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5章 大||||||95

    封择整个人都懒洋洋地泡在浴桶里,听见屏风外面响起略带忐忑又熟悉的声音时,原本凌厉的目光懵逼了一瞬,才反应过来。。

    这听声音可不就是主角受吗?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屋里的?亦柳跟其他守在门外的丫头小厮都去哪了?

    三个问号齐刷刷压在心头,封择心里满是不确定跟纳闷儿。

    可透过屏风看那个依稀可见,隐约十分局促不安的身影,又想到屏风外的主角受可不是平常人,封择便忍不住开口叫了一声,“小双儿?沈念远?”

    屏风这边,沈念远耳边听着那道略显沙哑又散漫的声音,垂首紧张地用手指攥紧了手中的布巾,低低应了一声。

    “亦柳她们呢?”封择问,眉头浅浅皱起。

    亦柳作为他的贴身丫鬟,最是知晓他沐浴不喜人打扰的习惯,古越那家伙武力值爆表,是个个例也就罢了……可是这沈念远手无缚鸡之力,又怎么会被随意放进来?

    “亦柳姑娘被前院传话的小厮喊走了,说是管事有急事吩咐。”沈念远搅搅手指,只垂眸喏喏道,“当时我恰好路过主院,所以便被亦柳姑娘暂时拉来……替守。”

    哦……原来只是替守,可你这进屋又是想要怎样?

    封择点点头又摇摇头,一边觉得亦柳作为他的贴身女婢着实冒失了,又一边暗暗吐槽主角受不经过自己同意便进到屋里的越矩行为。

    而封择不知,自己暂时的沉默就像是沈念远的一剂定心剂。

    握紧了手中的布巾,沈念远轻声说,“公子,念远愿服侍您沐浴。”

    wtf?

    乍一听到沈念远的话,若不是因腰间酸痛,封择只怕忍不住从浴桶中跳起来。

    要知道,在这个保守的古代社会,双儿们的一举一动都颇受束缚,像是自愿服侍男子沐浴这种事,那简直就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诉别人,这个双儿已经彻底臣服了!

    好嘛,这也的确是件能让每个男人都倍有面子的事……

    然而,封择揉着后腰低头的看了眼自己斑驳中尤带暧昧痕迹的胸膛,默默沉了姿势,将整个身子都埋进腾腾浴水中。

    啊哈哈,还是算了吧。

    毕竟,作为剧本中主角攻身份的那个男人已经在昨天正式被他“占有”且“打上了标签”,所以……主角受,我们不约!

    绝壁不约!

    不过话说回来,封择目光又飘回到屏风后微微晃动着的人影上,暗自摸了摸脸颊,却是纳闷自己是不是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做了让主角受误会,不惜以身相许的事情?还是说,真实情况是他的魅力颜值已然逆天,只是他自己一直不清楚?

    好吧,其实不论讲是上面的哪个想法,说来都有些过于自恋了。

    轻咳一声,封择不动声色地收回自己拉长的脑回路,心道眼下最主要的还是得先将人打发走才是。

    而对于沈念远,这个世界集各种气运于一身的主角受,即便封择心里是如何拒绝又怎样隐隐排斥自己沐浴时被人打扰的不悦心情。

    此刻他也不得不收敛了这具身体的脾气,尽量温和道,“我这里并不需要人服侍,小双儿你大可不必……”

    “委屈”二字还未说出口,封择坐在宽大的浴桶里,只看屏风外的沈念远就要伸手拉开屏风。

    “等等!”封择被吓了一跳。

    哗啦一阵水声响起,又是迅速的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沈念远咬牙将屏风拉开,抬眼便愣在了原地。

    刚从浴桶中站起的青年发丝上尚带有氤氲的水汽,俊秀的面容也被那温热的水雾熏出一抹浅浅的绯红色,他身形修长,挺直地站在浴桶中,上身披着单薄的浴衣,而没入水中的部分则柔软地摊开在水面上,隐隐透过那层薄透的布料,可以依稀望进更深层次的美景……

    “出去!”

    一声泛着冷意的轻叱打断了沈念远恍惚的视线。

    “公子……”手足无措地站捧着布巾站在原地,沈念远死死地看着眼前青年半湿的衣料下露出的青红痕迹的胸膛,眼眶瞬时一阵发红。

    这,这些痕迹是……

    沈念远狠狠咬着唇,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但这一刻,他却只能控制着那颗颤抖的心,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异样的声音。

    浴桶中,封择胡乱披着亵衣,神思纷杂,唇角抿出一条笔直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