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9章 大||||||119

    “悉听尊便?”

    男人嗓音低沉性感,封择直视着古越黑沉的眸底,仿佛幻觉般的自男人眼底看到一抹猝然略过的笑意。

    这怎么可能?

    封择心底一嘲,下意识地撇开眼。

    然而下一秒,一只带着厚茧的大手却突然抵上他的额头、包覆住他的眉眼,直到来自掌心的温热传递到他微颤的眼皮上,黑暗来袭后,才有这只手的主人缓缓出声道,“这样也好。”

    封择身体一僵,他被男人覆上了眼,纤长的睫毛整齐刷过男人掌心的时候才后知后觉,想要挣扎。

    他同时也堪堪反应过来自己半跪在床上的姿势到底有多么暧昧,锦被虚虚遮掩着的是他满是痕迹的身体,古越就这么居高临下的望着他,遍地春光却是……

    一览无余。

    操!

    封择后槽牙一咬,锦被下的□□竟微微探起头来,兴奋不已。

    这他妈都什么跟什么!难道他的本性是个有隐藏猥琐属性的变`态吗?!

    内心是崩溃般地连续爆出粗口,封择玉白的双颊染上点点红晕,像是擦了撩人的胭脂红,却是羞愧又羞耻到了极点。

    只不过,作为一个有过千年处男身经历的小数据,封择并不清楚的是,经过昨日一夜翻滚,便是不提那被掺在茶水中的药性残余,尝尽人事的他此时身体内的敏感也合该是难以泯灭的。

    就在封择处在对于自我认知重新认识阶段的时刻里,古越却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榻上的人可能永远不知道,他对自己的诱惑究竟有多大。心下喟叹一声,古越感受着青年于他掌心间轻轻划过的睫毛,心中微微一疼,却又再一次无比地庆幸自己能在最紧要的关头将前因后事悉数忆起。

    松开阖在青年眼睑上的手掌,环臂将他不容拒绝的揽进怀中,古越用下颚抵在封择的后脑勺,手指自他的颈项安抚般的向下滑动。

    封择条件反射地推拒两下,男人双臂却一如烙铁,紧箍着他动弹不得。

    紧挨着男人的身体,封择将呼吸尽数喷洒在他的胸膛上,透过男人单薄的衣衫,他几乎可以看清男人衣衫之下形状近乎完美的肌肉群,呼吸一窒,封择惊觉自己不能被美色迷惑,于是咬牙出声,“放开我!”

    但……本是气势汹汹的声音却偏偏不知为何换了味道,说出口的声音活像是对情人的娇喃低语,清澈动听。

    不,……这肯定不是我。

    封择后悔又崩溃地闭上嘴,他想他现在已经有初步的理由来确信这具身体定是出了什么未知的严重问题!

    古越对此却是笑出了声,他趁封择不注意,双手覆上圆润的双丘,轻拍两下,心底轻叹弹性十足之余,口中声音却是淡淡道,“方才还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可我如今不过是抱你一下,你却便不愿了?”

    封择被男人拍的臀肉一紧,下意识反驳道,“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古越用手捏捏手感甚好的肉肉,只轻声开口,“你欠我一位将军夫人,可既然人已经找不回来了,那便只好拿你自己来赔……至于怎么个'赔'法,你还需要我仔细给你解释一下是什么意思?”

    封择被男人柔捏的耳根生红,他似乎愣住了,半晌只呆愣愣的问了一句,“……怎,怎么个赔法?”

    闻言,古越手臂猛然一缩,蓦地笑出了声来,他再也压抑不住心底对青年的喜爱与怜惜之意,胸膛剧烈震动起来,低沉性感又带着熟悉宠溺的笑音直听得封择心脏砰砰响,悸动不已。

    他嘴唇在封择的耳尖暧昧擦过,如同情人间温柔的低喃蜜语,“自然是……陪我生个孩子。”说罢,他的手指便在那处隐秘的穴口周围打起转来。

    经过昨夜的开垦,那处尚还柔软湿润着,轻轻松松便能没入一指。

    “唔……”封择轻哼一声,不由瞪大了眼睛……

    ——我是白日ox的分割线[微笑]——

    封择的身子很漂亮,情动过后遍身都是动人的红色。

    榻间,古越抚着他光滑的脊背,听着他喉咙里溢出的轻哼声,忍不住又亲亲他的鼻尖,用偏哑的声音轻声道,“你是我的。”他对怀里人的占有欲从没有此刻这般强烈过,记忆回归,他只后悔自己无用,对青年满心愧疚无处倾诉……

    只能一遍遍重复着自己心底最深的**,占有他,拥抱他,时时刻刻,每分每秒。

    而之后每一刻的分离对他而言都将是痛苦。

    “小择,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听着男人不停重复的耳语,细密的亲吻落在鼻尖,脸颊,唇侧,封择徐徐睁开眼睛,高`潮过后的身体却只觉得满是虚冷,他只呆呆看了古越一眼,便一眼望进了男人满含爱意的双眸……

    这双眼睛是……是……

    眼眶忍不住一酸,封择突然就挣扎着身子从男人的怀里退了出来。

    转过身子将自己蜷缩背对着男人,他扯过锦被,却还是觉得冷。

    古越一愣,试图掰过他的肩膀,得到的却是拒绝。眸色一沉,古越大力将人连着包裹着身体的锦被一同抱了起来,硬是让封择正面对着自己。

    青年低垂着精致的眉眼,连唇都仿若瞬间失去了血色。古

    越抬起他的头,却发现连他连眼底亦是满满的拒绝。

    “你……”古越皱眉,却被封择打断了。

    “你是不是都想起来了?”

    一向骄傲的青年含着隐隐的泣音,古越心底一疼,“我……”

    “古越,不,我不该这么叫你,可我到底该叫你什么……”

    “齐胤、”

    “顾瑀、”

    “……又或者是楚绡?”

    古越的表情瞬间凝固住了。

    封择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心中已然明了一切。

    他竟不知此刻的自己是该喜还是悲了。

    封择作为一串小数据,曾经总担忧着这个人会在他经历的下一个世界消失不见,也会兀自悲伤于这个人在新的世界里总难以忆起的他们之前种种的过往,每一次等待着他们的,都是新的开始。

    可真的等到个男人表现出自己有记忆,封择却又不得不生出可怕的怀疑。

    到底是这个男人的记忆是恰然复苏,还是说这人演技太深,把一切都隐藏的太过完美,只是冷眼看着他的一切。

    如同一个笑话。

    封择身体一颤,只对着表情僵住的男人质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么一次又一次地耍着我,很好玩吗?!”

    “我没有。”古越沉声道,一只手忍不住摸上封择颤动不已的眼睛上,里面酝满了水雾,眼尾都染上了悲伤的色彩,“我没有。”他重复道,“相信我。”

    封择看着他,只伸出一只手。

    啪的一声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