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3章 大||||||83

    对于突然出现且穿着打扮颇为怪异的男子,封择抱有的是十二分警惕。

    当男人出口要替王员外杀自己时,一股汹涌的带着血腥气的杀伐之气便扑面而来。肌肤感受到了些许战栗的熟悉感,但封择的眉头却渐渐皱起来,不过心头郁郁累积的那股无名火起还在烧着,使他无法太过仔细地去思考……

    “小心。”一声长剑破空的声音划过,古越低沉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诶诶诶?这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节奏?

    还不等封择反应,他便猝不及防地被人按住后脑抱了个满怀。

    胸膛宽厚而温暖,是古越。

    正欲抬头瞪视一眼,却听长剑清泠带着一道劲风从身侧袭来。

    从古越怀中微微偏过头,封择瞳孔一缩,发现那打扮怪异的男子竟是一直垂着眸子在朝他攻击!

    这,这是什么诡异套路?杀人还不敢睁眼看的吗?

    而似是刚刚发现了身边有另一位会武功的人的存在,怪异男子手中长剑微鸣,行云流水般的剑式更是毫不滞涩地向两人袭去。

    古越怀中,封择突然有一瞬间的疑惑。

    奇怪,总觉得这剑式很有种莫名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心中思绪微闪,一道剑光混着破帛声与鲜红的血液从眼前闪过,封择猛然倒抽一口气,什么乱七八糟的思绪全飞走了,只剩下浓浓的担忧,身体紧张地拽住古越的手臂。

    “你受伤了!”

    原来,在怪异男子密不透风的剑式攻击下,一直处在闪避状态努力保护怀中人不受伤害的古越臂间不多时便被飘到的剑气划伤。

    “无碍。”古越看一眼手臂上的伤痕,只将封择往自己怀中紧紧一带,双目微沉。

    此人武艺颇高,剑术精湛巧妙,到不似那些只会些蛮力的武仆,需得严阵以待。

    这般想着,古越将目光瞥向窗边。

    见血了?尚昀抿了抿唇,鼻尖闻到的血腥气几欲让他兴奋地压抑不住嗜血的*。

    垂下的眸子埋得更低了些,尚昀心知这里并非是可以任他杀戮的战场,自己绝不能在此处发狂。

    不能再见血了。尚昀告诫自己,努力压制着心底的凶兽,手中剑势稍缓,开始思考起杀人不见血的法子。

    “现在怎么办?”封择窝在古越怀中,见男人躲来避去的动作,第一次发现自己竟成了阻碍男人施展拳脚的累赘。

    “去窗边。”古越摸了摸他的头发,声音极轻的说道。他虽没了记忆,但一些几乎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却是还在,眼前人是高手,这是他见到这人第一眼便知的。

    而如今青年在怀,他更是不能选择与之硬碰硬。所以……

    古越眸光一沉,唯有先行带青年离开,将他安置到安全的地方,自己才能放心!

    “等等,扶黎还在角落里。”逼近窗前,封择攥紧古越的前襟,思索再三艰难开口道,“不能丢下他。”

    而角落里,扶黎嘴角的酒窝早已消失不见,油彩的妆容斑驳如古旧的面具,一双美目死死地盯住那怪异男子挥舞的一招一式。

    这剑招!他见过!

    心头泛起波澜,扶黎惊声道,“你怎么会楚氏剑法?!!”

    楚氏剑法,这世上怎么还会有人知晓楚氏剑法?!

    且不知扶黎话音一落,尚昀的挥剑的动作一僵,再顾不得其他,他停下身形,猛地抬起头来,双目充满希冀看向扶黎的方向。

    但……

    方才发出过声音的角落里,此时却早已空无一人。

    心头一惊,尚昀这才发现自己攻击的目标竟也消失不见了!

    半人高的窗户陡然发出巨大的声响,尚昀偏过头,只有冷冷的夜风从窗户外吹进。

    上前追赶两步,尚昀还能依稀于黑夜中看清三人相叠的身影,长剑紧握三分,他愣怔地站在被破坏殆尽的窗边。遮面的布巾被夜风吹起,尚昀仔细揉了揉眼,直到他看清黑夜中男人脚踏水波时,水波下荡下泛起的银白色光芒与凌厉波纹,那是——

    “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