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章 联手救秦剑

    夜清华没想到自己的随口一问,竟换来如此强烈的冲击!

    此刻她只觉得自己身体从内而外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寸骨骼都好似在经历着烈火煅烧一般!

    甚至她自己都能听清楚骨头连接处那咯咯作响的摩擦声!

    烈火煎熬一般的痛苦,让她清秀的面容一时间都显得有些狰狞了。

    洁白的额头上,那汗珠粒粒而出,但却没有顺势滑下,反而静静的悬在额头,打湿了前刘海儿,也打湿了云鬓!

    这突如其来的痛苦让意志力很是坚定的夜清华一时间也有些吃不消了!

    席地而坐的她尽管咬牙坚持着,但那不停颤抖的躯体和不是抖动的下颚,让人一眼就看的出来,她忍受的有多么艰难,任谁看到她这种情况都会认为似乎下一秒钟她就失败了!

    但这个倔强的女子硬是凭着顽强的意志力和坚持不放弃的拼命精神,战胜了一个又一个的“下一秒”!

    “那是清华?!她那是怎么了?”

    显然是问天与青云宗老大洛晨也过来了!

    看到夜清华的痛苦模样,洛晨出于本能反应要去搭救这个青云宗百年难得一见天才,也是小师妹遗留下的最疼爱的女弟子!

    “不!不要去!”

    问天一把拉住洛晨,闷声说道。

    “她没事的!”

    “她都这个样子了!?怎么可能没事?”

    问天之前腻腻歪歪的态度,已经让洛晨闹肚子的疑问了。眼下又要阻止自己去拯救本宗的天才弟子。

    洛晨就忍不住了,高声斥问!

    “我说了,她不会有事的!”

    “你难道看不出来,她在洗经伐髓么?!”

    “这么大的机缘,差点就被你的一念之仁给打断了!”

    “你这个掌门真的当的好呀!”

    问天此刻显然也被洛晨刺激到了,说到最后几乎指着洛晨的鼻子骂了!

    经这一骂,洛晨反倒清醒了!

    再仔细看看夜清华的状况,嘿,这可不真是洗经伐髓的嘛!

    只不过这种状态洗经伐髓,现在机会没有出现过了,故而洛晨一时根本就没往那上面想!

    心忧之下,同门亲情便占了上风!

    经问天这么一说,洛晨反倒又变得两眼发光了!

    盯着摇摇晃晃的夜清华,眼睛里似乎都有些羡艳的神色了!

    这可是彻彻底底的大洗髓呀!

    平日的弟子们,包括他自己,洗经伐髓的情况大都是肌肉呀,脏腑内的杂质清理一翻,再不然就是运气好,连骨骼也简单排排毒!

    可夜清华这种规格的洗经伐髓别说青云宗没几个,就连洛晨他自己也是修为大成以后,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准备的无数的秘方丹药,才里里外外洗了个透彻,但尽管如此,他的体内依然或多或少的有了药物的残留!

    哪里像夜清华这般,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洗经伐髓呀!

    筋骨,脉络,血肉,甚至还真气的纯度都被仔细的清理了一遍!

    想着即将来临的七派会武,洛晨那看着夜清华的脸上的笑容更甚了。

    真是天佑青云呀!

    “问兄,你说,清华这孩子我该怎么培养她呢?”

    没人回应!

    洛晨侧转身体,本想分享一下喜悦的心情的,却看到问天这家伙正亦步亦趋的到了那团光茧的三丈之地。

    然后就很是虔诚的以一个双手托腮的祈祷姿势,双膝跪坐在地祷告着!

    那模样,那神态,真的像是一个虔诚的教徒了!

    看到这一幕,洛晨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天机阁的能力,洛晨还是很清楚的,这是因为清楚,对于这位曾经的天机阁少主这样不合理的举动,他才更为吃惊!

    这个光茧里倒低是什么东西,洛晨刚才可是听天机阁少主亲口说了,这是他们等了五百多年的机缘!

    正在洛晨吃惊的同时。

    一声惊呼响起!

    “大师兄!冷师叔,快来呀!”

    洛晨一看,却是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一个小姑娘正大惊失色的惊叫着!

    手里还扒拉着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年轻男子!

    他正要过去,却发现已经有人在自己之前赶到了!

    看到来人。洛晨心道,原来是他们!听那才那女娃子的意思,那男子是她大师兄,怎么龙虎门的人会突然出现在此处?

    冷天涯也是刚刚赶到这里,他本来也是想探查一下那光茧的,但看到洛晨与一个从未见过面的男子在场,他虽然到了,但却没第一时间出来,而是隐在了暗处。

    毕竟在青云宗自己还是客人,纵然有好奇心,辈分在那里放着的,也不好太过了。

    季黛尔则不不用顾虑这些。

    她虽然到的比较晚。但青云宗主与夜清华都算是熟人了,她一个小辈过来猎奇,即便被他们发现也不会过多说什么的!

    奈何她出现的方向好巧不巧的却是秦剑倒地的那边。

    她过来的时候只顾着盯着漂亮的光茧看了,结果踩到秦剑身上了都没发觉,直到一脚踩到秦剑那侧脸上被滑了一个趔趄,她才惊觉自己好像“踩死了一个人”!

    大惊之下,她赶紧将地上的人翻过来,一探之下,才觉得这人看着有点面熟!

    好像秦剑师兄呢!

    把头发巴拉开捋顺了一看,我天,真是大师兄。

    这才顾不得其他了。赶紧呼叫冷天涯!

    冷天涯正全身戒备的注意洛晨跟那个中年男子的动静呢!

    听得黛尔惊慌的哭腔,心道出事了。急忙掠了过去!

    “怎么是剑儿?他怎么在这?”

    冷天涯顾不得心头疑问了。一摸秦剑的脉搏,眉头顿时拧成了十字!

    摸不到了!

    这可是掌门师兄的独子呀!

    “冷兄,他怎么样?”

    洛晨也来到这边!

    冷天涯神情沉重的摇了摇头!

    一听这话,洛晨立刻握住秦剑的另一只脉搏,片刻之后,说道:“若有若无!”

    “洛师伯,您和冷师叔一定要救救我大师兄呀!”

    “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

    黛尔搂着秦剑的头,眼泪落个不停!

    “黛尔,别急!还没那么悲观!”

    “洛师兄,这次要麻烦您跟我联手试试了!”

    冷天涯一边安慰着季黛尔,一边对洛晨说道。

    “好!事不宜迟,我们就在这里开始吧!”

    说完,两人便一前一后相对而坐,将秦剑围在中间,三人六臂,前后两两相对!

    洛晨二人这是想以他们两个天道镜的修为将秦剑的生机激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