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零一章 只手拒敌

    都天玉的玉魔拳阴狠霸道之极,因为是神灵血脉的专属基因种,所能够发挥出的威力,也远强于一般的神级基因种。

    可是无论他怎么凶狠霸道,却始终被那红色的拳芒所阻,难以冲入房间内半步。

    众人皆是心中惊骇,都天玉这等神血贵族,用尽全力攻伐,竟然被挡在门外无法踏进半步,那韩森的实力之强悍简直无法想象。

    “有意思。”神一公子站在远处,饶有兴趣地看着都天玉与那红色拳芒大战。

    司徒雅更是震惊莫名,韩森越是强横,就越有可能解去凤菲菲身上所中的基因种力量,这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房间之内,韩森身上紫色的龙气和血红的力量交织,他一只拳头挥舞,将那都天玉拒之门外,另一只手则刺入凤菲菲的胸前皮肉之中,将凤菲菲胸前的青铜丝一根根逼出来。

    随着一根根青铜丝钻出来,那皮肉下面的莲花阴影渐渐淡化,凤菲菲眼中的血色也渐渐消退,人也恢复了一些清明。

    “他在做什么……”凤菲菲渐渐清醒,顿时看到身上紫红二色光华缠绕,宛若魔神一般的韩森,心中惊诧。

    等她真正看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心中却是震惊莫名。

    “神血贵族……他竟然是神血贵族……”凤菲菲看到韩森一只手轰出拳芒,竟然把都天玉拒之门外,甚至是根本没有去看门口的方向,眼睛一直盯着她的胸在看。

    “胸!”凤菲菲想到这里,突然脸颊绯红,可是看到胸前的那些恐怖青铜丝,她也知道韩森是在救她。

    心中娇羞,却也更加震惊,韩森一只手把都天玉那样的强者拒之门外,还有余力除去她身上那诡异恐怖的力量,看起来似乎犹有余力,这是何等恐怖的人物,简直不可想象。

    “他到底是谁?怎么会与小音成为朋友?”凤菲菲的情绪复杂之极,一双美目中也满是古怪之色。

    门外,都天玉已经召唤神灵合体,把自己的神灵血脉发挥到了极致,整个人都如同神灵转世,散发着辉煌的神光,每一拳都仿佛带着毁灭天地的力量。

    纵然如此,却也难以冲入房中半步,把一众人等看的目瞪口呆。

    “韩森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能够与神血贵族抗衡?难道说他也是一位神血贵族?”

    “不可能吧?从未听说过我国有韩姓的神血贵族。”

    “可是若非神血贵族,又怎么挡的住与神灵合体的都天玉?”

    “今日之事,实在太过诡异离奇,韩森此人也太过神秘。”

    ……

    “小公爷请停手,韩森是在帮我治疗伤势,并没有加害之心,请诸位在外面稍等片刻,待我伤势减轻,再感谢诸位。”凤菲菲的声音从房间内传了出来。

    凤音音听到凤菲菲的声音,顿时大喜过望:“小姑,你好了吗?”

    “小音,你不用担心,韩森正在帮我治疗,应该很快就会好了。”凤菲菲的声音再次传出来。

    此言一出,众人更加惊骇,韩森竟然在与都天玉战斗的同时,还在给凤菲菲治疗身上的伤,这实太过不可思议。

    都天玉闻言也是微微皱眉,眼中神光大炽,可是却并未再次出手。

    “韩公子真是好本事,今日多有不便,改日再与你放开手脚一战。”都天玉望着房门说了一句,转身便自离去。

    今日一战,令韩森的名字在玉璧城传开,虽然所传范围不是很广,却也令不少达官贵人为之忌惮。

    当然,因为只有少数人亲眼所见,那些只是听闻此事的人,大多都以为是传言过于夸大,有许多不实之处。就算拥有血魅灵,也不可能一边治疗凤菲菲的伤,一边把神血贵族都天玉拒之门外。

    不过韩森送出变异八音虫,还拥有圣文白鹿、血魅灵的事情却是让人十分心动,不少人都去搜索了一间小店,想看看韩森的店铺中有什么稀有的基因种出售。

    结果让他们有些失望,韩森的店铺之中确实有变异八音虫在卖,不过标价实在太高,根本不值得花那么大的价钱去购买。

    除此之外都是一些子爵级和伯爵级的基因种,纵然有些稀有之物,却也算不上真正的好东西。

    到是有些猎奇之人,在店中买了一些稀有的基因卵。

    公叔府之内,公叔止目光一凝,只见那化为凤菲菲模样的司命魔种,身上突然冒出大量的黑气。

    一刹那间又从凤菲菲的模样变成了原本的无脸青铜像模样,公叔止却是身体摇了摇,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不可能……绝不可能……是谁破了司命魔种的力量?”公叔止的眼中满是骇人的精芒闪烁。

    “主人,您没事吧?”老仆人连忙上前扶起公叔止。

    “我没事,去把司徒雅找过来,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公叔止推开老仆人,厉声说道。

    他话才说完,就见头发散乱,满脸是血的司徒雅急急忙忙的过来,见面就问道:“夫子,您的司命魔种被破了吗?”

    “凤菲菲那个贱人做了什么?”公叔止怒声喝问。

    司徒雅见状面色如土,知道公叔止的司命魔种是被破了,连忙把韩森力敌都天玉,并且为凤菲菲治疗的事情说了一遍。

    她自己没敢留在那里看着凤菲菲出来,心虚的逃了出来找公叔止。

    公叔止听的脸色大变:“那个韩森竟然有如此能力?”

    “夫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凤菲菲必然不会放过我的。”司徒雅急道。

    公叔止的脸色变幻不定,许久才咬牙道:“不用担心,我有办法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什么办法?”司徒雅追问道。

    “幕大人一直想要我的司命魔种和其它几个基因种,我一直舍不得,这一次却顾不得那么许多了,谨儿已死,我留着这些基因种也没用,只要请幕大人出手,那两个贱人必死无疑。”公叔止眼中凶光毕露。

    “您说的那位幕大人,难道是镇守冰雪神庙的那一位大人?”司徒雅又惊又喜。

    “不错,有幕大人出手,纵然他能够力敌都天玉也没用,绝对难逃一死。”公叔止咬牙切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