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3章 大||||||113

    “你要把我接到你家去住?你是说……住一起?”陈默睁大双眼,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默默,我已经想过了。我决定跟我父母说明我们的关系。”

    廖阳握着陈默的手,酒吧里昏暗的灯光让陈默看不清廖阳脸上的表情。

    “算了吧,廖阳。”陈默听着忽然就笑了,“做我们这一行的,也就是在这里混口年轻饭,等攒够了钱,我照样老婆孩子热炕头。怎么可能会真的跟个男人过日子。”

    “默默!”廖阳猛地抬起头,“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会去跟我父母说的。我不甘心,就这么一辈子只能……只能……”

    “呵。”陈默拿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然后自然地勾住廖阳的脖子渡到他的嘴里。

    “来这里,就要及时行乐,别整那些苦大仇深的表情。”

    擦擦从嘴里流出来的液体,陈默浑不在意自己被身边抽了疯的男人狠狠的按到怀里。

    “默默,相信我,我想正大光明的,跟你。”廖阳抱着陈默有些激动。

    “好啊。”被按住的陈默温和的回应,顺便安慰般的抽出手拍了拍男人的背。

    拍着拍着,陈默却感觉男人抱着自己的手不老实起来,陈默象征性的推了推就随他去了。

    “我想要你。”廖阳熟练的摸进陈默的衣服里,温暖而细腻的皮肤让他欲罢不能。

    “这里不行,去包间。”

    陈默顺势吻上男人的嘴,不一会儿就被男人半抱着去了酒吧楼上的包间。

    一个小时的激烈的活塞运动过后,陈默衣衫半露懒懒地躺在沙发上。

    “怎么样,还好吧。”

    吃饱喝足的廖阳穿好衣服,看着还在沙发上休息的陈默,想了想又在他额头上亲了亲。

    “还不错,技术进步了不少。”

    陈默毫不吝啬的表扬,迎来了男人一个热情的激吻。

    “要走了?”陈默懒懒的看着有些不舍的男人。

    “恩,公司里出了点事。刚才助理打了电话催我过去看看。”

    “那你快去忙吧。”

    “自己回得去?”

    “我休息一下就行了,不用担心我了。”

    “那我走了,明天给你打电话。”

    “好。”

    陈默就那么看着廖阳拉开了包间的门,外面令人血液躁动的音乐传进来,让他觉得十分恍惚。

    “阿阳!你今天说的都还……还算数吗?”

    就在廖阳即将关门的一刹,陈默忽然脱口而出。

    “默默,你说什么?”

    廖阳并没有听清陈默在说什么,外面声音实在太大。

    “没什么,我说!路上注意安全!”

    “会的!”

    门被廖阳关上,陈默恍然觉得整个世界就这么寂静了下来。

    他就那么安静的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过了许久,陈默才慢慢翻身,拿了纸巾慢慢清理起自己的身体。

    等他起身穿好衣服,后面那个使用过度的地方依旧让他感到十分不适。

    就算做过的次数再多,后面该疼的地方还是钝钝的痛,亦如第一次,丝毫没有改变。

    在陈默走出包间,关门的一霎那,他忽然抬头对着静谧的包间定定的看了一眼。

    “可笑。”

    分不清是谁的轻语,然后就散落在了空气中,无影无踪。

    陈默走下楼,看着舞池里疯狂舞动的众人,微微勾起了嘴。

    “帅哥,来一发?”

    一眼就发现了独身只影的佳人,男人嗅觉灵敏的很快就凑了上去。

    “好啊,付费的你要吗?”

    陈默看着硕壮的男人勾起了眼。

    果不其然,男人本来算是爱慕的眼里闪过了淡淡的鄙夷,但手上却动作不慢的搂上陈默的腰。

    陈默见状笑笑,不经意的引着男人出了酒吧,去附近酒店开了间房。

    又是一夜的醉生梦死,颠鸾倒凤,等到陈默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是午饭时间了。

    那个陌生男人早已不见,陈默浑不在意的洗了个澡,拿起床头留下的票子,转身就出了酒店。

    铃声响起的时候,陈默正在家里跟午饭奋斗。从昨晚跟廖阳见面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怎么进食,早就饥肠辘辘了。

    “唔,请我吃饭?好啊,我马上过去。”

    果断扔下手头炒得有些焦的饭菜,陈默换了衣服就往外面走。

    “大忙人,昨天走的还那么急,今天就有时间跟我吃饭了?”

    到了餐厅,陈默一眼就发现了正靠窗点菜的廖阳。

    “怎么,跟我吃饭还不开心了?还是因为,我昨天把你丢下,你生气了?”

    廖阳兴致不错的调侃道。

    “怎么会。”陈默不置可否。

    “对了,默默,我已经想好怎么跟家里摊牌了,这个周末,我打算带你回去见见我父母。”

    “啪啦……”本来无聊拿着茶杯把玩的陈默,忽然手一抖,茶杯摔到地上,溅了一地的茶水。

    “默默,你没事吧!”

    廖阳被陈默的反应吓到了。赶紧起身查看陈默有没有受伤。

    “没事……我只是……太,激动了。”陈默拿着纸巾擦了次衣服,头微微垂着,让廖阳看不清他的表情。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不愿意。”

    廖阳看着没什么事,挥退了要上前的服务员,回到座位上坐正,等着上菜。

    两人一时相顾无言。

    “廖阳,你拿我当什么?”

    饭菜吃了一半,陈默觉得肚子差不多饱了,忽然一脸好奇样子的问了起来。

    “喜欢的人啊。”

    廖阳喝了点酒,有些微醺的回答。

    “喜欢的人……”抱着新换好的茶杯,陈默看着窗外微微发神。

    夏日的午后,永远那么绚烂而又干净。一如盛开的夏花,热烈奔放却又美丽。

    “阿阳,你看窗外面那个老太太真好笑,气冲冲的拉着那个女的像是去捉奸一样。”

    陈默看着平静外面的风景,忽然乱入了那么个有活力的情景,便觉得有些好笑。

    “恩?”

    廖阳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微醺的眼神瞬间清醒,睁大眼“唰——”的一下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说:“妈?”

    原本对那老太太还有些兴趣的陈默,听到廖阳的脱口而出,脸色瞬间闪过了一丝愕然,却也很快恢复正常。

    那老太太年纪大是大,但眼力却不差。一眼就看到了靠窗而坐的两人。

    廖阳有些挣扎的看了看老太太,又看了看眼前温和的陈默,定了定心神,猛地抓起陈默的手。

    “走,我给你介绍我母亲。”

    陈默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疯了!”

    男人闭了闭眼,犹疑之色尽是掩盖。

    “你个孽子啊!”老太太是个急脾气,一进门问也不问就朝儿子破口大骂,“放着家里好好的妻子不要,给我在外面养小三,啊?要不是我看见梦婉一个人躲在房里抹眼泪,好问歹问才问出了个所以然,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显然,老太太现在并没发现所谓的小三竟然是个男人,原来从儿媳那一知道儿子有了外室,就等不及来教训儿子了。

    这时原本气氛安静的餐厅馆周围已经围满了人。

    廖阳皱皱眉,不悦的看了眼周围看热闹的人,揉揉眉心,无奈道:

    “妈,这是在外面,这事儿我们回去再说,这么多人看着……妈,我给你介绍,这是陈默,我的……好朋友。”

    边说边示意陈默给自己母亲打个招呼,陈默倒是无所谓的对着老太太笑了笑。

    “伯母好,我是陈默。”

    不甚热络的语气让廖阳皱了皱眉,却被一直沉默站在廖母身后的李梦婉注意到了,出于女人的直觉,就像她察觉到丈夫外面有了别人一样,她觉得她面前这个长相气质俱佳的男人对她有着巨大威胁。

    “你先给我回家!小默是吧,真是让你看笑话了,家门不幸啊!”廖母一边感叹,一边上前拽着廖阳就往外走。

    廖阳不敢挣脱上了年纪的母亲,只好任她把自己牵着走。

    而因为他本身就只对男人感兴趣,所以对由于自己的原因委屈了许久的妻子,他也有着淡淡的愧疚,于是也并没有对李梦婉有什么不好的眼色。

    三人一致的往门外走去,只有陈默似笑非笑的站在原地。

    廖阳就这么走了,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再扔给他。

    口口声声的喜欢,在他母亲跟妻子面前变得溃不成军。

    或许,他可以给自己找个理由。

    是不是,不在大厅广众之下闹翻,是出于那个男人想要保护他?

    嗤。

    扪心自问,他喜欢廖阳吗?

    好像,不见得很是喜欢,廖阳或许是他这么多金主里面最容易讨好的那个,不用太多的巧言令色就能对自己很好的人,但是,毕竟这么多年了,从一开始他的心就是死的不是么,还要谈什么喜欢呢。

    他很明白,其实他就是个出来卖的,比任何人都要低贱一分。

    廖阳所谓的出柜,说到底只不过是这个人被压迫已久的情绪的爆发。爆发了之后,该怎么过日子还是怎么过日子,总不会超过他的父母给他制定的人生轨迹。

    而事过之后,他还是那个混迹夜场的陈默,而廖阳……总会回归正常生活。

    去前台付过钱,刚才过来的看戏的人们早就走了个精光。陈默摸摸口袋,只剩下几个散钱。

    今天这顿饭,可是吃亏了。

    “不要,走开!我还钱,还钱,他欠你们的,我会还清……你们别过来!”

    “我会好好工作的。”

    “你们把手放干净!”

    “别打了!别打了!我知道错了,我会老老实实的……”

    “钱我已经还清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啊!呼……呼……呼……”陈默抓着胸口的睡衣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静了静心思,才发现只是个噩梦。打开床头灯,他看着墙上的时钟才显示凌晨四点,有些烦躁的下了床想喝杯水。

    顺手拿了手机走到厅里,边开机边喝白水。他没什么睡觉的心思,胃也有些抽痛,或许半夜刷刷微博也不错。

    可才一开机,陈默就愣住了。

    “默默,我跟家里坦白了。”

    陈默反复的看着这条简短的信息,愣神。

    没有开头,没有后续。

    却让陈默的心猛地颤了一下。

    廖阳,廖阳。

    你该让我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