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章 大||||||105

    封择喊“停手”的一瞬间,沈念远以为自己看见了死亡。由灰转黑的世界,以及眼前男人如鹰似隼般犀利又饱含凛冽杀意的眼神,就像是浴着鲜血而来的死神,一刀毙命。

    五爪并拢紧扣于脖颈上的疼痛其实并不太明显,但心脏骤然紧缩的刺激却让沈念远有种即将血流殆尽的无力感。

    “古越!”封择看着古越并没有放开沈念远的动作,而沈念远挣扎的力道逐渐变缓,心头便打呼不妙。

    一个箭步上前拉住那如铁箍一般坚硬的手臂,他一眼对视上古越泛着血气的眸子,“放手!”

    古越眼珠一转,黑沉而冰冷的眸子落在封择脸上,“若我不放呢?”他已经下了决心要将这个人解决,不是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吗?那他便都将他们杀了,沈念远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一点,便是他的青年也不能阻止。

    “他是爷院子里的人,要杀要剐,也是我说了算!”封择被他气笑了,直言道,“好端端的,你这是发的什么疯!”

    古越落下眼眸,他本就生的高大,垂眸看向封择时候,目光刚好落在他一开一阖的两片薄唇之上。昨日,他曾在这两瓣形容姣好的朱唇之上得到无上的欢愉,而今日,同样是一样的位置,带给他的却是他万万不能理解的质疑。

    他发疯?

    对,他或许的确是疯了。

    艰难的闭了闭眼,古越松开紧扣着沈念远脖颈的手,他看一眼封择,像是在无言地说,“这样你满意了?”

    封择看出男人无言的退让,心头惶然一疼,死死地咬住下唇。

    一旁,沈念远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一场死里逃生,让他无不深刻一只的意识到,对于这个面目冷硬的男人,自己弱小的便如同脚下蝼蚁,背后寒气四溢,他由灵魂深处产生一种对于这个拥有绝对力量男人的惧怕。

    下意识地去寻求庇护,沈念远艰难地躲到封择的身后,而后才捂着脖子断断续续的咳嗽起来,他清朗的声线变得嘶哑如老妪,在这个寂静了一片的小院里尤为清晰。

    “哟,这院子里真是热闹啊。”

    一个圆脸丫鬟搀着看一位起来弱不禁风,形容婉约的艳丽女子袅袅娉娉地走进院里,娇娇柔柔地行了个礼,“妾在这里给公子请安。”

    清凝一眼扫过神色各异的众人,目光在古越的身边逗留一瞬,又落在神色狼狈的沈念远身上。用帕子捂着嘴笑了一声,她装作讶异道,“哟,沈公子咳得这般厉害,莫不是得了唠病?”

    沈念远强自压下咳嗽,斜看她一眼,声音沙哑道,“沈某身体好得很,不劳姑娘费心。”

    清凝闻言,撇撇嘴,嗤笑一声,“谁有闲心去费你的心了?”言由至此,她转声娇滴滴道,“妾是担心你万一过了病气给公子就不好了,要知道近日公子日日打理府中事务多有操劳,本就消瘦了不少,哪能再因为你的缘故病倒了呢?那才是大罪过不是?”

    沈念远:“……”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但是我真的没有生病啊好吗!谁传染也不是我传染啊!

    后知后觉想起身上热症尚未完全退去的封择:“……”忽然觉得自己好心酸,混的好惨肿么破……

    不想还好,一想起自己还病着,封择这会儿就觉得自己浑身不得劲儿。之前硬撑着精神处理完了亦柳跟管事二人的事情,又敲打了多有油滑的副管事,再加上方才又如同“捉奸”一般气势汹汹赶到后院来,便已经是耗尽了他大部分的精力。

    精神一松懈下来,封择腿脚就全软了。然而他识海中的人物设定提醒着他,除非直接昏过去,否则绝壁不能倒下,不然也太不像个爷们儿了。

    ……去你大爷的纯爷们人设,我现在就想静静的躺在地上,哪怕休息个一分钟呢。

    倒是默不作声的古越突然站到了封择身边,操`着“用眼神杀死你”这项名为死神之眼的神技,将沈念远一眼看的倒退到了墙角。

    男人半侧着身子抵在瘦削青年的身后,像是忠诚的护卫守护者自己的王。

    封择手指无意识的捻起落在身前的一缕发丝,身侧男人宽厚的身躯一如遮风挡雨安全港湾,他下意识放松了脊背,身体虚虚的贴上那散发着滚烫热气的胸膛上。

    他能清晰地感受到男人那如激鸣交响乐一般震彻全场急速心跳的韵律,那灼烫着的几欲将他的躯体一同燃尽的沸腾血液,还有迫不及待着的想要混着肝胆一同揉碎进他灵魂的骨肉……

    于是,难以言喻的心悸传遍全身,染红了耳根,攀附了双颊。

    “公子,你的脸……”沈念远被挤在角落,愣愣的望着于他眼中骄傲的男子红了脸庞,心中一股涩意陡然泛起。

    果然,是他输了。

    “公子!您的身子还没好呢……”跟随封择一同来的小厮并未有沈念远的想法,他只注意到古越像是半扶着自家公子的动作,又见公子脸上升起不正常红晕,便担忧到了公子白日里轰轰烈烈的那一场热症。

    这要是又晕了可怎么好?

    单纯的小厮思绪游离在在场众人之外,却也在无形之中打破了略显尴尬冷凝的气氛。

    “回主院去。”古越道。

    封择偏着头不去看他,想着之前这人疯起来差点把主角受搞死,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公子可是真被他过了病气?”清凝惊异的看了看沈念远,心道就算传染也没这么迅速吧,不过她并不纠结这个,只觉得公子生病了,就是自己的机会来了!调整一下面部肌肉,艳若桃李的笑脸瞬间换上担忧与自责,清凝换了道哭唧唧的声线,说,“妾不才,可见着公子身子不爽,只愿常伴公子身侧侍候,便是日夜不休,也定无怨言……”

    这话大意就是,我虽没什么本事,但是对您有着一颗热忱的心呐!公子公子!我可会照顾病人了,而且再苦再累也不会嫌弃病人哒!

    封择闻言,多看了清凝一眼,却是嘴角抽了抽。这姑娘长得一脸妖艳贱货的模样,可每次都拿自己当清纯不做作的小白花,还真心……挺有个人特色的。

    不过任凭清凝再怎么蹦跶,有古越这尊杀神在,一个眼神就让她闭上了嘴。

    清凝不敢说话,但却还敢哼唧几声,以示不服。

    不服憋着。古越又一道眼神杀。

    封择乐了,不免突然想到清凝与沈念远似乎都曾在古越手上吃过苦头,可见着清凝与古越之间的较量,却又不禁让他高看了这个女子几分。

    “知道你有心,但天色渐晚,你且回屋去罢,莫要在逗留。”先是对着清凝说罢,他又转头道,“走了。”

    这次轮到封择主动拉了拉古越的袖子,他总不好看古越一个大男人去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高大的身形猛然一顿,古越头一低,从喉间溢出一声“嗯。”

    简直温顺的像一只家养的大型犬。

    真是疯狗与忠犬间的完美转换呐~封择想着星际未来人对于自己另一半的吐槽式形容,不由暗自在内心点了个赞。

    就好像下意识地选择暂时遗忘掉所有可能即将发生的别离,封择拉着古越的袖子不肯松手地走出了后院。握着那片单薄衣片的时候,他有一秒的时间以为自己握紧了整个世界。

    有宽厚粗粝的掌心附上修长洁白的手指,封择猛地转过头去,死死看进那双如古井一般深沉的黑眸中,满满的……全是自己。

    “不会腿软的走不了路了吧。”后院内,清凝摸着自己的尖细的小指甲,声音不大不小的响起。

    她看也不看墙角的沈念远,只给他留下一抹高昂着下巴的剪影跟潇洒如流水般的华丽转身。

    “真是可怜。”

    女子的声音四散在风里,说不清是嘲讽还是怜悯。

    沈念远垂下头,任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

    夕阳落下,柳树随风发出“沙沙”的声音。眼前就是主院屋门,古越却停下脚步。

    扯着袖口的触感蓦然消失,封择抬头,眼里不解,“怎么了?”

    “有点事。”古越突然抬手揉了揉他的发顶,语气里是前所未有的温和,“等我回来?”

    封择脑海瞬间清明了,并没有回答男人的话,只冷静问他,“是什么事?”

    古越看了封择许久,低叹一声,却是执着的重复一句,“等我回来。”他眼里是封择难以解读清楚的深刻与情浓。

    “你要我等我就等?”封择并不觉得很感动,反而气急笑了出来,“什么都不跟我说就要走,早上的时候是,下午的时候也是……”他说着,忽然推开男人,打开屋门,大声道,“你是我的谁啊,我凭什么听你的?古越我告诉你,你只要出这院门一步,就别指望爷会等!”

    “呵……”古越看着他,突然说,“不等也好。”

    他这一去,是下了九死一生的决心,不成功便成仁,何必要拉上他的青年陪葬掉一生。

    “别等了。”抛下一句话,古越深深的看了封择一眼,利索的转过身,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消失在了封择的面前。

    封择愣了,连挽留都来不及,他瞪大了眼看着古越消失的方向,喃喃的低语声恍若是在说服自己一般,“鬼才会等你这个蠢货。”

    你走你的,娶你的皇子,做你的大将军。

    最好此后桥归桥路归路,这一辈子都见不着面才好!

    “公子……”跟着两人的小厮被这些突入起来吓怀了,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小厮的声音拉回了封择的思绪,他闭上眼,又睁开,说,“回屋罢。”

    仿佛那些低落从未存在,抬眼间封家的家主又是成了那副高傲不可一世的模样,只是有什么东西,到底是不一样了。

    古越出了封府,踩着轻功出了暗巷,双脚踏在一根枯枝上的时候,他突然出声道,“出来吧。”

    暗巷里一片寂静,细闻甚至可以听到风吹动衣摆的声音。身着落魄的剑客抱剑一步一步从阴影里走出来,脚下踏着枯枝发出难听的“吱呀”声响。

    尚昀抬起头来,“将军。”

    古越眯眼不言,只趁剑客来不及防备便率先出手镇压,一击雷霆之姿分明是要夺他性命!

    尚昀大惊,抱剑抵挡,却难逃古越拳风霍霍。只是当古越拳风袭上他的前胸之时,尚昀突然低声道了句,“将军,得罪了。”

    颈间被刺入冰凉的银针的瞬间,古越古井无波的面容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他低吼一声,拼尽全身力气将一掌挥出,掌风堪堪扫过尚昀的腰侧,本就破烂的衣衫终于彻底破开一个大洞,皮肉混着鲜血染红了古越的眼……

    终是让他的青年等不到了。

    陷入黑暗前的一瞬,古越所有的思绪皆化作一声苦涩的叹息,然后落入尘埃。

    想来他便是怎么也没想到,将军府为了寻他,早就派动了暗卫一系分散在各地。早在尚昀发现他的踪迹后,便联系了离着自己最近的一人。

    “这……尚公子,你的伤……”全身裹着黑衣的暗卫收回刺入古越颈后的银针,又顺势接住自家主子倒下的身体,惊讶道,“没想到主子真的会对您出手。”

    “伤口无碍。”尚昀倒吸一口冷气,只说,“将军现在是失忆了,对人防备心自然重。”

    “我怎么看他对封府里的那个小子可温柔了。”暗卫撇撇嘴反驳道。

    尚昀无言以对,只说,“比起关注那个,你还不如多想想主子醒了之后要怎么交代吧。咱们是能把他绑回京城去,但可绑不住他的心。这样下去早晚得出事……”说着,他摸了摸腰侧的伤口。

    “当务之急还是得让主子恢复记忆。”暗卫点点头,“我已经传消息回了将军府,想来鬼医已经在想办法了,咱们先上路罢。”

    尚昀闻言,犹豫了一下,对暗卫道,“给我半个时辰,我要多带个人回去。”

    “嗯?”暗卫挑眉,“小情人?”

    尚昀斜睨他一眼,却并未反驳。

    ###

    大楚文帝十九年,十月。

    天水镇,封府。

    “公子,这月的账本都在这儿了。”副管事,现在应该称为代管事的中年男人耷拉着眉眼站在案前,眉目清俊的青年拿起最高处的账本,仔细翻看。

    “公子,照您的吩咐,府上的采买已经从南边收购回了大批的稻粮,全囤在地窖里了。您看,咱要什么时候开仓?”想到谷粮间的差价,代管事已经忍不住搓搓手,仿若看见一枚枚大金锭子从眼前飞过。

    “再等等。”封择摇摇头,眼睛看向窗棂边,一只雀儿落在上面又飞走,硬是在木栏上踩出一个小巧可爱的爪印来。

    灰尘落的越来越厚了。

    封择放空了脑袋想着原剧情里,饥荒来临的时候,三个月也无一滴雨水,黄沙尘土四处飞扬,处处都透着一股绝望。

    而这一切,从那个人离开的那一天起,便已经开始了。

    合上手中的账本,揉揉疲惫地额间,封择转头看向代管事道,“人有消息了吗?”

    “还是没有消息。”代管事摇了摇头,欲言又止道,“公子,楚公子已经消失了快三个月了,这一点消息也寻不到,怕是……早便出事了。”

    “……”封择沉默了下来,脊背靠在椅背上,缓缓闭上。半晌,他低叹了口气,道,“让外面的人都撤回来吧。”

    “哎!”代管事弯了弯腰,这才踏着轻松的步子出了门。

    手指轻扣在扶手上,清脆而缓慢,思考了半天,封择绕是将原剧情又轮了个遍,也还是没有找出楚央可能消失的蛛丝马迹。

    难不成是被自己这个外来着扰乱了某些剧情,蝴蝶了一大片,才造成了楚央的凭空消失?但还是不科学啊!

    没错,楚央如同人间蒸发般的消失在了封府里,与古越离开的同一天。

    就凭这一点,封择就更不能释怀。

    难道是古越将人带走了?可那是为什么?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说……难不成是古越看上他了……啊呸!

    就算看上了又怎么样,反正现在人人不都已经知道,大楚的英雄古越古大将军,一月后便会与皇朝的十二皇子成婚的消息了?

    ……成婚啊。

    心头一痛,封择摇头不再继续想下去。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封择这才算明白,原来少年白头的威力完全比不上少年秃头的可怕……他要是再这么纠结下去,早晚他得先把自己抓秃了去……

    哦,真是个悲伤的故事。[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不再去想楚央的事,封择抓过剩下没看完的账本,一本一本认命的翻看起来,时不时做个批注画个圈,时间也就缓缓到了午膳的时候。

    亦柳离府后,封择再没有补上贴身丫鬟的空缺,反而是招了个清秀小厮在身边伺候。虽不比女子贴心,但也少生事端,让他放心。

    用过午膳,又是小憩半个时辰,继而又是看账本看账本继续看账本。没办法,封府家大业大,别的不多,就是账多。

    翻到如意斋的时候,已经日暮西山了,他突然想起也不知是谁在耳边说的,如意斋的掌柜最近想要高老。

    合上手中账本,封择喊进小厮来净了净手,问道,“念远可回府了?”

    小厮是个伶俐的,只摇摇头道,“沈公子还未归呢,听说如意斋的老掌柜最近在将铺子里的一些事务交接给沈公子呢,想来沈公子也是个大忙人了。”他说着,语气里不无钦羡。

    “嗯。”封择可有可无的点点头,将手中的湿帕子扔回道铜盆里,看着帕子慢慢浸入水里了,才缓缓说,“明日若是沈念远回府了,便吩咐他来爷书房一趟。”

    “喏。”小厮点头。

    黑夜来临,封府里又燃上了一盏盏的灯笼,点起星星熠熠的灯火。封择合衣仰面躺在床榻上,盯着绛红色的帐顶,渐渐闭上眼,安稳地沉入黑色的梦里。

    日复一日。

    晨光熹微,鸡鸣而立。

    “公子,沈公子来了。”

    屋门被轻声扣响,封择沾了一口茶水润了润唇,便见着小厮领着一袭蓝衫的清俊少年走进屋里。

    沈念远恭敬的行了个礼,在书案之前站毕,眼观鼻,鼻观心。

    说来可笑,他们两人的相遇也是始于这个地方,只可惜当初怀抱着青涩甜蜜心情的那个小双儿,不过只三个月,便一如那遁入空门的僧人,红尘三千,却再不懂何为少年情谊。

    “听说,老掌柜要告老。”封择抬眼看着沈念远,声音在书房里扩开,“你是怎么想的?”

    “念远并无什么想法,一切都听公子的。”沈念远抬头,神色平静道。

    “听爷的……”右手食指轻敲了下桌案,封择也不转弯抹角,直言说,“我打算让你直接顶上掌柜的名头,你看如何?”

    沈念远波澜不惊,“但凭公子左右。”

    “呵,”低笑一声,封择继续道,“既然如此,那爷还打算,将如意斋化到你的名下。”

    许是没听清,沈念远愣了一下。

    “总归是我欠你的。”封择神色不变,将手边早就准备好的转让契书递给他,“好了,出去罢。”

    手里攥着契书,沈念远眼底的波澜一层层散开,满是复杂,艰难开口道,“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封择淡笑不言,只朗声喊了小厮进来,示意他将人带出去。

    灼人双目的日光下,沈念远死死攥紧了契书,他抬起头直直的看着太阳,大滴大滴的泪珠争先恐后的从双目里溢出来,落到那一章薄薄的决定了他一切的黄色纸张上。

    “欠我的。”他不去看周围仆侍的神色各异,只缓缓蹲下身来,抱住膝盖,“你又何尝欠过我?”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他自己出演的一场一厢情愿的独角戏罢了。

    屋内,封择听着一门之外的哀哀低泣,静静合上双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