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章 大||||||67

    脚下步履匆匆里又带了点愤愤的感觉。。

    小厮大声不敢出地跟在自家主子身后,抹了一把脸上淌下的冷汗。时值正午,阳光烤的面皮烧得慌,闷热的连偶尔吹过的风都令人鼓噪难耐。

    “公子,那边儿不是回府的路。”

    低头觉得有些不对,小厮忙上前两步,冒着会被主子瞪视的心硬下头皮道。

    步伐一顿,封择脸上闪过一抹赧色。

    ——爷想走哪条路回府就走哪条路不成吗?就算多绕几圈再回府上也是爷乐意!

    才不会承认自己不记得回府的路!

    冷冷地瞪过小厮一眼,小厮却摸着后脑勺嘿嘿憨笑一声,颇为有眼色地多走一步,侧着身子小心在前方引路。

    “哼。”

    瞧着小厮汗湿的粗布衣裳,封择挑了挑眉梢,折扇打开呼哧呼哧地扇起风,信步悠哉一如烈阳下翩翩而行的如玉公子,惹得四周有不少羞涩的目光纷纷投过来。

    ——即使爷不认得路,可爷的风采又岂是尔等凡夫俗子比得上的?哼,愚蠢的俗人!

    见自家主子不仅没生气,还浑身散发着一种莫名的自得又耀武扬威的气息,小厮丈二摸不着头脑地将人一路“领”回了封府。

    “公子,您可回来了!”

    方一踏进府里,中年管事就揣着那如同怀孕七个月一样大的肚子颠颠小跑地迎了上来。

    封择:“停!”

    “哎!”管事应了一声,步子一定,肚子颤巍巍地在半空中晃荡得像是要掉下来。

    封择叹了口气,不由扶额。

    爷的府里怎么会有这么辣眼睛的下人!

    “说罢,府里发生什么事让你这么急着在门口等爷回来?”

    封择一步步朝大厅走着,管事犹豫了一下,确定离了主子大约五步的距离才慢慢跟上步子。

    “那个爷您还记不记得三日前关进柴房的那个双儿……”管家耷拉着耳朵,表情苦哈哈的,“他父亲月前被送到医馆就诊,今日早上回府听说儿子被关了柴房,一时冲动便拿着榔头砸伤了看守柴房的仆役……”

    喝!主角受的病秧子老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气了?!

    几乎快把这个角色忘记的封择表示……果然主角受的光环已经强大到可以普照到了路人老爹的身上了吗?

    眸光一凝,封择进到厅里,停下脚步:“人被带出去了?”

    管事擦擦脸上的湿汗,堆着笑,苦哈哈道:“怎么能,那双儿的老父不过是趁着看门下仆一时不察才得了手,之后自是被其他仆役用了点手段制住了。只不过这事儿后来闹得,那双儿见自己父亲吃了苦头,在柴房里发了一阵不小的脾性,现在吵着闹着说想要见您……”

    “小双儿生气了?”嘴边勾起一道浅淡的弧度,封择转身问。

    “可不是。”管事捉摸不透主子对这小双儿的想法,试探着问,“公子,您看要不要见上那双儿一眼?这人都关了三天了……”

    “呵,关了三天还学不老实。”冷哼一声,封择坐到大厅的主位上,眼里平静无波,“前日里,吩咐你的那件事查清楚了吗?”

    管事闻言,忙弯腰说:“查清楚了。”

    “说。”封择抬抬下巴。

    “那赵三本是赵家埠人氏,身上并无婚配。而且,老奴派人还在后花园草丛里寻得白银二十两,若是无误,想来这些银两就是那赵三口中被双儿偷窃的金银物什了……”

    “真是好一个赵三。”狭长的凤眸危险地眯起,模糊记起那个面黄仆役的佝偻模样,封择心道怪不眼熟的很。

    那可不就是那晚在后花园里看见的鬼祟下人?只是那晚月黑风高的,自己没看个仔细真切。

    “公子,您看这人要怎么处置?”管事小心抬眼问。

    封择笑了:“既然算计到了爷的头上,还能怎么办?”

    管事咽了一口口水,不敢说话。

    “找个理由打发走吧,封府可留不下这么胆大的奴才。”指尖轻敲椅背,封择眼底闪过一道寒芒,“天水镇也是留不下了。”

    “老奴明白了,这便吩咐下人将他赶出府去。”闻言,管事正色应声,却又请示道,“只是不知那双儿又该作何处置……可要老奴一并赶出府去?”

    “不必。”封择可不敢就这么将主角受赶出封府,万一被记恨上可就麻烦了。

    眉头轻皱又松开,沉吟了半晌,封择手指曲起,不紧不慢地吩咐下去:“你去将后院收拾出个屋子拨给他们父子,若那小双儿愿意留便留,若是不愿,就给他五十两银子……”

    左右将选择权交给主角受,或是去或是留他不逼他。

    便是这样,总该不会再恨上自己了吧?

    用心良苦的数据择表示,主角攻在他还没确定是不是那人之前,是暂时不能让给沈念远了,这般去留选择下,只希望你好我好大家好吧?

    若古越真是那人,那也就只能容他自私一回了。

    ###

    回到主屋的时候,亦柳并丫鬟们见到封择脸色疲惫,便递上了一早准备的祛热茶水,将冰盆在屋里摆好。

    用过茶水,冰盆的凉意还未发散,身上的热度降不下来,封择这会儿才觉得身上热的粘腻异常。

    “备热水,爷要沐浴。”

    闭眼吩咐下去,不到半盏茶时间,下人们便将一切备好。

    因着封择沐浴时不喜有人服侍,亦柳试过了水温,便将干净的帕子与衣衫仔细放置在一边,领着丫鬟们退出了屋门。

    木桶里热气氤氲,退去了粘腻汗湿的衣袍,长腿阔步地迈进蒸腾的热水里,封择满足的叹息一声。走了一早的路,这具本就娇惯的身板儿早就累的不想动弹。

    泡在木桶里,任热水冲刷浸润身体的每一处,如此享受之下,人生简直不要太惬意!

    喟叹着,封择微微仰起脖颈,双眼舒服地眯成了一条缝儿,精致的面容一时像极了被顺过毛的猫咪,慵懒中还带了点儿睥睨的骄傲小神色。

    门声响合一瞬,声音轻的几近让人忽略。

    古越踏着沉稳的步伐,手里提着一桶热水绕过屏风背后,幽深平静的双目不禁暗沉了一瞬,眸光深处隐有汹涌的情绪一闪而过。

    与着衣时的长身玉立,挺拔身姿相反,此刻正赤身坐在水中的青年将三千青丝随意盘在脑后,白皙的修长的脖颈暴露在空气中,水汽氤氲下,皮肤愈显细腻白嫩,毫无瑕疵地仿若上好的温润美玉,皓雪凝脂,光华极盛。

    喉头一紧,古越感到下身一阵发疼,越过屏风后的脚步微微一顿,发出一声不轻不重的细微声响。

    封择被吓了一跳:“谁?!”

    他微微侧过身,精致艳丽的眉眼上还带着些许惊慌,热气蒸腾下潋滟着波光的水眸带着朦胧与不安。

    古越上忍不住前一步,靠近了些。

    封择叫忙停,瞪着眼道:“谁让你进来的!”

    “我的伤已经不碍事了,”古越沉声道,“可以伺候你。”

    “我不要人伺候!你出去!”耳根一红,封择避开古越略带侵略的黑眸,只对着门口喊,“亦柳!”

    “别喊。”古越身体一僵,放下手里提着的热水桶,闷声说,“她们被我点了穴。”

    封择:“……”你会武功了不起啊!

    瞪视着面无表情的男人,封择咬了咬唇,半晌,却率先败下阵来。

    ——没办法,谁让他对这人总是心太软。

    “给我搓背!”没好气地说了一声,封择趴在木桶的边缘,遮住被水汽蒸的粉红的脸颊,露出白皙优美的背部曲线。

    古越是第一次伺候封择沐浴,靠近木桶边缘的时候,他拿着湿过水的帕子,手臂忍不住紧绷起来,视线一点点的向下看去。

    除掉衣衫的青年身子在此时看来略显单薄了些,他盘在脑后的墨色长发不知何时松散的垂落在肩头,水面上一缕缕沾湿打卷的发丝仿佛海藻一般铺陈开来,又如同泼墨,漂浮游走。

    清水的掩映下,古越能隐约透过水面看到那蜷屈在水下笔直纤细的长腿……

    热气蒸腾,就连视线也被模糊了去,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按上青年的肩颈,手下细腻若羊脂玉的触感让他动作一顿,随后才开始了力道轻柔而恰到好处的擦洗。

    趴在壁沿上,本就疲累的封择不自觉闭上了眼。

    “往左边点儿,唔,再往下。”他声音慵懒地指挥道。

    不知是不是水雾弥漫的原因,青年平日里清亮中夹杂着些许冷意的声音里此时多了股沙哑甜腻的温柔。

    古越眸光沉着,似是魔怔了一般,用粗砺的拇指抚过手下触感美好的脊骨,沿着骨线的缓缓向下探去。

    带着茧子的拇指划过脊骨,封择直觉一阵绵密的麻痒自心头升起,双目微睁,他轻颤着身子,恼了一声:“古越!”

    古越听到封择的声音,手指不动声色地勾了勾,收了回去。

    封择偏过头看他,一眼便望进那处深不见底的星眸,隔着雾气,他只看到男人那一张毫无多余表情的冷硬面容。

    对视半晌,封择合眸,纤长的睫毛微颤,在眼睑下晕出影子:“你出去,我要更衣。”

    “我替你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