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章 大||||||71

    暗色的帐幔长长地垂在地上,墨发散乱的青年轻轻蹭了蹭颈边挨着的薄被,发出一声满足的呜咽声,缓缓睁开了黑白分明的狭长双眸。

    “醒了?”古越见着封择封择睁开双眼,弯腰将帐幔全部挑起。

    透光窗棂照进的日光让封择尚在混沌迷茫中的瞳仁紧缩了一瞬。眨眨眼,待他终于凝目看清楚了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嗡”地一声,混乱又热烈的记忆便纷纷涌上脑海。

    面色爆红,封择一轱辘从榻上用手肘撑起身子,却不想腰间酸了一片,完全使不上什么力气。

    不经意将目光落在男人紧抿着的薄削唇瓣上,他下意识地咽下一口口水。回想起男人口中温暖紧致仿若回到母体怀抱的温软,初次尝欢的小封择不禁在薄被之下翘了翘小脑袋。

    妈蛋!你倒是争气呀!这么“兴”致“勃勃”的样子还以为自己很可爱吗!

    羞愤了脸,想到这具青涩的身体竟然在男人嘴里没坚持几下就……去了,数据择那颗已然混迹了几个穿越世界的金刚心瞬间碎了一地——

    话说,给他点儿502胶水还能再抢救一下吗?

    事关男人的尊严啊喂!

    心底满是幽怨的呐喊,将来自这具身体最原始深处的愤怒目光对准了眼前的男人,封择颤颤巍巍地抬起指尖对准了古越的鼻尖,酡红着脸颊骂道,“登徒子!”

    一看之前就没少找人练习,不然为什么这么熟练?!

    虽是被骂,古越脸上却半分气恼也无。

    漆黑如夜的眼眸里泛着幽光,他看着青年刚睡醒的的面颊尤带红晕,连生气的模样都似娇嗔,一张一合的浅粉色唇瓣仿若鲜嫩的花瓣,便忍不住地下头去用舌尖勾住那两片柔软与娇嫩,温柔地吮吸黏磨却不再冒进地轻轻吻了几下。

    “放……唔……”瞪大了双眼,封择堵在嘴边骂人训斥的话被尽数吞回了肚子里,男人的臂膀太过有力,又被紧箍地死死地不能挣脱,于是他便只能紧紧抓住男人的前胸,指尖泛白用力地将衣襟口揪成一团。

    “乖,呼吸。”恋恋不舍地退离青年的唇角,古越心底却有些好笑的看着青年在亲吻下被憋得通红的双颊。

    忍不住将拇指覆上那处变得嫣红的唇瓣,他正要伸手抹去青年唇角的水迹,却不想手背被猛地拍开。

    “你、你、你放肆!”本公子不拦你还真要窜上天了?!

    封择愤愤地望着古越,黑色的瞳孔里簇着一丝火苗,像是最纯净的黑曜石,熠熠闪烁着黑亮的光辉。

    显然,失忆后的古越在无师自通下便点亮了流氓耍到底,脸皮厚到糙的技能点。像是完全不担心封择会因为他多有“冒犯”的举动而怒火中烧,古越只依旧我行我素,仗着自己武艺高强,便将一众丫鬟小厮都“赶”到了院里,屋里只余他一人,好来“伺候”床上这位娇贵的大少爷。

    对于古越,封择感觉自己像是搬了块砖砸了自己的脑袋,但好歹是认出了这个男人便是跟了自己几个世界的人,他这颗脆弱的小心脏跳动的节奏才微微正常了些。

    不然妥妥的又要碎一次。

    而在封择第三次怒吼着要男人滚出屋里,而古越却仍然顶着自己的那张面瘫脸,无声无息吃着豆腐帮他把衣衫重新穿戴整理好后,封择已然没有力气再挣扎反抗了。

    他想,或许这个男人一直跟着自己压根不是因为喜欢而是想报复他来着!恩,就是为了报复自己每次都要跟他来场生离死别![大雾]

    可他也不想的啊……

    乱七八糟地想着些没边没际的东西,封择面上却保持着一派矜持的高傲神色,见男人毫无一丝勉强地半跪在地上,就要替自己穿鞋,他抿了抿唇,稍微把脚抬了抬。

    古越细微地注意到了封择的动作,他垂着头,掩在阴影中的唇角勾起一丝浅淡的弧度,便不有犹豫地握住了那小巧纤细的嫩白脚踝。

    粗粝的拇指摸过脚面,温柔又小心翼翼地替青年穿好鞋袜,他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这才开口说,“府里的管事说是找你有事情禀报,我见你睡得好,便让他在院里候着了。”

    “管事?”封择一瞬间便想到了沈念远。

    然后便下意识看向古越,还不等他吐槽这人在这个世界与主角受在原剧情里的亲密关系,他却先一步察觉到了男人话里不经意流露的讯息——

    比如说,让管事在院里候着。

    这可是骄阳似火烈日当头的大中午,再加上管事那肥硕的身躯……

    噫!这不就是活生生的烤[哔—]吗!

    心头一哆嗦,封择愣愣地对上男人黑沉的双目,突然有种不怎么美妙的心虚感从心底发散。

    但是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好吗?!又心虚的毛线呐!

    ###

    屋外,亦柳手拿香帕擦着额头冒下的汗珠候在门口,听闻屋里有了窸窸窣窣的动静,便晓得这是公子午睡醒了。

    果然,不一会儿的功夫,原本紧闭的屋门便虚掩着开了一丝缝隙,见有凉飕飕的凉气从屋里钻出来,亦柳急忙对角落里坐着的管事使了个眼色。

    “嗖—”地一下从檐下的阴影处站起来,管家掂了掂自己的肚皮,整理了下略有褶皱的衣衫后,又特意拐到太阳下稍微晒了晒,直到细密的汗珠从面皮上淌下,他这才迈着略显疲软的脚步进了屋。

    “公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管事停在挡帘外微微躬身。

    “进来吧。”

    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管事进到屋里就看到离床边的一侧立着的青衣男人。看到男人隐匿在阴影下几乎面无表情的样子,管事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脖子,似有惧怕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么怕?

    半倚在床榻上,封择微微挑眉,用手心掩着打了个懒懒的小哈欠,轻飘飘地看了古越一眼,嘴角上勾却是对着管事说,“往后退什么?你家公子我是虎狼会吃人的吗?”

    绵软的嗓音里还带着些许午睡后的慵懒与沙哑,管事听了只伸手抹了抹头上的汗,尴尬地笑笑又偷偷瞄了站在侧边的男人一眼——

    他觉得自家公子实在是在说笑。

    呵,公子您自然是不会吃人,可您新收的这位新宠,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山中霸王呐!您再不开开眼,这封府里的丫鬟小厮可就要被收拾干净了啊!

    眼底是浓浓的忌惮与害怕,管事先替自己默哀了一秒。

    没办法,实在是被点穴后直立立地扔在太阳底下暴晒的感觉太酸爽!那可是整整一盏茶的功夫呐,他这好不容易养起来的一身膘目测得瘦下十斤重去!

    心疼自己,更心疼自己身上的肉,心里满满都是辛酸泪却没地方抹的管事对此表示十分怨念。

    见得向来精明能干的管事背后冒气浓浓的怨气,封择轻咳一声,又瞥他一眼,“不是说有事回禀?”

    回过神,管事看着自家公子脸上渐渐升起的不耐烦,忙弓了弓腰,不再去想一旁的青衣男子,正了神色道:“回禀公子,小的听您的吩咐已经将沈公子安置在了后院。”

    封择表面上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湖泊平静的心头却已经泛起了波澜。

    这跟他自己写好的剧本不一样啊喂!

    他本以为给了那沈念远两个选择,依着主角受那种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个性,肯定是会接下那五十两银子就此离开的,毕竟……跟一群后院的女人双儿争抢一个男人的宅斗画风,实在是不太符合这个世界的主角受的设定了!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沈念远选择留在后院里这么非常规性的超低概率也被他碰上真的是让他……

    恩,感觉还挺一言难尽的。

    当然,封择也不会就因此以为沈念远这是喜欢上自己了,毕竟他这具身体就是个原剧情里的炮灰小反派,虽说穿越之后避免了被主角受指着鼻子骂一通渣男、种/马男以及相互结仇的情况,主角受貌似对自己目前态度也还算温和,但要说就这么喜欢上了,那肯定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而一旦排斥了这一点……封择目光幽幽的落在了古越身上。

    那就只能有一个原因了,那就是——主角受还在对那天夜里救过的男人念念不忘有!木!有!

    作为原剧情里的官方唯一指定cp,可逆不可拆[并不],古越对于沈念远有特殊的吸引力也实属正常。可这么一来,情况倒是又要变得麻烦起来了。

    神色复杂的觑了床榻边上几乎要与融于背景板里的青衣男人,封择暗叹了一声,真是祸水呐~

    心下考虑再三,想到若是自己现在再将沈念远父子赶出府去未免也过太招人耳目,并且还要冒着一不小心就要被主角受记恨上的危险,权衡再三下封择支起身子来,对着管事扬扬下巴,仔细吩咐说,“不用太过照顾,也别让院里那几个小子欺负了去,毕竟不是爷后院里正式收下的,分寸你自己拿捏好便是,若是这小双儿有不太过分的要求,也尽量满足便是。”

    左右就当白养了两个人。

    唔,依他的家财也还算养得起。

    管事听了吩咐,自然喏喏应下。

    不敢多在屋里停留,他头抬也不抬地便拖着那胖乎乎的身躯如一阵清风,倏的一下就“飘”出了屋。

    直把封择看的一愣一愣的。

    “你的后院里有很多妻妾?”突然,古越闪身站在了床榻前,眼神幽暗。

    封择瞥了他一眼,心里正不爽这人的“祸水”属性,不由弯了弯漂亮的眉眼,笑道,“那是自然。”

    “……那我算什么?”半晌,古越声音平静地问,低沉的嗓音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

    封择耐不住自己心底的那股闷气,只睨了男人一眼,口气随意极了,“你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原来,我也只是其中之一吗?”古越的嗓音更低了一些,头像封择的方向微微侧了一下,轻声道,“不能只要我一个?”

    嗤笑一声,封择像是听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只问一句,“那你能给爷生孩子吗?”

    古越一愣。

    “既然不能替爷传宗接代,还妄想什么只让爷拥有你一人?”修长的食指抚摸上男人略带胡渣的性感下巴,封择口气轻佻,显然是临时恶趣味地扮演起富家豪门浪荡阔少的角色,“再不说这个,单说比起院里的美人儿,你觉得自己的姿色值得爷去放弃她们吗?”

    古越沉默了一刻,神色复杂。

    半晌,他挣开封择捏紧他下巴的手,半阖的眼眸终于缓缓地抬了起来。

    那双在失忆后少有波澜的黑沉双目里,此时却酝酿着浓浓的寒冰之色,冷酷无情得仿若初见时那尤带血腥与凶煞气的狠厉与尖锐。

    “你……”见男人这副模样,封择心头不禁咯噔跳了一下,不好的预感陡然而生。

    雾草,总觉得……自己这下玩儿大了。

    来不及呼喊,双手便猛地被人禁锢在身后,汹涌澎湃的热吻便如同惊涛骇浪般疯狂地向他的喉咙伸出侵袭。铺天盖地的肆虐扫荡下,唇齿间裹挟着一丝丝鲜血的味道,令人嗜血的欲`望陡生。封择努力睁开眼看着眼前处在暴怒边缘的男人,那冷硬森寒的眉眼之下,却又透着一股与之相反的火热与高涨。

    颓丧的在心头叹了一口,封择心道这人果然不能刺激,不然真是分分钟黑化给你看的节奏。

    不能反抗,便只得好好享受。有些没骨气地放松了身体,封择闭上,双手攀上那宽阔的肩头,尽量迎合起了男人的节拍——

    亲吻。啃咬。

    反复不停,接连不断。

    古越便像是一头肆虐作乱的上古的凶兽,几乎要抵到喉咙深处的亲吻该死的霸道又让人无从抵抗。

    酸软这身体倒在床榻上,在被吻到即将昏厥的前一秒,封择的唇瓣间终于留有了一丝喘息的余地。

    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他只听耳边炸开的全是男人阴狠中带着决绝的声音——

    “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