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五七章

    古曼冬起身走了走,发现本该沉重的身子,居然有种异常的轻松感。

    就好似原本压在身上的一座大山挪开,倍感轻松。

    这是她怀有身孕以来,第一次觉得这般轻松。

    这种异常,无疑让古曼冬疑惑重重之余,忍不住担忧起江天落的安危。

    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可有回到族里,又可否知晓她的失踪。

    又或者他与她一般都被关在类似的地方,不知何人所为。

    轰隆隆的声响,带动着石门的开启。

    较之预料来的更快,随着石门的打开,一道身影显露在古曼冬的眼前,那是她从未想过会出现在这的人。

    紫堇昀,以及紫堇无怨。

    只是相较于紫堇无怨的出现,紫堇昀的现身,更是让古曼冬猜想不到。

    此次前来灵族的人中,紫堇昀是最不可能出现的人。

    可他偏偏就出现了。

    只见紫堇昀率先走进了石室,望着古曼冬的眼神,陌生而又熟悉。

    陌生是从未在紫堇昀眼中看过这样玩味的眼神,就好似在诉说她的不自量力一般。

    而古曼冬认识中的紫堇昀乃是谦谦君子,岂会这般看人。

    哪怕是不喜之人,不去理会便是。

    可偏偏此刻的紫堇昀却是这般神色,非但如此,在他的身上,古曼冬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种感觉在某个人身上曾经感受过。

    是谁呢?

    古曼冬沉下心,细细思量。

    对了,左上人。

    没错,这种感觉就好似左上人站在她的面前。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紫堇昀轻笑着开了口,打量着古曼冬,那笑容愈发的与左上人的感觉重合在一起。

    “你不是紫堇昀!”

    “哦,那你觉得我是谁呢?”紫堇昀好整以暇站在门口,靠在那室门口,笑问道。

    “你是左上人。”古曼冬一脸笃定的望着紫堇昀开了口,换来的不过是他一阵狂笑。

    “哈哈”

    啪啪啪,连续几声鼓掌后,紫堇昀好整以暇的望着古曼冬,“你怎会觉得我不是紫堇昀?”

    如此一句早已肯定了古曼冬的猜测,对方毫不否认自己的身份。

    “紫堇无怨是你的人?”古曼冬看了眼随在一旁的紫堇无怨,皱眉问道。

    左上人摇了摇头,“算不得我的人,不过是各取所需。他想要的东西,我能够给他,而我想要的他也能够助我一臂之力。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算不得谁是谁的人。”

    “左上人,如今我们已经在灵族,你所需之人,也都在此处,你答应我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兑现了?”紫堇无怨略带不满的开了口,虽然左上人所言非虚,可就这般被捅破当前,他好歹也是有脸面的人,多少有几分不满。

    “虚伪。事情都做了,还要这点面子。你怎么不说,你将这小子的身子交给我使用时,顾忌一下你师伯的身份。此时此刻了,还有那个心情与我生气。早干嘛去了。”左上人一脸不屑,满嘴嘲讽,说的紫堇无怨的脸色都有几分异样,俨然是被戳破心思的恼羞成怒。

    “左上人,你难道还在打我腹中孩儿的主意?”古曼冬捂着小腹,眉头紧锁。

    “别用这眼神看我。我早说过,咱们还会再见的。原本我以为这孩子会是我最好的选择,如今却发现,并非如此。龙凤双胎,本就相生相克,若真的选择了那小子,我恐怕就要被你那女儿克制,而若是除了她,这小子也难独活,实在让我废了不少心思。可如今却又了更好的选择,我岂会给自己留下弱点。”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自然是放过你的孩子,不过,你却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当然,你不答应也没事,只不过是多费点劲罢了。”

    左上人的神色,不该是仅仅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有此打算。

    可若真的如此,他的选择会是谁

    紫堇昀?

    不是。

    若真是他,此刻他都霸占了紫堇昀的身躯,没必要再多此一举,抓着她不放,追到灵族。

    顾崇佑

    不是。

    相较于顾崇佑而言,她腹中的胎儿反倒是他更佳选择,当初就已经证实这点。

    可除了这些人外,还有谁

    难道是顾崇归

    很有可能,至少他满足了灵族人这个身份,而且由她与顾崇佑换血获得新生,也算的上融合她二人的状况。

    可他只是一个孩子,又不像顾崇佑先天早慧,不能当孩童看待。

    左上人若真的要对付他,反倒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没必要多起波折,搞得整个灵族都乱了。

    可若都排除了,古曼冬又想不起还能是谁。

    总不可能是江天落吧。

    他可是绝灵体质,与左上人的野望简直搭不上边,他没道理选这么一条死路。

    等等,死路?

    俗话有云,置之死地而后生,绝灵的极端不也是极致的灵吗

    莫非

    古曼冬一脸震惊望向左上人。

    “咦,倒也小瞧了你。竟然能够想得这般地步。无怪乎我这么一个老头子,几次栽在你们几个小年轻的手里头。看来,一点也不冤。”

    “左上人,你若是想打江天落的主意,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他绝不会让你这么一道残魂击败。你想磨灭他的意识,将他的躯体占为己有,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真的痴心妄想吗?”左上人忽而上前,一把揽住了古曼冬的腰肢,禁锢了她的双手,将其反剪在她身后。

    “若是以往或许真的不太可能。可如今你这小女娃,还有这两个小娃娃在我手里头,那就完全另当别论了。或许你还不知道吧。我如今占据的这小子可是对你有着别样的心”

    左上人脸上笑容微微一僵,明显感觉到一股抗拒之力袭上心头,险些让他失控,可这异样也不过片刻,就被他压了下去,继续说道:“紫堇昀心里有你,江天落自然看得出来,你说若是让他知道,心心念念的心上人根本就是在欺骗他,玩弄他,甚至连这孩子都不是他的,你觉得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是愤怒,绝望,还是对你有着深深的恨意,妄图毁天灭地呢”

    “你少在那危言耸听,天落才不会被你这种把戏欺骗。更何况,你控制的了紫堇昀,你就以为自己能够控制的了我?”古曼冬对于左上人控制人的手段,早已见识过,哪怕不确定左上人早已烟消云散,可被人控制这种事情,终究是心里头一根刺,又岂会毫无防备。

    回到灵族后,她就已经通过母亲古万秀那里,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妄图以邪术控制她,根本就是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