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3章 大||||||93

    “你方才是说,我身上已有婚契?”古越问,平静的神色里看不出多余的表情,“对方是何人?”

    “是。”尚昀抱拳垂首道,“回将军,您的婚约乃是当今陛下亲赐,对方乃是当朝十二皇子,也是年龄最小的一位双儿身份的小皇子。”

    古越眉头微皱,看向侧脸落在阴影中的尚昀,沉默不语。

    尚昀一时也搞不清自家将军的心思。

    毕竟,在这个身为大楚第一悍将的男人尚未失忆之前,便是出了名的心思难测,而在他失忆之后……便更是愈发让人看不明白了。

    暗巷中,气氛一时陷入凝滞。

    半晌。“你走吧。”

    古越突然开口道。

    尚昀闻言猛地抬起头来,满目震惊,“将军!”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古越看着他,黑沉的眼眸里是一片淡漠,“但我想,现在的我却并非你口中所言的那位……将军。”

    “将……”尚昀张嘴,却突然感到右肩一麻,整个人的上半身瞬间僵硬起来,动弹不得。

    “以你的内力,想来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能冲破穴道。”声音冷厉,古越上前一步,踏着脚下的枯枝,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尚昀,“我不会跟你回所谓的将军府,也不会回去做那劳什子的将军,娶那个身为皇子的双儿。”

    “别来找我了。”

    他一字一句说的极为缓慢且郑重。

    “……”尚昀睁大眼,满眼都是不可置信。眼前的高大男人是他跟随了整整三年的大将军,是他几乎要奉若神明的大英雄!

    可是就在此刻,他看着男人,竟是全然的陌生、冷酷、还有不可理喻。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发出碰撞,他们相互对视着,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一阵风徐徐吹进暗巷,发出喑哑如鸦般难听的吱嘎声,古越语气淡淡,“好自为之。”

    说罢,他率先侧开脸,拂过玄色衣袖,再不看尚昀一眼,脚踏轻功径自离去。

    男人的身形若闪电一般迅速消失在暗巷转角,尚昀愣愣地看着男人离去的身影与空寂的暗巷,黑色的瞳孔中隐隐泛出猩红的颜色。

    “将军,这是为什么……”半跪在地,尚昀直立着身体,在心中喃喃着

    ——难道,仅仅只是失忆,便能够将一个人彻彻底底地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吗?

    皇帝年迈昏聩,皇子肆机争权!

    如今的将军府已是被群狼环饲,在失去将军坐镇后,全府上下更是风雨飘摇,而军队中则是群龙无首,犹如一盘散沙,等待着被那狼子野心之人趁机瓜分!

    楚国将乱!

    ——就这样放弃吗?

    尚昀怔怔的看着前方,想到那个他曾经追随的将国家大义与将军府看的比自己性命还要重的男人,他反问自己。

    不,不可以!

    愣怔的目光渐渐变得坚定起来,尚昀眼中红色愈盛。

    而他的丹田内,原本平缓的内力此时却如汹涌江波,于经脉中不停翻搅肆虐。

    一丝丝内力不断向上攀升,直直肩侧,似要将封闭的穴位撞成七零八散。

    双目凸起,煞气陡生!

    “快停下!”突然,一声急切的声音在暗巷内响起。

    尚昀心头不觉一颤。

    一路追赶着尚昀与古越两人的身影,楚央在暗巷将人跟丢且在巷口来回打了三次转之后,才发现了尚昀在其中一条暗巷中孤寂的身影。

    尚昀的脊背挺得笔直,却透着一种决绝的气息。

    这道气息让楚央暗自心惊又慌乱。

    胸口剧烈起伏地喘着气,楚央的面色因为内力透支而夹杂着不正常的苍白。可他尚来不及调息,便赶到尚昀身前,一指用尽体内仅存的几道内气,解开他的穴道。

    “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你还要不要命了!”

    被劈头盖脸的这么一句话,尚昀用猩红的双眸看着这个突然从巷子里冒出来的人。

    楚央的无法掩下的担忧目光不期然地与尚昀碰上,一瞬间,他的身体僵硬了一刹,而身体更是先于意识,慌乱的往后倒退一步,并匆匆侧过脸去,用宽大的袖口掩住。

    杂乱的枯枝交叉地堆积在地上,一脚踏下踩出清脆的咯吱声。

    尚昀抬首,楚央仓促掩面的袖口从他的眼前划过,衣带当风,那袖口划过时扫起的清风似是一道道风刃,划得他的双目直疼。

    眼睛一眨不眨,却似有热乎乎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落。

    明明穴道已经被解开,可他浑身此时却更像被什么东西牢牢地定住,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小央?”

    尚昀的语气极轻,那轻飘的声音仿若海中升起的脆弱气泡,一戳就破。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他的小央,他那分明已经死在三年前的小师弟,怎么会……重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是真实,还是幻觉?

    尚昀心思像是一团团杂乱的麻绳,纠纠缠缠,纷纷扰扰,最后却只能被那颗解不开的死结,继续拉扯得自己的心脏一阵颤痛。

    掌心向外伸出,尚昀目光直直落在那一袭白衣之上,他看着眼前人,平稳的声音下暗含一丝颤抖,“是你吗?”

    楚央,是你吗?

    三年前楚氏的灭门惨案依旧历历在目,尚昀嘶红了双目,问。

    楚央遮着脸的身躯一颤,他为回话,却只将遮着脸的袖口缓缓放下,而那张素日里的浅淡淡漠的眉目,却早已清泪两行,染过苍白的双颊,眸中渗出的是浓浓的悲伤与绝望。

    “师兄……”楚央缓缓开口,继而牙齿狠狠的硌着,愤怨地望向尚昀问道,字字泣血,“三年前,你到底去哪了?!爹说你背叛了楚家,我不信!可……”

    可楚家灭门的惨案,尚且存在他的心头,历历在目!

    日日夜夜地辗转于他的梦境,折磨着他,警醒着他!

    “三年前,你到底去哪了,你说啊!”几乎是用了最大的力气将这句话吼出来,楚央从腰间抽出他自三年前便不再离身的佩剑,瞬间刺在尚昀的喉间。

    滑腻的猩红液体自喉间滑落,滴在地上炸出一朵血花。

    尚昀喉结微动,只是直直地跪在地上,却动也不动。

    “爹临死前告诉我,是你叛出了楚家,师兄……这是真的?”声音轻颤了一下,楚央执剑的手一晃,大滴大滴的鲜血顺着剑尖留下,“尚昀,你说话!”

    是真是假,总要给他的明白。

    “不是我。”

    像是只过了一秒,又像是漫长到渡过了整整一个世纪,楚央看着尚昀缓缓开口,然后告诉他——

    不是我。

    内里透支,手中的剑瞬间无力地摔落在地上,楚央吃力地撑着身子站在尚昀面前,而后洒然转身。

    “你要去哪?”尚昀伸手拉住楚央的袖口。

    楚央脚下一个趔趄,脸上的泪意却已经停住,他眉眼间的怨恨与绝望似是瞬间便在那一句不是我中烟消云散了。

    他静静背对着尚昀站立良久,才缓缓回过头。

    眼中全然恢复了以往的淡漠,楚央看着他平静道,“回我可以回的地方。”

    尚昀站起身,死死拉住他,“楚家满门被灭,你能回什么可以回的地方!小央,跟我走!”

    “跟你走?”楚央的眸子缓缓转动了一下,轻声道,“师兄,我可以信你不是那叛门之人,可要我跟你走……呵,我只问你,三年前楚氏被灭门的时候,你去哪了?而在那之后的三年,你又在哪?”

    “我……”尚昀想要解释,可故事太长,他竟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那一丝的犹豫落在楚央眼里,瞬间变了味道。

    嘴角弯起的笑意像是嘲讽,楚央看着尚昀横亘在脸上的那道可怖的伤疤,心头便是一阵恍惚。

    不知是怎么回事,他突然说道,“我会跟你走的。”

    尚昀拉着楚央的袖口依然不松手,他的眼里心里此时满是对眼前人失而复得的欢心与无尽的心痛,然而,正是如此,他才恰恰忽略掉了眼前楚央眼中的已然熄灭的火光。

    黯淡的仿佛灯灭。

    “小央……”心中一悸,尚昀死死盯着楚央,不死心道,“我会替楚家报灭门之仇,你必须跟我走!”

    “提楚家报仇?可惜我现在连真正的灭族仇人是谁都不知道。”楚央伸手掰开尚昀拉着他的袖口的手指,“况且……我已经嫁作他人为妾,又怎么跟你走?”

    “嫁人?……妾?”尚昀眼前突然一黑,随即狠狠抓住楚央,眼中的红光又冒了出来,像是一匹脱笼的野狼。

    “对。”楚央静静看着他,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道,“楚家灭门,你以为我是怎么活下来的?身上挨了无数刀,仅存着一口心气,我被他从乱葬岗中挖了出来……”

    他的话尚未说完,袖口便被大力拉扯开,露出手腕上一寸的细腻皮肤,莲花般嫣红的印记刻在白皙的肌肤上,艳艳灼目的绯红色,是双儿们的莲印开放后的颜色。

    而正是着深红的色泽,灼伤了尚昀的眼。

    默默拉起自己的袖口,楚央收回手,定定的望着尚昀。

    尚昀看着自己的空空如也的双手,神色仓皇。

    半晌,他才缓缓道,喉咙干涩道,“他对你……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