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章 大||||||97

    古越带上屋门,抬眼向前就看到了被拉到一侧的屏风,还有浴桶前,似是相拥而立的两人。喜欢网就上。

    沈念远被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见是古越,面色瞬间变得苍白下来,神情里闪过一丝仿佛被抓包后的惊慌与隐隐泛着敌意的忌惮。

    “大胆!谁让你随意进来的?”他先一步于古越之前开口问,语气里满是生硬不满,却独独忘了自己进屋时也是这般悄声无息,未经过主人同意。

    抱臂而立,古越漆黑的眸子微微眯起,本就没有太多表情的脸上更显淡漠。

    心知又有人进了屋,再见沈念远不自然的表情,封择忍不住挣扎着站直了身子就要朝门口的方向看看,这位敢闯进他屋里的又是何方神圣,竟然会被主角受忌惮。

    “阿越?”扶着浴桶的边沿,封择未曾注意到沈念远眼中闪过的失落,只是微微瞪大眼。

    古越正看着封择,见青年眼里有些惊讶,声音平静道,“怎么,是我打扰到你们好事了?”

    “什么?”

    封择一愣,下意识看了沈念远一眼。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发现,因为方才的意外,沈念远肩头的薄衫已经被自己身上的水汽殷湿了一大片,隐隐露出薄衫下的白色里衣来,颇为引人遐思。

    “……”沉默了一瞬,封择目光迅速窜回到古越的脸上,恨不能举起双手以示清白——

    我们之前什么都没发生啊喂!

    看我真挚眼!

    可惜,眼神光波放射无效,门口处,古越眯着眼睛,神情还是淡淡的看不出些什么。

    沈念远看着两人相互交汇的神情,不甘心地咬了咬牙,想要出口说些什么,可他却在最后只能缓缓垂下头,遮过自己有些难看的表情。

    屋内气氛凝滞,封择看看这个冷淡,又看看那个低头,只低叹一声,随后对沈念远说,“这里不用你,你先回去吧。”

    沈念远抬起头,眼眶红了,突然就指着古越问,“那他呢?”

    这里用不到自己伺候,还能用得到这个看着就五大三粗的男人?

    沈念远看着古越的眼里满是愤恨,越来越后悔自己那天鬼迷了心窍将这人带回屋里!

    当初,他就应该看着他死在封府外面!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相信古越已经可以死上好几十次了。

    而对于沈念远眼中再也藏不住的妒忌,古越也只是平静的会看着他,眼底一片幽凉。

    反而是封择,此时心下却一阵不舒服起来。

    就算是主角受,也不能欺负他的人!

    或许对于自己喜欢的人,所有人的天性里都会多少带有一种护犊子的情绪。而眼下沈念远对古越表现出来的一系列负面情绪,都让封择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护夫的心一下子就拔到三尺高。

    “古越留下自然有爷的其他吩咐,小双儿,你该回去了。”声音冷了一瞬,即使现在形容看起来并不如平日里有气势,但却足够威慑,“别不听爷的话。”

    “公子……”

    沈念远怔怔地看着封择毫无怜意的眸子,退后一步,脚下踉跄。

    ——他终于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了这个青年的无情。

    眼里已经掉不出泪了,明亮的双眸里不知何时积满了黯淡的灰,沈念远恭敬地朝封择拜下一礼,将自己的身份重新摆会还是封府小厮的时候,低声道,“小的……告退。”

    封择不懂沈念远百转千回的复杂心思,只是微微皱眉,看着他将头埋在胸前,一直出了屋。

    “怎么,舍不得?”一直没出声的古越不知何时走到了浴桶前,一手钳住封择的。

    封择被他惊了一下,挣开被男人捉住的手腕,皱眉道,“你胡说什么?!”

    古越的眸子看着他,眸子里的黑像墨,浓的化不开,“没有吗?”

    “没有!”封择瞪大了眼,果断道。

    “呵……”一声低笑响起,是古越的一向喑哑的嗓音,“我信你。”

    低沉的声音犹若捶在心上的鼓点,封择抬首只看男人淡漠的眉目里晕了一抹浅淡的温柔。

    “你……”一时无言,封择望着古越,心思忽如明镜,豁然开朗,“刚刚是故意那么的?”

    古越闻言,抿抿唇,不说话了。

    “好啊!”封择双目又瞪大了几分,“这么耍着爷玩很爽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