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7章 结局

    张文定明白,申巨华消息非常灵通,知道他提了一点级别,这个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甚至于,张文定都觉得,别说自己现在已经定下来职务了,就算是当初还没有出公示的时候,申巨华早就听到了消息。

    而听到了消息之后,直到今天,申巨华才借了这么一个机会,来和自己见面,这其中,有没有一些说法,还不得而已。

    当然了,张文定并没有把申巨华当成一个普通的商人,所以,也不会对他的祝贺来得比较迟而有什么意见。

    “你忙着赚钱,小地方也不怎么来了啊。”张文定笑着应了一句,话说得并不见外。

    听到张文定这个话语,申巨华心里就特别放松了。

    不管张文定心里是怎么样的,至少在表面上,二人的关系,还是比较亲近了。

    “钱也不好赚啊。”申巨华摆摆手,又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张文定,道,“其实最近一直都在外面跑合作,最近蒙你们武总看上了一个项目,这才透了口气。”

    这个武总,指的就是武玲了。

    张文定和武玲虽然是夫妻,但现在交流得是越来越少了,也不明白申巨华嘴里的项目具体指什么,更不会去过问。

    对于武玲的工作,他一向都是不过问的。

    所以,张文定就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申巨华也没等张文定接话的意思,自顾自地又说了起来:“你现在级别上来了,又有主政县里的经历,与其在市里这样,还不如到省里哪个厅局呆着,或者干脆使把力,到部里哪个管宏观的司谋个副职,然后扶正,以往再回地方上,直接就是地市二把手了啊!”

    这么一个任职思路,倒是很不错的。

    张文定认同他的这个思路,但却并不想按这个思路来,最主要的是,一见面,申巨华就冒出这么一番话来,究竟是什么意思?

    毕竟,申巨华并不是普通的商人,他还帮石盘从上面要下来过不少项目呢。

    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肯定自有深意啊!

    难不成,省里想让自己离开出这个话,就证明他确实很有能量。

    张文定笑了起来:“就因为你得了个项目,太开心了,所以想跟别人分享一下,所以帮帮我?”

    “哈哈……”申巨华干笑了两声,道,“这也是一个原因。”

    张文定明白了。

    这也是一个原因,那就表示,还有别的不方便说出口的原因,而且,那个不方便说出口的原因,比这个原因更重要。

    看来,省里还是不想让自己继续呆在真的会在丹田有颗丹吗?”

    “金丹是一种境界,不是一颗丹。”武云摇摇头,道,“这个境界是指我现在就算不再修行,但这个境界也不会倒退,金汤永固了。而且,我也不会飞,也抗不了子弹。你从小就对这方面有接触的,怎么问起话来像个外行?”

    张文定笑了笑,内心颇为尴尬。

    刚认识的时候,他和武云不管是境界还是战斗力都差不多,但现在,武云已经远远地走在他前面了。这事儿,想想都尴尬。

    想了想,张文定决定不和她讨论修行的事儿了,换了个话题问:“你就准备在这儿定居了?”

    “道场都建在这儿了,当然是在这儿定居了啊。”武云看着张文定,道,“怎么了,你不欢迎?”

    “欢迎,肯定欢迎。”张文定摆摆手,道,“在这儿定居也不错,山清水秀的,而且以后肯定是一个不错的旅游区。”

    “旅游区这个要靠你们这些当官的来大力发展啊。”武云笑了起来,“我和欣黛姐商量一下,准备把道场里建几幢房子,专门用来给万物公司的员工轮休度假使用,算是公司的一个福利吧,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我支持。”张文定点点头。

    武去又问:“你和欣黛姐怎么样了?”

    张文定真没想到,她会直接问出这个问题。

    想了想,张文定道:“她还在调整身体呢,一定要把身体状态调整到最好,这样才行。”

    武云道:“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你们自己决定就行了。”

    张文定腹诽不已,既然我们自己决定就行了,你还问什么问?

    见张文定不说话,武云又问他:“听说你现在对县里的事情都不怎么管了?”

    “老侯他们肯干事,能力也强,我个人的精力也有限,就让他们多担点担子吧。”张文定笑着道,“我还以为你对我不闻不问了呢。”

    武云翻了个白眼,道:“侯定波的能力确实还不错,就是眼光格局有时候有局限性,没见过什么大世面。”

    “还可以成长的。”张文定笑着道,“现在燃翼的班子是配合得很不错的,干事情总要一件一件的来,经验也是一次一次的积累的,不可能马上就能够做得完美。对于定波同志最近的表现,我觉得非常不错。我到燃翼这么长时间了,看到他们把燃翼的工作干得这么好,我心里也由衷的高兴。而且,我也不可能一直都在呆在燃翼,过几年离开燃翼,总是要让他们发挥能力的。”

    武云道:“听你这个话,貌似你还想继续当官,不想像我这样隐居山林啊!”

    “你出世是修行,我入世也是修行。”张文定一脸坚定地说道,“我是一名党员,我肩上有我的责任。退隐山林固然可以让我自己安心修行,但我不能抛下我的责任。我这一生,都要为人民服务,为祖国出力,为组织奉献!”

    武云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点头:“我为你骄傲!”

    张文定点点头,心里豪情万丈,为了祖国和人民而工作,就是最大的修行!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