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章 大||||||87

    清早厅堂边,管事迈着慢悠悠的步子走过,随手摸了摸一把茶案,少许的灰尘粘在指肚上,不禁让他皱了皱眉,语气里透着淡淡的不悦,“今儿早打扫的下人呢?怎的这般不仔细!”

    厅中,侍立在侧的仆从肩膀一垂正欲回话,却见粗布短打的看门小厮匆匆跑进厅里。

    “大管事,今儿府门口有人说是要求见公子。”

    管事眉头一动,正是不耐烦的问,“什么人这一大早的便要求见公子的,可有下帖?”

    那小厮弯了弯腰,摇头道,“帖子小的没见到,请见公子的是个打扮很奇怪的男人,脸上蒙了一块灰布,看不清长相。”

    管事摆摆手,“没有帖子,连张脸都不敢露出来,还不知是什么破落身份不敢见人的,你去将那人打发了便是,别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凑上咱们封府,说要见主人就能随意见到的!”

    “诶,大管事,您说的是。”小厮露出个略带谄媚的笑来,腰又弯了弯,“那小的这就去将那人打发出去。”

    闻言,管事不甚在意的点点头。

    见着小厮出了大厅,管事又抬眼看了眼时辰。

    思畴片刻,他眼睛又看向落着一层浮尘的茶案上,眉头微皱,心里一个不太好的念头一闪而过后,抬步赶忙便往主院里走去。

    ###

    昨夜简直是天雷勾地火的一晚。

    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封择紧闭着双目,一动也不敢动地听着身边人平稳和缓的呼吸声。身上,他感受着一双有力的臂膀正牢牢地锁在自己的腰间,像是怕他逃跑一般。

    殊不知……

    身体已经散架了好吗!

    ——封择此时的内心是崩溃又略带兴奋的。

    崩溃于自己被身边的男人吃干抹净,体位还是不可告人的下方!

    而兴奋却是他,封·千年老数据·处男·择,终于破!处!了!

    初尝欢愉的身体就像是一片肥沃丰硕的土壤,四处等待着被悉数挖掘与开采,一经撩拨便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虽说中药的人分明是自己,而昨夜的颠鸾倒凤之事,在他不甚清醒下也存在部分主动引诱男人的嫌疑……但封择从没有想过,与他眼中闷骚古板的男人到了床上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比起他在药性折磨下的迫求与渴望,两人在肌肤紧密相贴时,男人那掩饰不住的迫切与热情,还有几多为他带去的火热情潮都不禁让他为之颤抖。

    脸颊染上红晕,想到自己随着男人动作下的顺从与迎合,封择的呼吸乱了一瞬。

    “醒了?”

    古越耳边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滚滚热气喷洒在敏感的颈窝处,封择的身体不由一颤。

    紧闭着双眼,身边是古越窸窸窣窣动作的声音,封择听着,忍不住想看看男人到底在做什么,便偷偷挣开了眼。

    可方才一睁眼,眼睑处便落下一个轻柔的吻,随后,他便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一双黝黑深邃的温柔双眸。

    仿佛孕着星光,明亮照耀,璀璨熠熠。

    看呆了一般,封择眼睛眨也不眨,古越嘴边罕见的弯出一抹明显的笑来。

    “疼吗?”

    手掌摸在那细腻滑嫩的肌肤上,古越不动声色地往下移了移。

    两人的身上覆着柔软的薄被,而薄被之下却是紧密贴合的肌肤,粗粝带着薄茧的指尖探入一处幽地,慢慢在边缘摩挲。

    “嘶——”倒吸一口气,封择没想到古越竟会在光天化日之下,不,不对,是在他睁眼看着的情况下便摸,摸到了他那处!

    说好的闷骚什么时候变成了流氓?!

    身子忍不住紧绷住,精神紧张下,面带羞窘的俊秀青年眼尾扫出一抹红晕,狠狠地瞪向在他身下作怪的男人。

    “把你的手拿开!”封择气急败坏。

    可奈何过了不可言说的一晚,再怎么凌厉的声音此时都沙哑软绵地像是糯糯软语。

    娇嗔而缠绵。

    封择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只紧紧抿住双唇,对着古越晕着笑意的面孔撇开眼去不看,伸手狠狠拍开他被中胡乱摸索的大手,就要坐起身来。

    古越察觉到了他的动作,赶忙伸手压住他的腰,眼里尽是无奈与浓浓的宠溺。

    “莫气。”他一边说,指尖还在封择的腰间小心揉捏。

    封择怔了一下,感受着腰间的温热,不禁在男人服侍的动作下渐渐放松了身体,深深的疲惫也紧随而来。

    看着青年缓缓阖上的双眸,古越手下揉按的动作依旧,只是嘴边笑意渐渐收敛。他用灼灼温柔的目光掩饰掉了那一抹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紧张与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