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章 大||||||110

    快要临近十二月份的时候,京都降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而封择在沉寂了几日,再次交代小厮往将军府送去第二封拜帖之后,竟是被将军府的管事回复说将军答应见他一面。

    这一面,就在送下拜帖的第二日。

    大雪下了一夜,纷纷扬扬落满了整个京城,放眼望去,入目之处皆是银白。

    封择披着雪白的狐裘推门出屋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公子,这外面天寒地冻的,要不您再进屋加件衣物吧。”小厮看封择一出屋门便被冻得略微发白的嘴唇,有些担忧。

    封择眉梢一拧,摇头拒绝道,“不必,莫要耽搁了时辰。”

    这具身体极为畏寒,每逢冬日,便是穿的再多,也架不住手脚冰凉,身体发僵。

    若是有的选择,封择愿意整个冬日都窝在炭火烧得旺盛的暖屋内,而不是这么跟自己过不去。

    “马车已经在门外备好了。”

    “嗯。”

    车轱辘在白皑皑的地面上压下一道道深刻的痕迹,从京都不起眼的小院落,再到沉稳大气的将军府邸,封择手捂着热烘烘的手炉,先是缓缓闭目沉思,却又焦躁不耐的睁开。

    修剪圆润的指甲在手炉壁上无意识的刮擦着,暗示着主人的内心并不如表面上的波澜不惊。

    将军府内,古越结束完军营中的晨练,便匆匆赶回了府内。明明是寒冬腊月的天气,可男人却只穿了一层单薄的上衣,袖子上挽,露出精壮有力的小臂。

    他的额上渗出了几滴豆大的汗珠,皮肤上冒着阵阵的热气,像是一尊好会移动的天然大火炉。

    贴身的女婢将打湿的锦帕递给男人的时候,封择与随侍小厮恰好被管事领进了大堂。

    “将军,人来了。”管家弯弯腰,恭敬道。

    从屋外到屋里,对于封择来说简直就是从冰天雪窑到春暖花开。

    可还不等他在心底发出一声熨帖的喟叹,封择一抬眼就见某个眼熟的不能再熟的男人正穿着单衣在大堂里毫不避讳地光着膀子乱晃荡……

    你瞅瞅!你瞅瞅!这大白天的还叫人有眼看吗!

    古越你踏马穿这么少是看上哪个小妖精了?!想勾搭谁呢??!

    封择极力压下心底的不舒服,只轻喘了口气,喝出一阵白雾,冷淡道了一句,“草民封择,拜见古将军。”

    他的表情本就被天气冻的略显冷凝,这会儿在自己喝出的白雾背后,只像是五官都实实地结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霜,精致的面容就像个冰雪琉璃做的娃娃一般,冰冷而毫无机制。

    古越将锦帕递还给丫鬟,转头打量起眼前的青年来,容色淡淡地“嗯”了一声。

    几乎是同记忆里一模一样的神情,纵使一袭夺目的红衫换成了银白色的狐裘,但青年的神态却不减初见时的高高在上与冷漠,不,甚至是更加冷漠与不屑了。

    古越眼神暗了暗,看着眼前人眼角闪耀着的泪痣,不由心脏落了一拍。

    不知为何,他单单只看了一眼眼前青年的高傲表情,竟是让他沉寂已久的大兄弟,有了微微抬头的欲`望。

    这道欲’望来的凶猛而又强烈,古越面无表情,但内心却像是疯了一般。

    想要不顾一切的去亲吻眼前的青年,从眉梢,眼睑,到鼻尖,唇角,他要扼住他致命的喉咙,啃咬他的脖颈,一路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让他在自己的怀里放下高贵的姿态,卑微地在他的面前哭泣,求饶,直至崩溃地发泄……

    心底是疯长的欲念,古越沉冷这双目,眉心不悦的皱起,他知道自己的心理产生了很严重的问题,而问题的根源则是眼前看起来陌生而似又熟识的青年人。

    真他妈操蛋。

    大跨步地迈前一步,古越努力克制住身体的躁动,反身走到封择面前,沉默不言的盯着他看了几秒。

    封择一时被他充满陌生又肆意打量的目光盯得发毛,心头积攒的郁气呈直线蹭蹭蹭上涨,连同那心底仅存着的一丝丝期望的小火苗,也“啪”的一声被冷水扑灭,让他全身上下彻底变得寒冷又僵硬。

    看来……他真是一点都不记得了啊。

    唇齿间是苦涩的味道,封择下意识咬了咬被冻干的唇,分明还是冷漠的精致面容里,古越却愣是感受到了眼前人传递给他的一种浓烈的情绪——

    委屈。

    他在委屈。

    为什么?

    心底骤然的疼痛让古越的目光落在封择被寒霜冻得苍白的双唇上,他鬼使神差想要伸手抚摸过那片优美的唇瓣,却又在抬手的一瞬间回过神来。

    “用过早膳了吗?”声音喑哑,古越突然出声问。

    封择被他嘶哑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备膳。”

    将军府的下人训练有素,大多数仆役都是从军营退下来的古越的亲信,他们大多为人谨慎,自然敏感地察觉出古越对待那个长相精致的青年人的与众不同。

    除去讶异,但更多的却是不解。

    但男人心海底针,他们并猜不透将军的心思。

    婢女们将精美的膳食一一摆上桌,整整四十八道菜式多的让封择有些目不暇接起来。不得不得说,单从一份早膳的好豪华程度来看,就足以看出将军府与封氏之间的巨大差距。

    如果说将军府是沉睡中的雄狮,那封府就是匍匐在他脚下羚羊。

    但封择很明显不愿垂下他的头颅,反而是将脊背挺得愈发笔直。

    古越盯着封择细微的表情变化,目光毫不遮掩地看了半晌,这才颔首,“用吧。”

    执起筷箸,封择用膳的姿势十分优雅而缓慢,于古越眼中就像是一幅流动的山水泼墨写意画,每一个姿态都是说不尽的意味绵远深长。

    然而,封择此时却真的只是把思绪单纯的放在了吃上。

    对于身边的男人,他已经明确的从男人眼中看到了他对于自己的陌生,委屈也好苦闷也罢……没有什么心情是吃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如果还没有解决,那一定是吃的还不够撑。

    抱着这样的心态,封择决定将每道菜式都挨个尝尝。

    吃过一个水晶包,他下意识调转筷头,往了稍微离远一点的位置,伸手就要夹住盘子里的小煎饺。可还未等他夹住盘子里的小煎饺,便见身边原本缓慢进食的古越忽然脸色一变,一道可怕气势猛然爆发,伸手拦住他夹向小煎饺的位置,脸色冷硬地对着侍立在旁边的侍女道,“我不是吩咐过,掺了芥菜的煎饺不许后厨再做了?”

    封择闻言一愣,看向古越的目光里充满了惊讶还有……一丝疑惑。

    ——这具身体对芥菜有轻微过敏,这一点,除了对这具身体全方位掌握了解的封择之外,就连当初的原身都并不太知晓。

    而旁边的侍女被古越冷酷的双眸看的脊背一凉,急忙道,“将军,许是今日早膳菜式太多,后厨弄错了……”

    古越自是发现了封择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似乎是有点疑惑还有些茫然的不解。他勉强压下心头的躁动之火,压低了声音沉声对侍女冷厉道,“扣后厨半月月钱,若再有下次,就收拾收拾滚出府里。”

    侍女苍白着脸应是。

    “那个……”封择忍不住想问问古越,为何不许芥菜上桌。

    但对上男人黑沉的眸子,封择又问不出口了。

    反倒是古越皱着眉开口道,“吃好了吗?”

    “嗯……”

    封择沉默着放下碗筷。

    古越看他一眼,起身道,“来我书房,我们谈谈。”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