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8章 大||||||88

    大概是累的狠了,封择睡得很沉。

    大掌在劲瘦滑腻的腰肢处揉按了许久,古越渐渐放缓力度,而后收回自己的手臂。

    深深看了一眼床榻睡意正酣的青年,他起身穿戴好外衫,撩开主屋的珠帘玉卷走了出去。

    偏厅,亦柳撑着手肘,半阖了眼坐在小榻上,身旁放着洗漱的铜盆,盆里还微微蒸腾着热气。

    听见一道沉稳的脚步声从主屋迈出,亦柳缓缓睁开眼,“你……”她张了张嘴,赶忙端起手边铜盆,目光移向屋里,“公子可是起了?”

    “嘘,他睡的正沉。”古越看了她一眼,“你进屋后莫要吵到他。”

    亦柳闻言一愣,心道这平日里总跟他抢活干的男人莫不是转了性子?今日,竟然许她在清晨进屋服侍公子起身?

    断着铜盆的手一紧,她忍不住问一句,“那你呢?”

    古越目光沉了一瞬,“你是他的贴身丫鬟。”

    两人相视几眼,亦柳率先承受不住压力,偏过眼,歪了身子就走到珠帘边。见古越果真没有随她跟进屋的动作,亦柳便撩起帘子,仔细放轻了手脚走进去。

    看着亦柳进了主屋,古越收回视线,在屋门口站了许久才转身离开。

    现在,他还有更紧要的事情要做。

    主屋内,亦柳打湿了布帕走到床榻边,撩起帐幔,她柔声道,“公子,醒醒,奴婢服侍您起身。”

    封择睡得昏沉,只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亦柳不觉好笑,便要伸手掀开薄被。

    可薄被只微微掀开一角,亦柳的手却再也无法继续往下扯了。

    带着青紫的牙印落在光裸的脖颈刺目而有明显,前胸露出的大片暧昧痕迹像是被刻意啃咬吮吸出的深红色印章,作为有着职业素养的贴身大丫鬟,亦柳对情之一事并不陌生,甚至在府中老嬷嬷的指点下还颇懂些理论经验。

    可看到那些斑斑点点的红紫,她的眼神还是不由微微闪烁起来,双颊也不禁渐渐升温,一下便臊红了脸。

    ——总觉得自己好像不小心触碰到了某种意义上的真相!

    重新替自家公子掖好被角,亦柳轻拍了一下自己冒着热气的脸颊,她早该想到某些人的“狼子野心”本便是在除了公子以外的地方就毫不遮掩,却没料到那个男人下手竟这般迅速。

    想到昨儿半夜公子醉酒后的模样,亦柳暗恨自己没曾留在主屋,将公子好好守住,反倒让人得了便宜!

    轻叹一声,亦柳微微弯下腰,隔着薄被轻晃封择的肩头。

    沉睡中被人突然摇醒,封择还以为是古越,尚未睁眼便低低抱怨一句,“古越,你别闹。”折腾了一宿,他真的累死了好吗。

    闻言,亦柳动作一僵,轻咳一下,小声道,“公子,是奴婢。”

    啥?不是古越?

    封择浑身一个激灵,微微睁眼只看到暗色的帐顶。

    还不等他开口,亦柳便先识趣地退后一步,放下深红色帐幔,“公子,奴婢将亵衣放在了床头。”

    “恩。”哑着嗓子应了一声,封择转身便看到原本该是男人躺着的地方,此时却被丫鬟放进了的干净亵衣。

    他去哪儿了?

    恍惚从薄被中伸出光裸修长的手臂扯过亵衣,封择挣扎着酸痛的身子从床榻上坐起来。垂眸怔怔看着自己的未着寸缕的身子,满身的红紫色痕迹无一不在昭示着昨夜的激烈与疯狂。

    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如墨的长发披肩而下,遮住那胸膛前大片大片的春光。

    良久,葱白的指尖拉开暗红色的帐幔,穿着亵衣的封择从床上走下。可还未等他走动两下,就感觉到身后某个部位有东西缓缓流下,黏滑的沾湿了大腿根部的亵裤。

    那个一直被他刻意忽略掉,隐隐作痛着的地方终于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刷回了自己的存在感。

    脸色蓦然一黑,封择尚算平静的神情里突然就带了些咬牙切齿的不明意味。

    “柳儿,备热水,爷要沐浴。”

    侍立一旁的亦柳一愣。

    “还不快去?”封择冷着声音里像是带了冰渣子。

    “是。”

    看着亦柳出了屋,封择挺直的脊背便瞬间塌了下去。

    “混蛋。”无奈的靠坐回床上,想着自己醒后却莫名离开的男人,眉目精致的青年眉眼间罕然的露出一抹脆弱与无力来。

    ###

    “去去去,管事说了,没有帖子,我家主子是不会随意见人的,你快走吧!”

    尚昀站在封府门口,对着再次紧闭上的大门,眉宇阴翳,藏在灰色布巾下的凌厉双眸里闪过一道冷光。

    见不到吗?

    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尚昀双目微眯。

    前厅,管事前脚刚迈了步子要向主院里去,便听的府门口传来一阵遭乱的动静。

    封府的前门处,看门小厮却是瑟瑟发抖地倒在地上,目光惊恐,声音颤抖,“你,你要做什么!这里是封府!”

    “再问你一次,你们府上的主人现在在哪?”尚昀一脚踩在小厮的肩膀上,发出咯吱的声响。

    “哎呦!小的就是个在府里看门传话的,哪能知道这个呀!”小厮肩膀一痛,连忙哭天抢地地起身抱住尚昀的大腿,“这位爷,您高抬贵脚,咱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尚昀垂眸看他一看,松开脚。

    小厮肩膀上一松,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一边点头哈腰一边后退两步。

    陡然他眼里闪过精光,抬头大喊一句,“就是他,兄弟们给我打!”

    说罢,原本安静的封府前门口,四面八方地便突然冒出十几个拿着木棍的仆役来。

    看着仆役们纷纷围攻而上,小厮躲在战圈之外狠狠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目光轻蔑——

    他们封府的地盘上岂容无名之辈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