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五十二章 你不够资格

    方炜心中固然鄙夷,但脸色倒是没有变化,反而耐心的解答道:“剑恸之地可以说汇聚了天宫大部分资源,但这些资源不会分配给废物。”

    不过“废物”两个字,他倒是着重强调出来,似乎隐隐指向眼前这一百多人。

    包括凤歌在内,不少人的眉头已轻轻蹙起。

    像凤歌,凌霜她们在太一天宫内的地位原本就不低,即使是那些身居高位的强者也不敢这么对她们说话,她们心中如何乐意?

    方炜根本不在意这些新人的脸色,他转身朝着那青铜宫殿一指,“剑恸之地一共有一千一百余人,其中三层楼三十余人,二层楼两百余人,一层楼九百余人,这一千多人皆有排名座次。”

    “方师兄,上次你回太明山的时候,就已位列六百三十名,不知现在排名精进了多少?”人群中一名太明山的弟子故意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方炜脸上流露出得意之色,“上个月的挑战中,我的排名进了六十名,现在位列五百七十名。”

    方炜刚刚说完,人群中已冒出几个声音。

    “嘿,还以为多厉害的,五百多名还不是留在一层楼中。”

    “这家伙在一层楼呆了二十年了吧?”

    “就一层楼的货色也好意思在我们面前显摆……”

    新晋弟子中可不乏诸山中的嫡系,他们虽然和罗征一样,才刚刚加入剑恸之地,但对于剑恸之地的规矩已是门清。

    剑恸之地中的三层楼待遇天差地别,实力的差距也非常之大!如罗征曾经击败过的淳轩,就是一层楼中排名靠后的浑源境。

    那些嫡系们自然瞧不起方炜。

    被几位嫡系一阵讥讽,方炜脸上的怒意一闪而过。

    但他还是压制住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剑恸之地中每隔一个月,都有机会进行一次挑战,你们初入剑恸之地,不分先后皆排在一千一百一十七名,你们可以相互切磋决出排名,也能在一层楼中选择一个对象切磋,提升自己的排名,注意了,而最后一百名废物们是没有任何资源的。”

    方炜的目光扫过那几名嫡系,冷笑道:“新手们,我是不介意你们选择我。”

    方炜虽然位列一层楼,可方炜他们这些人在浑源境根基稳固之后,常年在彼岸欲界之中游荡。

    他们承载的彼岸信物也来自于十四重天,甚至更高重天,实力绝不是眼前这些新人们可比拟的。

    刚进入剑恸之地,就挑战里面的老人?

    绝大部分人都做不到。

    方炜看到这些人不吱声了,态度顿时有了变化,气息亦越来越高昂,“刚刚不是有人说瞧不起一层楼的么?你刚刚可是说过?”

    他伸手指着一名弟子说道,这名男弟子是太青山的一名嫡系。

    在方炜气息的压迫下,这名弟子低下了头。

    “你呢?”方炜又指向另外一名嫡系弟子,“可否愿意挑战我?”

    那名嫡系弟子沉着脸,向后退了几步。

    青铜宫殿中的诸多弟子们看着方炜将这些新人们压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上都带着笑意。

    “方炜这是在欺负新人……”

    “没办法,这些新人刚刚进入浑源境,自信心都会膨胀起来。”

    “他们不知道,浑源境不过是门槛而已,后面的道路还很长……”

    剑恸之地的弟子们都是用一种过来人的心态,看待着这一批新人,这样的表演已经上演无数次,每次都要给这些新人一些下马威。

    方炜最终将目光落在了凤歌身上。

    凤歌是太嫡宫的掌上明珠,太一天宫的双娇之一,更是嫡系中的嫡系。

    方炜有心想要压一压这批新人,若是将凤歌压下去,其他嫡系恐怕也不敢废话。

    剑恸之地可不是靠着关系就能随随便便混上去的!

    方炜走到凤歌跟前说道:“久闻凤歌殿下乃太嫡宫中的翘楚,不知凤歌殿下,可敢挑战我?”

    凤歌和凌霜刚刚可是一句话都没说。

    她们两人并不是很重视剑恸之地的资源,对于排名也不是很看重。

    可让现在的凤歌去挑战方炜,恐怕还是有些勉强的。

    凤歌的眉头一蹙,下意识的望向身边的罗征,其他的天宫弟子们同样也将目光汇聚在罗征身上。

    他们与罗征一同经历过浑源大世界,深知罗征的实力。

    若是降下世界之承,怕是能秒杀剑恸之地中大部分人,不过秋阴河以及各山的领头人们都下过严令,不可提及浑源大世界内发生的事情。

    而且太一天宫能有这么多人拿到浑源之灵,成就浑源境,完全是受到罗征的恩惠,他们对罗征是心存感激的。

    但这种时候,他们心中还是希望罗征能为他们出头。

    方炜看凤歌殿下没说话,而所有人都望着罗征,心中感觉有些古怪,他便指着罗征说道:“看样子大家都希望你挑战我?”

    罗征看了方炜一眼,双瞳中的光泽波澜不惊,笑道:“我挑战你?”

    “可敢?”方炜凝声道。

    “不是敢不敢的问题,”罗征负手而立,淡淡的说道:“你太弱小了,根本没资格让我挑战。”

    罗征根本无意加入剑恸之地,但自己既然加入了天宫,还是按照天宫的规矩来。

    这方炜若是不招惹凤歌,罗征也不会多废话。

    但偏偏他要将矛头对准凤歌,罗征哪里会和他客气?

    听到罗征这般嚣张的话,方炜的脸色猛的一沉,双目中的厉芒如剑,径自朝着罗征压迫而来。

    方炜身后的两人,脸色同样也不好看,他们根本没想到这新人竟敢如此口出狂言!

    青铜宫殿中的众人们,脸上的表情也很精彩。

    “嘿,刺头出现了……”

    “我好像见过那小子,他曾在七山小会上夺魁!”

    “那又如何?看不清自己的实力,注定要吃大亏!”

    一层楼中的弟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相比之下,站在二层楼伤的那些弟子们则平静许多。

    一层楼与二层楼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剑恸之地中大部分纷争,他们都是不参与的。

    即使今日有新人入剑恸之地,出来观望的人也渺渺无几,只有二三十人而已,不过罗征的话,还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