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6章 大||||||106

    “小远,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你不是说铺子里的生意……”沈老爹擦着桌子,见沈念远从屋外脚步匆匆的垂头进来,放下手中抹布便走过去。不想却被自己儿子突然抬眼吓了一跳,“……谁?谁你欺负你了?!”

    眼底晕着水光,眼眶周围的红色还未褪去,沈念远捏着手里的契书,勉强对沈父笑了笑,“没谁欺负你儿子呢,我这是太高兴了。”

    “高兴?”沈父盯着沈念远的脸猛瞧,敲得沈念远嘴角挂着的笑发了僵,才皱眉道,“我怎么看你是哭过了,小远,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难道……”是被如意斋的掌柜的训斥了?

    沈父想着今日沈念远足足比往日提早了三个时辰从外面回来,想来心里肯定不好受了,便安慰他道,“我早给你说过,那副掌柜的活计便是不做了也罢,爹虽然是一把老骨头了,但养活自己儿子还是没问题的。”

    “爹,你瞎想什么呢。”沈念远看着沈父斑白的发鬓,不由鼻子一酸,将手里攥到汗湿的黄色转让契书递到沈父面前,“你儿子真碰上好事了。”见沈父神色惊异,沈念远笑里藏着说不出的苦涩,“公子心善,今儿已经将那如意斋转到我的名下了……我与他一切两清,往后,咱们也不需再呆在这府上了。”

    小心翼翼地接过契书,沈父以为自己幻听了,“小远,你愿意走了?”

    见沈念远轻轻点了点头,“走。”

    他说,继而用些微犹疑的口气道,“还有就是,爹……我并不想接手如意斋。”

    “怎么?”沈父问。

    因为总觉得像是分手费啊,虽然这并不是。沈念远一面知道这只是封择的好意,一面却又因此对如意斋抱着一种复杂的感官,他想了想,还是对沈父坦言道,“爹,离开封府以后,我……不想离他太近。”

    沈父自然知道这个“他”是谁,想到如意斋本就是封家公子的铺子,他也点点头,“也好,那我们便离开天水镇……回……村里?”

    沈念远摇头,穷山恶水出刁民,那个村子并不适合他们父子久居。

    “那咱们又能去哪?”

    垂了眼眸,静默半晌,沈念远深吸一口气,然后斩钉截铁道,“上京罢。”

    沈父不禁心中长舒了口气,在他看来离的天水镇有多远,便代表着沈念远想要离开封家公子的决心有多大。

    不怪他仍有多余的担忧。须知当初封家公子本就给了他们父子俩两条路选,或是拿着银子立刻离开,又或是自愿留下。他这傻儿子因为心系这封家公子,最后选了留下一途,甘愿在这封府的后院里名不正言不顺的住下。可这转眼间三个月将过,听闻自己儿子突然说终于要离开封府了,沈父的心里是不无反对的。

    虽是在这封府里被好吃好喝的养着,但沈父惯以为人生来便是三六九等。像是封家公子这般锦衣玉食长大的世家公子,对他们这种升斗小民来讲是万万高不可攀的,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他与封公子间的距离本就是天堑一般,若是一心强求只怕那结局便一如飞蛾扑火,万劫不复。

    不过,幸而封家公子为人正派清醒,自家儿子如今也算是堪堪醒悟,为时不晚……

    “既然要走,那咱们便快些收拾收拾东西吧,在封府叨扰主人多日,总不好再继续赖下去了。”沈父心知沈念远此时心里定不好受,又不愿见儿子尴尬,他笑呵呵的拿着契书,将皱巴巴的契书展平了,又慢悠悠道,“以后,咱爷俩好好过日子。”

    沈念远身形一阵,半晌才低低的回了一句,“好。”

    声音哽咽。

    父子俩的行李不多,如同刚搬到院里的时候,他们还是一人一个粗布包背在身后。

    一路畅通无阻的自封府正门走出,沈念远抬头看着府门上悬挂着的两个鎏金大字,恍若隔世。

    “走吧。”沈父道。

    “嗯。”

    ————

    “走了?”合上手中的账本,封择听着小厮简单汇报着沈念远父子俩离开天水镇的消息,皱眉,“可能看出他们大致是去往何处的?”

    小厮点点头说,“沈公子跟他父亲走的是上京的官路,只此一条,绝不会错了。”

    “上……京。”封择抿了抿嘴唇,心道原剧情就算被他这只蝴蝶扇了个七零八乱,但在有些重要的时机里,世界还是有能力将它拉回原有的轨道啊……

    窗外树影婆娑,风一吹,泛了黄的柳叶便扑簌簌的从枝条上落下来,铺在地上厚厚的一层。

    深秋,饥荒、难民。

    封择看着窗外,眼前渐渐浮现出前世饥民□□的场景,不禁揉揉疲酸的眉心。

    ……等等,再等等吧。

    等他熬过这段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