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章 大||||||85

    夜色微凉,天空中明月高悬,封择窝在身后宽阔温暖的怀中,躁动不已的身躯有一瞬息的浅淡平息。向后紧紧靠了靠自己略显单薄的身躯,他从男人的怀中微微探出头,迎着月色清冷皎洁的光辉,几乎可以仔细分辨出男人下巴上冒出的几根淡青色的胡渣。

    嘴角一弯,封择双臂柔软而牢牢地揽过古越的脖颈,映着水汽的眸子缓缓露出一丝笑意与怀缅。

    他仿佛看到了经年之前,那个尚是太子身份的男人踏着白皑皑的积雪,身负风霜,一步步地向自己走来。

    那夜灯火不明,月光也不似今日这般皎洁明丽,只有身着杏黄色蟒服的男人身畔伴着星星点点又若隐若现的微光,出现在夜的尽头,为他平静无波的心湖带去满心欢喜。

    大概从那时起,便是喜欢了吧。侧过头,封择唇角勾起的弧度更大了些,却又倏尔想到这却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神色愣怔了一瞬,细细盯着男人线条凌厉的下颚,他这才发现自己揽着的这个男人,竟是与自己兜兜转转了三个世界……

    古越察觉到怀中人身躯一瞬的不自然,低下头去,刚好看到青年潋滟的眸光中,怀缅与复杂交织的情绪。

    “你究竟在透过我,想着谁?”

    上次是如此,此次亦然。

    是不是,你的动情皆始终因那一人,而我只不过是你的替身?

    微凉的空气中一声低沉的叹息响起,古越眼中划过一丝难忍的暗色。

    一个纵跃跳入主院内,还不待怀中人反应,古越便将封择从怀中放了下去,转身就要离开。

    “你!”封择伸手扯住古越的衣领,只觉脚下无力,软绵的不像是自己的双腿。

    男人高大的身躯宛若沉稳的山体,封择勉力靠着他站稳,“你这是做什么!”

    古越只站在原地,嘴唇紧抿半晌,黑沉的眸子看着青年无力的单薄身形,喉咙微动,又是一声低沉的轻叹。

    “我送你进去。”他还是妥协了。

    长廊的走道空旷,沉稳的脚步声踏响,一步一步像是踏在心跳的鼓点之上。

    古越扶着封择慢慢往前走着,他看着越发近在眼前的屋门,又看着屋里微亮的灯火,脚步不知为何一顿。

    封择本是将大半的身体挨在古越的身上,但男人步履驳乱间,却是让他整个身子都歪进古越怀中。

    也不知古越心头在想什么,青年入到自己怀中,他却下意识一接,而一边的臂膀却在不设防下撞到了廊柱之上。

    一声闷哼响起,淡淡的血腥气在空气中弥漫开。

    封择从古越怀中挣扎地抬起头,看着古越的臂膀微微愣神片刻,突然想起之前打斗中男人臂膀上受过的剑伤。

    眼里划过一丝心疼,封择鬼使神差地垂下头颅,轻轻凑到臂膀上,用双唇虔诚地亲吻过那处流血的伤处。

    “疼吗?”他轻声问。

    古越眼色微闪,却道,“我不是他,便是说疼,怕也疼不到你心里去。”

    他看着封择氤氲着水汽的双眸,面色的酡红依旧,大半的身子靠在自己身上,偎依着手脚宛若乖巧纯稚的孩童。

    青年温热的唇瓣还贴在自己的伤口之上,只可惜他的心头却终觉一片冰凉。

    思绪不甚清明的封择眉头微皱,脑中混沌的他想不太通古越话里的意思,只以为男人是痛极了,便又垂过头去伸出舌尖轻舔在伤口上。

    舌尖细嫩柔软的舔舐拂过皮外翻的伤口,古越倒抽一口气,一手按在封择的肩头,忍着心中的不舍将人扯开,“你中药了,莫要再妄动。”

    否则,他不能保证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会做出些什么控制不住的事情来。

    ###

    屋里燃着淡淡味道的熏香,亦柳歪靠在偏厅的小榻上,突然听到门口一阵轻微的响动。

    门被推开,亦柳一下子睁开眼,就见双目浅阖的公子正浑身毫无力气地瘫软在古越怀中,整个人像是喝醉了酒般熏晕。

    她急匆起身就要帮古越两人扶到屋内床边,却被古越拦住,“我来就好,你出去罢。”

        

    亦柳犹豫着应了一声,想着近些日子里都是古越事无巨细一并伺候在公子身侧,便看着他扶着自家公子进了内室。

    屋内,古越将面色通红的青年放在床榻上,褪去了他的外袍与鞋袜。

    想到青年所中药性的“特殊”,男人便先是他拧过湿帕,擦拭过额角微微渗出的细密汗珠。

    被身体的燥热折磨的异常难耐的封择,理智濒临溃散的边缘,清晰的思绪陷入阵阵混沌中。

    “好热……”封择低低叫了一声。

    古越手拿的湿帕被他胡乱抓住,然后从额角一直划过脸侧擦在精致的锁骨上。更要往下的时候,湿帕却被衣衫阻隔开。

    难耐的撕扯着衣衫,原本冰凉的湿帕却渐渐染上皮肤的温度。

    热的,热的,全身都是热的!

    仿佛是火在烧!

    拉扯着胸前衣襟的封择凤眸轻挑,只想寻找一处冰凉,让他缓解全身上下泛起的无尽燥热与莫名的渴望。

    古越伸手欲要按住他胡扯作怪的双手,却不想那夏日本就单薄的衣袍就那么四散大敞开来。腰间环扣的玉带被青年抓在手心,露出大片大片白皙的胸膛,而胸膛上的那两点朱红,不知是被衣衫摩擦还是被微凉的空气刺激的一瞬,此时正可爱的挺’立着。

    “嗯……”满足的喟叹声从封择喉中响起,他微微睁开眼,看着眼前高大的熟悉身影,唇角不由勾起暧昧却不自知的弧度。

    “阿越。”他轻声唤道,嗓音里带着一丝甜腻勾人的清颤。

    没有认错人。

    古越黑沉的目光突然一凝,心头一颤,但见封择迷离双眸中的那抹毫无防备的依赖,然后又变得温柔起来。

    他看向封择,灼灼的目光毫不掩饰地从青年细致的眉眼一直滑落到他衣衫大敞下,那大片如玉般白皙的皮肤与两点几乎让人移不开眼的深红茱萸之上。

    粗砺中带着茧子的微凉手掌骤然附上了一处光滑地没有一丝瑕疵的如玉肌肤,封择感受着那突如其来的粗糙感,比之平日更要敏感三分的皮肤陡然便泛起一阵战栗般的愉悦感觉。

    “别走……”伸手拽过那只就要离去的大掌,封择努力睁大眼看着眼前的男人,目光中微微带了祈求,“好热,阿越……快帮帮我。”

    古越闻言,手掌贴合在青年的胸前,覆下身额头抵着他的,低声道,“乖,慢慢说,要我怎么帮你……”

    怎么帮?

    封择混沌的思绪中闪过一秒钟微弱的思考能力,想到男人微凉的手掌,便又不禁联想到他的身体也一定是凉的,能帮自己降温吧?

    缓慢地眨眨眼,封择松开抱着男人大掌不放的手,“抱抱我。”帮我降降温。

    他说。

    而话罢,屋内的时间却像是静止了那么一瞬,古越黝黑的双眸中泛起一片汹涌的波澜又归于平静。

    他垂头看着身下的青年,于他唇角落下一吻,神色温柔而幽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