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章 大||||||115

    “啊!呼……呼……呼……”陈默抓着胸口的睡衣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静了静心思,才发现只是个噩梦。打开床头灯,他看着墙上的时钟才显示凌晨四点,有些烦躁的下了床想喝杯水。

    顺手拿了手机走到厅里,边开机边喝白水。他没什么睡觉的心思,胃也有些抽痛,或许半夜刷刷微博也不错。

    可才一开机,陈默就愣住了。

    “默默,我跟家里坦白了。”

    陈默反复的看着这条简短的信息,愣神。

    没有开头,没有后续。

    却让陈默的心猛地颤了一下。

    廖阳,廖阳。

    你该让我怎么办才好……

    (接下)

    “默默,我想你了。”

    手机响起的时候,陈默还在新任金主怀里跟他调笑。陈默不介意男人看他的短信,男人看的也是大大方方。

    “你老相好?”男人饶有趣味的看着手机屏幕。

    “不管他。”陈默浑不在意的把手机扔到一旁桌子上。

    男人自然也不在意,继续抱着陈默腻歪。

    “你在哪,我想见你。”

    手机又响了一下,陈默抓着男人领带的手顿了顿,却又随即继续挑逗起来。

    倒是男人推开了他,拿起桌子上的手机非要看看对方又发来了什么。

    “你不回?”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屏幕。

    “职业操守。”陈默趴到男人耳边小声说。

    男人就喜欢他这一套,放下手机就想要跟他亲热。

    但是手机就这么突然又响了起来,两人一开始不管任着它响个不停,却也耐不住打电话的人的持之以恒。

    陈默烦躁的从男人身上起来,想要按了它。却在按的时候莫名按成了接听。

    “默默,为什么不接我短信?”

    “没注意。”

    “我打了那么长时间电话呢?”

    “……”陈默瞥了一眼身旁皱着眉的的金主,“静音呢,没看见。”

    “好。默默,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陈默才发现廖阳的声音低的有些不正常,有些担心,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

    “我在外面,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吧。”

    “你……快点过来,我在仁和医院。”

    “医院?!”

    陈默听了匆匆挂了电话,却忘了身旁还有一位。

    “要走?”男人挑挑眉毛,颇为不爽。

    “这次抱歉了,钱我不要了。”陈默闭了闭眼,正视着眼前的男人。

    “哟,你小子还真是大牌啊,坤哥把你介绍给我,你就是这么伺候我的?”男人上前挑起他有些低垂的下颚。

    “下次……”陈默想了一下,正要说话。

    “没有下次了。”男人松开了捏着陈默下颚的手,嘴角弯起一丝不屑的弧度,“我回去会跟坤哥说说,有些人是该教训一下了。”

    陈默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正想再说些什么,心思却又想到了在医院的廖阳不知是个什么情况。

    有些话就又收了回去。

    男人的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了几声,率先走了出去,却走了几步,又回头对陈默说了几句话:

    “像你这种人,还真跟人谈起感情了?谈感情,就你这样的?几百块就能买一晚上,也不知是谁瞎了眼,呵——”

    “不是谈感情,只是,不甘心。”

    陈默收起手机,对着前面的男人淡淡的说。

    “我到了,你在哪?”陈默离开男人之后,直奔向了仁和医院。

    “……我在,算了,你在门口等我。”廖阳说完不等陈默反应就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传来的忙音,陈默抿了抿嘴。

    廖阳很快就到了,陈默看着脚步匆匆的男人有些惊讶。

    不修边幅的衣衫,颓废的容貌都昭示着眼前的男人最近过得并不好。

    是的,他们整整一周没见了。自从廖阳那晚来过短信后,今天是他第二次收到廖阳的信息。

    “默默,我们去对面坐坐吧。”廖阳有些抱歉的看着陈默。

    陈默也只得沉默的点点头。

    心不在焉的搅着杯里的咖啡,陈默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默默。你还是那么沉默,真是不浪费你父母给你起的这名字。”

    廖阳看着陈默安静的样子有些恍惚的说。

    似乎除了在床上时候的热情之外,这个人都是淡淡的,对万事都提不起兴趣。

    “不准提我父母!”

    一提到父母,陈默原本平静淡漠的脸上莫名闪过一丝微妙的狰狞。

    “你……”廖阳觉得自己喉咙有些发干。

    “说吧,为什么在医院。”

    察觉自己状态不对,陈默直接转移了话题。

    “你知道,我跟家里说了吧……就咱俩的事。”

    廖阳苦笑着把身子靠在椅背上,试图放松一下这几天一直紧绷的神经。

    “恩。”

    “我妈被我气的进了医院,现在还在昏迷。”

    “……”

    “我真不知道,我该干什么,每天看着梦婉一边照顾我妈,一边还要担心我,我……我就……”

    “你后悔了。”陈默微微挑了挑嘴唇,只是他自己不知道那并不怎么好看。

    廖阳看着陈默忽然就觉得难过起来,他是真心喜欢陈默的,他已经辜负了父母,梦婉,难道还要辜负眼前的这个人吗?

    “不,我没有!”只是冲动的话脱口而出就收不回了。

    “默默,我不会放弃你的。我会跟梦婉离婚!妈那里我会想办法,至于我爸那里,他还不知道,他们都没敢告诉他,我们……先缓缓吧。”

    “我辜负了那么多人,最后不能连你我也辜负!”

    廖阳激动的抓住陈默的手。

    陈默愣愣的看着这双可以包裹他的大手,够温暖,力量也足够。也许他该相信他一次的,就这么一次,再……多信一点,又会怎么样。

    “好,我知道了。我会等你。”陈默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等你的,好消息。”

    “拍到了?”李梦婉拿着司机小刘偷拍的照片,将它们放到了密封袋里,“给老爷子寄过去,阿阳玩够了,该收收心了。”

    “是,我会把他们寄到老爷子的书桌上。”小刘恭敬地说道。

    梦婉点点头,看着对面咖啡馆里的两个男人,笑了笑,总不能让随便一个人毁了自己的男人,更何况,这个似乎人并没有那么干净。

    一切都会由老爷子解决,自己只要关心好婆婆的身体就好了。

    “砰……”

    陈默抹了抹嘴上的血,慢慢靠着墙爬了起来,眼前的景色他有些看不清了。

    其实这屋里没什么东西,倒像个地下交易场。

    屋里有一群人,隐约看着面貌都不是什么好角色。

    “坤哥,当年我们说好的,做满九年,我还完债,就放我离开。”

    陈默看着屋里的人,艰难的朝领头人说话。

    “说好的?我怎么不记得了?”坤达像看笑话一样看着眼前狼狈的人,“想我放了你,行!三十万赎金,一分不能少。”

    “好。”陈默答应。

    “爽快!不过,还有个条件,就是,你今天能爬出这个门!爬出这个门,以后就跟帮派里没关系了。”

    坤达眼里闪烁着酝酿已久的暴虐。

    陈默脸色白了一下,僵硬的说道:“……好。”

    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陈默早在做下决定的时候就预料到了。看着满屋子的男人,陈默连掀起眼皮的力量都没有。

    男人们朝他走了过来,*在他们眼里闪烁。

    陈默闭上了眼,无力的攥攥手。他在想,只要这一次完了,他就可以逃离这个魔窟,逃离这里,他就可以跟廖阳……

    跟廖阳什么呢……

    他也不知道,可能是在一起?

    对,就是在一起。

    我们会在一起的吧,廖阳。

    “干这行的,还想把自己洗白了出去,也不瞧瞧自己那样子,千人骑万人压的骚种,还想翻身不成!”坤达出了门,不屑的瞧了一眼屋里暴虐的场面,冷冷的笑出声来。

    “喂,陈默。”

    “阿阳?”陈默对这个时间接到廖阳的电话感到有些惊讶。

    胃里的极度不适,让他一直在呕吐。最后吐的胆汁都要出来了。

    “你在哪里?我有事找你。”

    廖阳冷漠的声音中有着淡淡的疏离感与厌恶感。

    但对于刚刚摆脱黑暗世界的陈默来说,抛除了以往的敏锐,廖阳的一通电话给他带来的只有与以往不同的喜悦。

    “刚好在家,我去找你吧。”陈默好心情的看着窗外的天色。

    “不用了,我们在你家对面的水吧碰面就行。”

    挂了电话,陈默内心的喜悦让他觉得胃里的翻滚与抽搐都差了许多。

    往嘴里胡乱多塞了几颗胃药,陈默换了衣服跑下了楼。

    一如往常,廖阳总是先到的那一个。

    “阿阳。”总算在水吧角落里找到到男人的身影,陈默打了个招呼坐了下来。

    “陈默。”廖阳点点头,不见往日的笑脸。

    “你怎么了,是你家那边,还没处理好?伯母……怎么样了?”陈默觉得今天廖阳的状态非常奇怪,不由主动了一些。

    “家里还是那样,我母亲已经醒了。”廖阳有些不耐烦的说,“陈默,我问你个问题,这问题……你也问过我。”

    “你……把我当什么?”

    “当然是……喜欢的人。”陈默听到廖阳三番两次的直呼他的名字,内心升起了一丝隐约的不安。

    “那,我再问你,你到底跟多少个男人说过这句话呢。”廖阳直勾勾的看着陈默年轻的面颊。

    他就是被这张脸骗了吧,把他骗的团团转,差点,他就因为眼前这个男人亲手毁了自己的家庭。

    “当然只有你一个!”他虽然是逢场作戏的人,但他从未对别人说过喜欢的话,这点他是肯定的。

    “我看不见得吧。还是你非得逼我说出来?”廖阳双手攥了起来,青筋暴露。

    “阿阳,你想要说什么?”陈默内心的不安更大了。

    廖阳半晌都没有出声,只是直勾勾的盯着陈默。陈默被他看的心里阵阵的冷,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心寒。他的手颤抖着抓起咖啡杯,大口喝了个干净,胃里却又开始一阵一阵的抽搐。

    “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了?”

    “陈默,我真是没想到,我那么喜欢你啊!可你呢!你又做了什么!”廖阳像是忍无可忍一般,把旁边的文件袋扔到桌子上。

    里面的东西顺势滑了出来,根本不需要去拿起来看,照片暴露的一部分已经很明显的展现了出来。

    陈默没有动,只是呆愣的看着桌子上的东西。

    他知道了,那里面有他从十五岁到现在二十五岁的照片,那些记录了——他是怎样成长到现在的照片。

    照片里的他大概是在跟不同的男人出现在不同的场合里,或是*或是亲吻,一直由青涩变到现在的模样。是不是,那里面还有尺度更大的照片呢?那些人,可都说过,在床上的他才是最漂亮的。

    “没话说了?”廖阳眼红着睛红瞪着陈默,“就算你的过往我不在乎了!可是,我在跟家里出柜的时候,你在干什么?陪男人吃饭,喝酒,上床?我妈住院的时候,你又在干什么!是不是看我被你耍的团团转,心里觉得特别爽?”

    “陈默,你他妈真的有心吗!”

    陈默歪了歪头,不去看廖阳的表情。

    他的确是无话可说,廖阳句句是真,他连反驳的理由都找不到。

    “陈默,就这样吧。”

    “我们完了。”

    廖阳等待着陈默回应,望向陈默眼睛是却看到了一望无际的黑暗。

    陈默不说话。

    一直没开口。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廖阳手机震了一下,眼里流露些许安慰,看也不看陈默起身就走。

    他被这个男人害惨了,不但骗了情,还骗了他一颗真心。不过,还好自己还有妻子梦婉在背后的支持与安慰。

    现在,出了水吧,梦婉就在门外等他回家。

    陈默不知到什么时候廖阳离开的,或许他后来还对自己说过什么,可陈默已经都听不见了,在那句“我们完了”之后。

    他想,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他好不容易才肯相信这男人。可是后来呢?

    都是他的错?

    可是既然知道他那么肮脏就不要来招惹他啊?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忽然陈默就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从十五岁那年起,那些美好的就再也不会属于自己,就像坤达以前对他说过说的:

    “你永远是地沟里的老鼠,要么,就老老实实龟缩在阴影里,苟延残喘;要么,就跑到街上,阳光会告诉你,什么叫肮脏。”

    迷茫的走出水吧,陈默想要回家。可是想了想又觉得不对,永远自己一个人的房子,又哪里算得了家,那个地方也是寂寞的可怕。

    他明明没有很喜欢廖阳,却还是觉得难受,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为了这样一个男人,死命的从那个魔窟里跳了出来,可出来之后,才知道,男人不需要他了。

    这样,他做的一切就都没了意义。

    是的,没有意义,

    连活着的意义都像是没有了一样。

    十五岁之后,这是他唯一努力为自己做的一件事,可是,结果?

    可笑。

    真是可笑。

    胃又抽痛了起来,陈默抱着胳膊蹲下身,浑身抽搐的不能有多余的动作,感觉要晕过去一样。

    “小伙子,小心,车!”

    “砰——”

    “来人啊!出人命啦!撞死人了!”

    “血,血……他流了好多血!”

    “这人看来是活不了咯,唉,好像挺年轻的,可惜了。”

    “哎,警察同志这真不怪我,当时我开着车,转弯就见这人蹲在路中央一动不动,我这都碰上什么糟烂事儿啊!唉!”

    命起命灭,活着,本就是看不清结局的一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