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9章 大||||||89

    清晨雾霭未散,清风拂过花枝,露水从花瓣上滴落。耀阳升起,灼灼的热气铺满大地。

    弯腰挑着花枝的扶青小心翼翼地从花瓣上接下一滴晨露,仔细收进玉壶内,脸上笑意盈盈,嘴边却是抱怨不休,碎碎念着,“阿黎,昨天你不在,可是不知道昨儿公子竟然将那如意斋交给了那新来的小双儿!你说说那小双儿到底哪点儿好了,这来了后院还没几天,就把公子迷得七荤八素,还把如意斋交给……”

    扶黎就站在扶青身边,垂眸望着扶青手中的玉壶,愣愣的出神。

    见身边没有回应,扶青直起腰来,伸手在扶黎眼前晃晃,声音拉的长而甜腻,“阿黎~回魂啦~”

    扶黎眼前一花,就见扶青那张有些委屈又明摆着不开心的脸凑到了自己面前。

    “阿青,你刚刚说什么?”扶黎问。

    扶青一下子瘪下嘴,也不继续抱怨,只轻哼一声反问道,“你昨天去哪了?我可是在你屋里等到好晚~”

    “我昨日是去了……”扶黎目光闪烁一下,昨夜之事实在不好说给扶青听。

    他嘴边正酝酿着说辞,却见扶青身后,楚央穿着一身白衣从廊道里走过来,见到两人也是一愣。

    “楚央!”扶黎喊了他一声。

    扶青转过身去,对楚央展颜一笑,“练剑呐?”

    楚央看了扶青一眼,目光落最终却在扶黎身上,淡淡地点了点头。

    见状,扶青眼珠子一转,突然拉起扶黎的胳膊,走近楚央身边,声音清脆悦耳,“诶?那刚好,阿央你练剑,我来泡茶给你们喝好啦~”

    扶黎一怔,楚央神色却仍然平静,算是默认。

    拉着扶黎跟在楚央身后,扶青一人碎碎嘟囔道,“也不知公子这会儿起身没,他一向喜爱晨露泡出来的清茶。”

    说罢,扶青还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腰间挂着的玉壶,笑言说等日头再升升,便去叫了那小厮们去将公子请来与他们一块儿。

    扶黎侧头看着扶青面上的笑意,抿了抿唇,心中却是回想着昨夜留芳阁中惊险的一幕幕。

    三人走了不远,路过府前正厅旁,却突然听到一阵纷乱杂嚷的声音。

    “诶?那边怎么动静那么大,”

    扶青抬首朝前方一望,扶黎也疑惑地朝那纷乱声音的来源看,不料一个胖墩的身影从廊道匆匆转过弯来,跟他们三人碰了个对面。

    “三位小公子。”管事微微惊讶了一瞬,就要行礼。

    扶黎嘴角微弯,摆手道,“管事莫要拘礼,只是管事神色匆忙,厅前院子里似乎又不太平静,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话罢,一阵阵惨叫声便凄凄哀哀地从不远处传进众人耳中。

    管事面色不禁一变。

    “到底怎么回事?”楚央站在一旁,波澜不惊的面孔少有的皱起眉梢,“前面是有人在打架?”

    “老奴如今也尚且未知……”用袖口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珠,管事神色凝重,“前面怕是不知何事乱的一团,老奴还请诸位公子还是先离此处远些,别招惹危险。”

    管事身后此时跟来了几个看守封府的护院,几人恭敬告别扶黎三人,便脚下匆匆的转身去到封府前门口的大院去。

    扶青看着他们的背影,舔舔唇角,一脸好奇,“真难得,也不知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敢在府前闹事,阿黎,你说咱们要不跟上去看看?”

    扶黎也看着前方,目光里却莫名多了一丝隐忧。

    他总觉得这事情怕是不简单,昨日公子在留芳阁与王员外算是彻底撕破了脸,但幸得公子身边那名叫古越的男子武功不凡,他们这才得以逃脱。

    但今日……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只高不低的惨叫声,扶黎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唇角的酒窝也浅了下去,脸色变得渐渐难看起来。

    一旁,楚央若有所思地看了扶黎一眼,右手微微握紧了腰间配着的长剑,声音平静道,“去看看。”

    ###

    院前假山石后,看门小厮瞪大了眼的看着被那怪异男子不过几下变通通打翻在地不能行动的十几个仆役,瑟瑟发抖地将自己的身子往假山后藏了藏。

    尚昀长剑未出,只淡漠地看了一眼倒在四周的仆役,抬脚向小厮走去。

    “你,你别过来!”小厮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使劲往后挪。

    尚昀直接提起他的领子,漆黑的双眸中嗜血的光芒闪烁,“我只再问你一遍,你们主子在哪?”

    小厮哆嗦着身子,说不出话来。突然,他泛着恐惧的眼珠子闪过亮光,哭着脸喊道,“管事大人,快来救救小的……”

    尚昀闻言,提着小厮的领子转过身,便看一个胖墩面白的中年男人带了几个习武的家丁已经拦在自己面前。

    上下打量了管事一眼,尚昀眯眼道,“你是?”

    “在下封府管事,不知英雄……可否先放下我府上的下仆?”管事面色严肃地看着尚昀,余光却对身旁的护院暗示了一眼,后又拱手道,“许是这之间有什么误会?”

    “误会?”尚昀笑了一声,也不拆穿管事暗里的小动作,心下却是下了决定。他只一把拉近手边的小厮,剑身抵在他的喉咙上,“去跟你们主子说罢,若他出来便罢,若还不出来,我便隔一段时间杀你们府上一人,你看如何?”

    小厮此时显然吓破了胆,脸色惨白,身体抖得如同筛子。

    管事也沉下脸,护院们紧绷着身子,如临大敌。

    “不能让他见到公子!”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穿破凝固的空气,扶黎紧紧抠着自己手心,面色闪过一道惊慌,却语破天惊道,“他是王员外派来欲要杀害公子的刺客!”

    听到扶黎的声音,尚昀猛地抬起眼,眼中倏而爆发出一阵莫名的光芒。

    管事面皮抖动一下,指挥着着护院纷纷上前一步。

    尚昀看着自己再次被包围起来,只皱了皱眉,却并未多做解释。

    他只深深看了扶黎一眼,仔细打量之后才确定道,“你便是昨日的那个戏子?”

    “我……”扶黎正要回话,却不想胳膊上传来一阵大力,他转过头,却发现扶青白着一张脸,近乎态度尖锐,声音颤抖地问他,“哥,你又去给人唱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