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章 大||||||79

    二楼包间里的客人全都惊呆了,除了那一处纷纷落着花束的包间,其他人竟是连一丝凑热闹的心也升不起。

    不是说花台上的美人不美,而是……某些人壕无人性,压根不给他们显摆家财的机会啊喂!

    单看红花像是不要钱地向下抛撒,坐在封择身旁的古越微不可见的皱了皱那两条笔挺的浓眉。目光落在楼下花台上笑容艳艳的戏子身上,他的拇指跟食指下意识地对搓了一下,心头无名的怒火几乎就要淹没过这几日里仅存的理智。

    指尖微弹,一丝起劲从纱帘内飞出,穿透了纷纷落下的红花,“砰”的一下打在花台上恰好盈盈而拜的美人发间。

    金钗一分为二,清泠脆响地落在地上,泼墨的长发若光滑的绸缎落满肩头,四散的青丝让那一抹本就叫人惊艳的倩影风情更甚。

    倾时,便惹来台下众人阵阵倒抽气的声音。

    扶黎诧异了一瞬,脸上的笑意渐渐淡下,他双眉微蹙地看向脚边落下的发钗,隐匿在浓艳的油彩之下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重与疑惑。

    若是方才他不曾低头,那一分为二的恐怕便不是……

    背后升起一丝寒凉,扶黎却不知自己何时有得罪过此等武艺高强之人。

    房梁上,有着粗狂面孔的黑脸大汉陡然从倚靠的梁木上坐起,他暗灰色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分明是惊喜的色彩。

    封择一口饮尽杯中的酒水,满满十篮的红花皆数被清秀侍女抛下。

    “公子心诚。”清秀侍女胸口微喘,鼻尖有点点的汗珠,但脸上的笑意却不减,“奴婢在此先要恭喜公子后府要再添一位佳人了。”

    封择笑笑,听了侍女的话,心头却是堵得慌……什么再添一位,这明明就是后府中的老人调皮出来刷存在感的,亏得爷还得给他擦屁股,捧场!

    这亏本买卖做的!

    扶黎的一曲游园惊梦唱罢,除却那在普通人眼里看似是不经意让发钗摔落于地的一幕后,便福过身子甩着水袖娉娉袅袅地退下了花台。

    台下鸨母脸上挂着夸张而又谄媚忙迎上前去,“哎哟我的好姑娘!还不赶紧数数那二楼的大老爷是替你扔了多少银子的红花?”

    “鸨母。”扶黎矜持的退后一步,掐着嗓子细声道,“可否容我先去后台将脸上的妆洗掉?”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鸨母用手帕掩着艳红色的唇,一手挥过附近的一个婢女来,眼中快速闪过一道暗芒,“去,带阿黎姑娘先去后面儿把妆卸了。”

    婢女垂着头,喏喏地应了一声。

    扶黎下过花台之后,台上又陆续上了几位姑娘,楼里楼外都有。但许是珠玉在前,便是那些姑娘各有风情却也算不上惊艳了。寻芳会的气氛一时有些平淡了起来,二楼的红花稀稀拉拉地往下落到了以最后一位,这留芳阁今日盛会的第一个环节也算圆满完成了。

    至于接下来的第二个环节么,却是没有大厅里那一群书生什么事了。

    方才被红花包下的楼内姑娘们迈着款款的莲步纷纷走进二楼包间,却是便要同自己的恩客*一度。而楼外来的姑娘里,有人甩了袖子早早便离开了,也有为数不多的几位入了包间内,意思也是不言而喻。

    而封择坐在包间中,无聊之下喝光了一壶的酒,却还是不见扶黎的影子。心下疑惑,他曲起的手指敲着桌案,目光瞥向一旁静立的清秀侍女。

    侍女对着封择望过来的眼神,却是仿佛遗憾似地叹息一声,“公子莫要难过,许是那位阿黎姑娘生性高傲,不愿就此将自己的终身托付给尚未见过一面之人罢……”

    闻言,封择蹙眉,似有愠色,“你这般说法的意思是,爷看上她,可却是反被嫌弃了?”

    侍女轻笑,只转过身子不回答了。

    而侍女转身的一刹那,封择的脸色便瞬间阴沉了下去。

    不可能,这侍女言行他早便觉得不对,与其说是下意识的行为,倒不如说她是在有意识的引导,从一开始的绾兰直到现在。

    若是那他洒金抛银的对象真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姑娘,想来他听过侍女的话便就信了,顶多会因为面子而怒意丛生。可扶黎不是别人,而他也断不可能将人认错。

    而如今扶黎却未至……

    难道是出事了吗?

    闭了闭眼,封择只觉心底一阵烦闷的躁动。手心微湿阴凉,让他忍不住伸手握过一旁男人干燥宽厚的大掌——

    果然,阴谋诡计什么的,他最最最讨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