文韵、圣女、雅布坐第一艘袖珍潜艇,欧阳菁菁自己则带着扎卡以及剩余的其他小孩子乘坐第二艘。

    其实欧阳菁菁自己一个人开潜艇的话我还是很不放心的,我本是想和她待在一起,可是欧阳菁菁却坚持叫我和文韵待在一起,再加上我对文韵也的确多少有点怀疑,所以最终也就这么定了。

    很快我们两拨人便各自上了潜艇,这种袖珍潜艇的内部结构和我们前边坐的那艘稍大一些的微型潜艇相比就要更为简陋了,我注意到控制潜艇的操控台居然只有笔记本电脑大小……

    我将黑水潭靠岸的一处角落附近所有的蛊物全部驱逐到了深水区域,然后便将两艘袖珍潜艇拖到了水里。

    文韵说得先试验一下这潜艇的排水系统,省的待会儿在路上出问题。

    然而我才一将这两艘潜艇弄下水,就猛然看到从地下河水道入口深处猛然传来了一大片的波纹,就好像是无数的食人鲨鱼在水下齐头并进袭来一样。

    草……

    这来的东西恐怕要比鲨鱼还要恐怖!

    这分明就是之前那些食人怪鱼啊!

    “快上岸!”我一把将还在水里准备进入潜艇内部的文韵隔空朝岸上丢了出去,一边又打着手势叫雅布和扎卡等小孩子后退。

    同时我心里也惊异不已,这周围所有的蛊物都被影响了,为何这些食人鱼却还对我孜孜不倦地进攻着?

    我还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认为这些食人鱼这么急匆匆赶来,或许只是为了和我汇合呢,然而当它们一个个大张着尖牙利齿对我跃水而来的时候,我便知道肯定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我急忙一个后跳回到岸上,接着就见一大串食人鱼像锁链一样一条接一条跟着我掉到了我脚边,一旁的圣女立马用一股灵能将距离我最近的几只食人鱼打死,文韵则用蛊火枪进一步阻挡了其他食人鱼的进攻轨迹。

    过了好一阵子水里的食人鱼才安静下来,我们几个都在岸上喘气,现在那水里的食人鱼数量就算没有一千也得有八百了,密密麻麻占满了我的视线。

    “怎么搞的?”我疑惑地问道:“为什么它们没有被灵能影响?”

    “它们是缅因人特意培育的高完美融合度的食人鲳,本身就是被蛊虫病毒深度感染的生物,灵能对它们的增强已经很微弱了。”文韵皱着眉说道:“这些是被赋予了守护使命的蛊物。”

    “什么意思?守护使命?”

    “简单来说,就是一些负责防御特殊地段,或者是特殊物品的蛊物,训练它们之前,相关的人员会让这批蛊物长时间与被守护的东西待在一起,并且反复用特殊的气味来刺激,长此以往下去,这些蛊物就会对特定的物品产生依赖性,一旦这些物品附近出现外来者,这些蛊物就会奋起追击他们。”

    ……

    我听到这里就瞬间明白了,岛上地下楼房里的那批小黑东西肯定就属于此类,另外我见过的一些特殊的太岁恐怕也受到了这种影响。

    这训练方法乍一听的话居然还有点像训练缉毒警犬的意思。

    “看来缅因人用这样的一批食人鲳来负责守护了地下河道。”文韵皱着眉说道:“他们很聪明,我本以为这些鱼只是对河道有保护的概念,却没想到潜艇才是它们的根本……”

    “有没有可能……把这些鱼都杀死?”我问道:“比如用枪还有我们的灵能?”

    文韵摇了摇头:“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这些食人鲳的数量太多了,短时间内根本没法清除干净。”

    “可是我们之前也曾经坐潜艇离开这里啊!”我说道。

    “那不一样,当时游荡者的人正在集中火炮轰炸头顶的后山,这里的食人鲳群那时已经被惊到了河道中央处,那才给你们制造了机会。可是眼下它们都聚集在这里……不用些特殊的手段……恐怕是没有离开的希望了。”

    “这么说……你有办法?什么特殊手段?”我忙问道。

    文韵立马朝着我身后昏迷的牛壮努了努头,然后又做了个把他丢到水里的动作。

    我擦……

    我让文韵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这是要让牛壮当诱饵?好给我们争取时间吗?

    我不敢相信她真是这意思,又问了她一遍。

    文韵给我解释道:“这个牛壮现在是一个完美的诱饵,他的蛊性深度没有我们夸张,落水之后,鱼群肯定会第一时间被他吸引!这足够给我们争取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对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那牛壮呢?”我惊奇地问道:“他怎么办?”

    “怎么?你很在乎他?”

    “不能说在乎……但……但……”

    然而我却发现自己也说不出什么理由来,这牛壮对我而言的确什么都不算,最多也就是个关系恶劣的老同学罢了,而且他还多次害过我,可让我真的下定决心置他于死地,我又觉得有些不忍心了。

    “主人,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圣女这时也劝起了我,而且张口就来了句名言警句……

    就连欧阳菁菁就点头说道:“这的确是唯一的办法了。”

    “那好吧……”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地上昏迷着的牛壮,心说反正这小子现在也没知觉,死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了吧?

    圣女明显是怕我反悔呢,立马上前帮着我将牛壮的身子拉扯起来,我们开始在文韵的指挥下,将牛壮朝着距离鱼群稍远一些的地方拖了过去,目的就是让鱼群有更长的缓冲时间。

    很快便到了地方……我们刚打算将牛壮丢如水里,就感觉头顶的土层猛然传来一阵晃动,同时还伴随着几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

    这爆炸一出现,水里的食人鱼群便像受惊的羊群一样迅速四散开了,大部分的鱼都直接钻到了水道里。

    “他们还在炸这里!”我惊喜地说道,这么看来牛壮不用死了。

    “不……不……”文韵摇了摇头:“应该不是游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