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章 大||||||92

    那厢封择被热水灼了手背,这厢府前院内,气氛则陷入诡异的凝滞中。

    尚昀站在一群人的对立面,形单影只下显得格外突兀。

    “将军!”见古越不做声,尚昀紧握着剑柄,沉声道,“将军府还需要您来坐镇!”

    他的声音里分明是沉稳有力,但因为眼中露出的几分希冀与迫切,而显出几分祈求又焦虑的色彩。

    如今大楚皇帝逐渐年迈,年轻的皇子们争相在朝野中沾染权势,暗地里结党营私更是不在少数。以左相为首的文臣开始站队,相互倾轧,闹得朝中一派乌烟瘴气。

    而身为武将之首,手握大楚大半兵权的将军却在这个关口失踪。

    将军府本就身在漩涡中也脱身不得,而将军失踪不到月余,京中便传来消息,朝中有人已经按捺不下,竟明目张胆地将手伸向了军中,欲要瓜分兵权,取将军府而代之……

    思及此,尚昀目光一凌,却是心中暗下了决定。

    古越不知尚昀心中所想,他看一眼面前面带风霜的男人,又顾忌到周围皆是府中的护院管事,黑沉的眸光微闪道,“你且跟我来。”

    说罢,他将头转向管事的方向,对面色显然复杂至极的管事点点头,便踏过轻功朝封府之外飞去。

    步履生风,尚昀眼眸一亮,紧跟着追了上去。

    几个呼吸,两人便纷纷越过府墙,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这……”封府内,护院们相视几眼,对事情的发展还有些懵逼,“还追不追?”

    “你们追的上?还是打得过人家?”管事望着那越过府墙的两道身影,神色变幻了几下,对着身边最近的几人哼声道。

    护院纷纷噤声。

    “哎,阿央你做甚么!”

    此时,一声惊呼引得众人纷纷转头。

    只见廊道上,楚央突然挣开扶黎压着他的手臂,跑向封府门口。

    虽不似之前两个男人出神入化的霸道轻身功法,但几个息之间,楚央也是消失在了封府院内,直奔古越两人的行迹而去。

    “这!楚小公子!”管事大惊,不料平日里最是安静沉稳的双儿竟有如此武艺。

    廊道中,扶青正一脸茫然地拉着扶黎的袖子有些处在状况外,而扶黎对上管事震惊又疑惑的目光,只是轻轻摇头。

    “莫要惊扰公子。”他用口型告诉管事,而这也同样是楚央临走前的意思。

    管事读懂了那口型,半晌他轻叹一口气,将一干护院遣散后,便目视着那深褐色的房瓦,倏尔自言自语道,“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啊……”

    ###

    古越轻功不差,而尚昀也是不呈多让,两人一前一后,身影如展翅的大鹏般,飞速自封府外的闹市房顶上轻点而过,步伐犹若浮光掠影。

    身形急转跳跃,古越最终停在一处人烟稀少的破旧暗巷中。

    尚昀慢他一步,紧随其后。

    看着尚昀站稳身形,古越半阖了眼眸,沉声道,“既然你说……我是个将军,那么你且将事情经过说一遍。”

    尚昀闻言,嘴唇嗡动,他直接单膝跪地,抱拳恭恭敬敬地行下一礼。

    古越眉头微皱,正要避开,却听尚昀一字一句的说起那些被他遗忘的前尘往事来。

    “……等等。”突然,古越打断尚昀,深邃黑沉的目光中闪过一道惊异的光色,与隐隐的排斥——

    “你方才是说,我身上已有婚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