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6章 大||||||116

    后颈生疼,耳廓嗡鸣,浑身无力。

    轿身被颠簸晃动的令人头晕目眩,几欲作呕。

    被囫囵个的塞进封闭宽敞轿子里的封择,扶着轿子侧面,用尽了力气一点点掰正了身体。

    轿外的混乱逐渐平息下来,迎亲队伍的最前方,白衣的少年被人押着胳膊,卸了腰间的佩剑,推搡着站到了骑在马上的古越面前。

    “将军。”穿着轻甲的士兵抱拳,“人已经抓住了,但是制造混乱的似乎并不止他一人,应该是有同伙的……”

    “嗯。”古越面无表情的扫过白衣少年人试图挣扎的动作,看到他腰间挂着'尚'字的玉佩,眉头不禁一皱,“你是尚昀的人?”

    楚央嘴唇紧紧抿住,一声不吭。

    士兵见楚央不答,用力掰住楚央的胳膊,呵斥道:“将军问你话呢!”

    脸色一白,楚央忍痛闷吭一声,顺势偏过头,用余光隐晦地划过一旁人群中,见周围并没有那道熟悉的身影,他心头暗自松了口气。

    “应该是两拨人。”再看一眼楚央,古越瞥过一旁酒楼二层之上的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让他有些熟悉,又有些无端的厌恶。

    这种情绪来的莫名其妙,于是让一向谨慎的古越不禁多注意了一下,却没想到竟让他看到了那人在人潮混乱中偷偷摸摸从楼上泼下的东西,似乎是巴不得想要将这场混乱闹得大一点。

    末了,那人泼完手里的东西,竟然是将目光直直落在自己身上,丝毫无所畏惧的表情挑衅又嫌恶,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一样。

    收回视线,古越黑沉的双眸重新定在一身白衣的楚央身上。虽然这两个人看起来完全没有关系,但他可以很敏锐的察觉到,眼前的这个欲要在暗中偷袭他的少年却是有着跟楼上那人极为相似的气息——

    同样都是对他抱有极为复杂的厌恶感。

    “为什么要偷袭我?是谁派你来的?”从马身上翻下,古越踱步走到楚央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问道。

    男人的声音低沉有力,身上还带着些铁血军阀的血腥气。

    但楚央却毫不胆怯的抬着头,没有太多表情的清秀脸庞上还夹杂这些许令古越疑惑的遗憾。

    “没有人派我来,也没人指使。”楚央笑了一下,只说,“大概就是看古将军您太不顺眼了。”

    古越皱眉,“为什么?”他的直觉在告诉他,眼前的少年并没有对自己说谎。

    “为什么?”楚央微弯的嘴角带了些苦涩,看向他的目光里带着怜悯,“就算我不说,你总有一天也会知道的。”

    “……”古越沉默地看着他。

    “将军!”闻讯赶来的尚昀越过人群便看到小师弟与古越当面对峙的场景,心头一慌,尚昀厉了脸色,对着楚央训斥道,“小央,今日是将军大喜的日子,你到底是在添什么乱子?!嫌命长了不成?!”

    楚央偏过头并不看他。

    “尚昀,这是你的人。”古越若有所思地看着尚昀眼底努力掩盖着的慌乱情绪,眸色沉了沉,意味深长道。

    “将军,小央年纪小不懂事,性子也向来单纯。许是属下近来忙于庶务对他多有忽视,让他听信了小人谗言才……铸此大错。”尚昀抱拳,脸上着实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望将军能看在属下的薄面上,从轻发落!”

    “不必,我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楚央猛地转头去,对尚昀道,“做了就是做了,被抓住我楚央也认!师兄你说我听信小人谗言,可师兄你以为那个小人是谁?又到底是谁在从中作梗?”

    楚央眼底澄澈毫不认罪低头的态度,气白了尚昀的脸,“你闭嘴!”

    “好了,要吵等没人了再吵。阿昀,你先将他带下去吧,等之后再做惩处。今日是个大喜的日子,不仅我不愿再看到有任何事端发生,便是皇家也是不愿的。”古越意有所指地适时制止了两人的争吵。

    此时长街上的混乱才算彻底平息下来,穿着盔甲的将士们都站在街旁严阵以待,冗长的迎亲队伍也重新回归了原本的队仪,但舞乐吹打的乐手舞姬跟随侍的宫仆却仍旧安静着,似乎尚还沉浸在方才的慌乱里,惊魂未定。

    华丽繁复的深红色绣着金纹飞凤的花轿十分安静地停在原地,古越跨上马匹,招来随侍向后吩咐一声,“去问问殿下可有被惊扰。”

    “喏。”

    随侍点头,三步并作两步地小跑到后方的花轿旁。

    花轿的两边分别是随侍的宫婢,因着忌讳,新娘子是不许在迎亲过程中抛露脸面的。于是那随侍只站在轿外,朝着捂得严严实实的花轿轿帘旁小心翼翼问道,“十二殿下,放才路上出了些意外,,可否冲撞贵体?”

    “……”

    轿内回以他一片安静。

    等了半晌,随侍深吸一口气,有些心焦起来,只怕出事,“殿下?”

    “……”

    依旧是无人回应。

    “这……”随侍看着花轿两侧的宫婢也焦急起来,不由头皮一紧,就要按捺不住手,冒着砍头的危险将轿帘掀起。

    “……本殿无事。”

    突然,一道低低哑哑的声音不甚真切地从轿内传出,随侍掀帘子的动作一顿,讪讪的将手缩了回去,这才安下心来,“诶,殿下无事便好。”

    “嗯。”依旧是低低哑哑的声音,随侍听着有些奇怪,但只当他是受了几分惊吓,便并未往心底去。

    “将军,十二皇子似乎是受了些惊。”随侍走回队伍最前端躬身对古越道。

    古越调转马头,回眸望了一眼不远处的轿顶,朝后方打了个手势。霎时间,舞乐四起,冗长的仪仗队伍再次热闹欢腾地吹打前进起来,好似方才的混乱场面都是一时的错觉。

    花轿稳稳当当地向前移动着。

    轿内,封择垂眸盯着一旁被正牌娘子可怜丢弃的艳红嫁袍,一只手不受控制地抚摸上去。喜袍是用了上好的面料制作而成,细摸上去的触感十分柔软细腻,艳红的绸缎面上金线勾描出的凤纹逼真耀眼,喜庆吉祥的刺目。

    细细抚摸着喜袍上的纹路,封择深吸一口气,掩去眼底的羡艳与淡淡的妒忌,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中成型……

    他想,早在他支吾回应轿外那个尖细嗓音的时候,他便已经疯了。

    日头渐高,薄薄的一层日光穿透刺骨冰冷的云雾,与其一同盘踞在天际化成一道道璀璨却不刺眼的霞光。仪仗队伍朝将军府行进着,周围看热闹的百姓因着之前的混乱拘谨了许多,不敢再越过周遭将士的阻拦,只老老实实站在原地,相互交头接耳小心翼翼地各自谈论着皇家八卦。

    路上再无波澜,花轿平平稳稳地抵达到了将军府门口。有喜婆早就候在门外,乐呵呵地凑到穿着喜服的大将军面前,毫不惧怕于冷面将军的威严,只用她那胖乎乎的胳膊推搡着古越,不停催促道,“将军,快去踢轿子将新娘子迎出来啊!”

    古越被她待到轿前,静静盯了觉们半晌,才伸出手去缓缓掀开轿帘。

    “……殿下。”平静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疏离,仿佛轿内坐着的人并非是即将要同他共度一生的伴侣,而只是一个生疏的陌生人,毫不热络。

    穿着喜袍静静静坐在轿内的人听到他的声音,盖在盖头下的表情不知是不是紧张的,但只见他端正的坐姿不由向前倾了倾,然后缓缓向着古越声音的方向,伸出一只手。

    “在下逾越了。”声音低到除了穿着喜袍之外的两人外,再无第三个人听清,古越一把攥住来人递出的手。

    这只手的骨节分明,每一根手指冰凉细腻的触感都好似上好的羊脂白玉,古越轻轻握着,只觉得心底一晃而过一阵熟悉,这个场景也似曾相识。

    他好像,曾经也这般握住过一个人的手,将他拥入怀中,肆意温柔。

    “将军,您别一直抓着新娘子的手不放啊!”喜婆拿着喜帕掩住嘴,忙在一旁指引道,“您若是在在轿前犹豫,错过新娘子进门的时辰就不好了。”

    古越闻言,眼眸一沉,不等喜婆继续催促,便握着他面前人的手,将人像是抱婴儿一般从轿中抱起。

    掩在盖头下的人不禁惊呼一声,垂着头牢牢抓住了古越的前襟,全身都变得僵硬起来。

    “诶……将,将军!不,不是这么抱新娘子的啊……”喜婆望着大踏步朝将军府内走的古越,笑盈盈的脸上懵逼了一秒,赶忙上跟前去阻止,“这,这是在是于规矩有碍啊!”

    古越顿下脚步,眯眼道,“将军府里,我就是规矩。”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跨过本该是背着新娘子跨过的火盆,而后轻轻怀中抱着的人放了下来。

    “抱歉。”他说。

    盖头下,封择红着耳廓,缓缓摇了摇头。

    手心里已经溢满了汗水,现在每多靠着喜堂走近一步,他内心的恐惧与紧张就每多上一分。他怕他的身份会被熟悉于十二皇子的众人戳穿,他怕现在这个将他牢牢握紧的男人,会毫不犹豫地将拉着他的手放开……

    他怕,最后失去他。

    但好在他的身形与之十二皇子相差不多,都是高高瘦瘦的瘦削身材,又因着喜袍宽大,长长的衣摆拖曳在地上,扰乱了众人对于那份细微差异的在意,于是直到站在了喜堂正前方的时候,封择的耳边只热热闹闹地想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喝着许多声音的恭贺与道喜。

    古越淡淡应着,直到宫里来的宣旨太监掐着尖细的声音说,“——良辰已到!”

    良辰美景奈何天。

    手中被喜婆交付了红绸的一段,中间坠着艳俗又喜庆的大红色花团,红绸的另一边,是男人宽厚的掌心。

    “一拜天地——”宣旨太监高唱。

    拜天拜地。

    “二拜高堂——”宣旨太监再唱。

    古府家中无高堂,只余两块牌位被郑重搁置在堂桌前,正前方的小炉鼎里各燃着三柱香火,袅袅烟烟。

    “夫妻对拜——”

    转过身子,手中的红绸骤是一紧。

    红绸两端,各是一愣。

    “将军,这成亲拜堂人生也就是这么一遭了,您好歹是给个笑脸,筹个吉利呐……”喜婆跟在这对新人的正后方,瞅着古越那张跟死人一般面无表情的脸,不由小声劝道。

    封择盖在盖头下的耳朵一动,正要弯腰对拜的姿势顿了一顿。

    古越显然察觉到了他的僵硬,手中红绸一扯,便将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封择下意识地去弯腰,却模糊着看不清眼前光景,速度比古越堪堪快了许多。

    男人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他的颈侧,让他浑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礼成——送入洞房——”

    耳边是更为热闹的恭贺声,宣旨太监还在替皇帝封上着珠宝钱财,以示皇恩厚爱。

    耳廓嗡鸣,封择对这些压根无心去听。

    迷迷糊糊地被丫鬟仆侍们搀扶着送进新房,坐在床边,封择听着最后一道关门声后房内归于平静,他终于按捺不住,一把将盖头从头上扯了下来。

    新房内幽幽燃着烛火,封择坐在床边,不远处便摆了一个半人高的铜镜。他一步步地走上前去,从铜镜里静静看着自己的模样,一身红衣喜庆却并不妥帖。

    他穿着别人的喜服,嫁给了他喜欢的人,纵使那个人……并未知情。

    手背抵上眼睛,封择低低哼笑了一声,虽然有些难过但他却发现自己并不后悔做出这个大胆的决定,甚至在内心深处,他还在期待着……

    期待着什么呢?

    恍恍惚惚地坐回到床边,随手撩起被自己扔在床上红色盖头捏在手里摆弄着,封择出神地想。

    将军府里的喜宴热闹从中午热闹到了月上枝头,古越作为新人主角自然是被下属关照的重点对象,他的脾气向来是赖着不觉,于是十几杯烈酒下肚,饶是在沙场上驰骋纵横,无人匹敌的冷面将军也被灌了个七荤八素。

    但好在众人心中有数,生怕将人直接灌倒了头,弄黄了大将军的洞房花烛夜。于是大家见古越醉的差不多了,便纷纷意味悠长地提出告辞,等古越作为府中主人一一将人送走后,上头的酒劲借着冷风也吹散了许多。

    想着新房里还在等待着自己的人,古越脚下一顿,眉头微皱了一下,却不知他心中在想什么,只低低叹息了一声,问身旁的近侍道,“……殿下可还在新房里等候?”

    “自然是在的。”近侍听自家主子这问题奇怪,新娘子不在新房里等着自家相公,还能去哪呢?于是他挠挠头,又添一句,“殿下自中午进了新房就未曾出过房门,如今天色已晚,将军,想来十二皇子怕是要等急了……”

    “嗯。”摆摆手,古越示意近侍退下,脸上却是不经意露出一个复杂又无奈的表情。

    他揉了揉突突跳动着的太阳穴,又是低低的一声叹息,而后才迈开步子向新房的方向走去。

    新房门口从中午便有喜婆跟丫鬟们守着,见古越走进了,众人忙躬身行礼。

    “都退下吧……”瞥了她们一眼,古越淡淡道。

    喜婆急了,“将军,您还未……”可话尚未说出口,便是被古越面无表情看了一眼,硬是堵在了嗓子眼儿里。于是她瑟缩一下,只硬着头皮道,“您这样,于礼不合。”

    “我白天说过的话,不想对你重复第二遍。”

    古越越过喜婆,推开门,又关上,徒留一堆人相顾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