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章 大||||||66

    男人的身体尚还十分虚弱,伤口崩裂的血渍还印在纱布上,十分扎眼。本文由 。。 首发

    封择面上虽然笑的好看,但心下微有不忍,只平静地挣脱了古越的手掌,唤了亦柳去将府上的老大夫请来给他重新包扎。

    豆大的汗珠从古越坚毅的面孔上滑落,他深邃的黑眸一眨不眨直勾勾地盯着封择,实在疼的紧了,便伸出手拽住了封择拿出宽大的袖口。

    紧紧地攥在手里,舍不得松开。

    “硬气!”老大夫给伤口上撒过伤药,见古越一吭不吭,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不由地抚掌赞叹了一句后生可畏。

    换过伤药,封择不放心,便又陪着古越呆了一会儿。

    古越话不多,只是尤为喜欢盯着封择看。即使受了伤,他的呼吸也十分平稳,沉默不语的时候,这个男人周身的气场几近于无,整个人如同融入了昏暗的大背景里,像一团蛰伏在暗处的阴影。

    不过半个时辰,亦柳端着熬好的药上来。

    汤药里加了足量的黄连,味道苦涩极了。

    古越面不改色地一饮而尽,唇角残留了点点药渍,亦柳递上干净的帕子,他看了一眼没有接,只是极为缓慢,一字一句地对着封择说:“我会好的很快。”

    封择下意识地恩了一声。

    “我会尽快回到你身边。”

    封择耳廓又红了起来,虽然他明白古越并不是那个意思。

    老大夫的药很快便起了作用,男人抵不住药效,合上眼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如若锋刃的犀利黑眸轻轻地闭着,冷硬的五官一下子都瞬间柔和了不少。

    低头轻嗅,封择鼻尖尽是浓郁到苦涩的药香味。

    心下一阵遗憾,他伸手轻轻扶过古越包扎过的胸膛,神色恍惚了一瞬,不知在思索什么。

    ###

    聚宝斋位于北街坊市,是封府名下的一处玉器铺子。

    例行巡查完账簿,推却了周围公子哥儿们谄媚的邀请,封择被胖乎乎的大掌柜的诚惶诚恐地恭送出聚宝斋门口,便摇着折扇漫无目的地走上了街,身后只跟了心腹小厮一人。

    街上熙攘着人群,摊贩扯着嗓子高低叫买,闹哄哄的又显得尤为热闹繁华。

    眼波流转间,封择苦大仇深了几日的眉眼里终于多出几分肆意地松快。

    于街上游荡了不下半个时辰,便寻了一处茶摊坐下。

    递上两个铜板儿,茶摊主人吆喝一声,笑眯眯地上前给主仆二人分别递上一碗茶汤。

    小厮挺直着脊背坐在长木凳的一头,还算清秀明亮的脸上满是胆战心惊:“公子,要不小的还是在一旁候着吧。”

    “不必。”

    轻飘飘一眼便让小厮收了声。

    茶摊上生意不错,封择低头看着油腻腻的木桌,从桌上将海碗端起来,皱着眉咽下一口茶汤。这茶汤卖相不怎么样,但口感勉强还算过得去,苦涩中带着回甘,清热解暑倒是不错。

    不过只喝了一口,封择便不再动了。

    本就是娇惯身子的大少爷,这种劣质的茶汤能让他喝上一口已经算是体验一回平民艰苦,给足了面子。

    倒是小厮这会儿口渴了,一口气将自己前面摆的那碗喝了个干净。

    “哎,你听说了没?”

    “听说啥?”

    声音有些粗鲁,小厮喝过茶汤抹了把嘴,偏头看向邻桌两个粗布衣裳的脚夫,两人粗狂的面容上带了那么两分神秘兮兮的模样,还怪好玩儿的。

    不过是闲来无事的嘴碎,小厮本也不怎么在意,只是见自家主子也侧目望了过去,不由地竖起耳朵听那两人聊起来。

    宽鼻阔唇的汉子声音有些大,他先是拈了一粒花生米扔嘴里,又喝下一大口茶水,这才开口对着他身边的汉子说:“你不会还不知道吧,就是咱们大楚第一神勇将军古越大胜齐燕,陛下龙心大悦,竟是当着群臣的面儿拟了圣旨将十二皇子赐给古大将军为妻!”

    “十二皇子!”同桌大汉眼里全是羡艳,“那可是楚京第一美人呐!”

    “可不是?”宽唇大汉嘿嘿一笑,“圣上也真是舍得。我可听人说,那古大将军虽是善战,却生性暴虐,最是不懂怜香惜玉……这十二皇子可是大楚出了名的娇贵人儿,等到了那将军府上,还不知要受多少委屈。”

    “得了吧,还替人家美人儿委屈呢!”邻桌有人听了回头嘲笑道,“你这都几百年老黄历了还好意思拿出来说?”

    “我说错啥了?!”宽唇大汉不高兴了。

    邻桌人转过身来,老神在在道:“我表哥在京里做生意,前两日往家中传信,说是京里出了大事!”

    “什么大事?”有人凑过去问。

    左右看了一眼周围人好奇的眼神,邻桌人压低了声音:“你们怕是还不知道,那古大将军在归京的路上中了埋伏,现下生死未卜,无人知其行踪。那十二皇子便是不知在宫里听了哪个宫人嘴碎,要死要活闹着悔婚……”

    “陛下一向心疼十二皇子,就为了这事儿想要收回皇命。”声音更低了些,邻桌人半掩着嘴,“可将军府也不是软柿子,就这半月,皇室已经跟将军府上闹得不可开交了。”

    “也是将军府不厚道啊,这古将军出了事,还拉着人家双儿皇子不放……”有人摇头。

    也有人不同意:“当初不顾将军意愿赐婚的也是皇帝,这会儿将军出了事,可人还没死呢,就想收回皇命……吃相忒难看。”

    所谓的赐婚不过是见将军府权势过大的拉拢,这会儿古越出了事,还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皇家人的手手笔呢!

    冷笑了一声,封择啪地一声将折扇按在桌上,发出一阵声响。

    邻桌旁边的众人被这冷不迭的一声惊了一下,话也没得继续说便纷纷转头看去,也是这才注意到简陋的茶摊上竟坐进了一个唇红齿白、面冠如玉的年轻公子。

    只见那年轻公子慵懒地坐在长凳上,他身着一身青衣,袖口绣着些精致的祥云纹,抬眼的时候,眼波流转中透着一股冷涩的锐利,眼角下,一颗鲜亮的红色小痣熠熠夺目……

    “封、封少爷……”有人认出了封择的身份,声音里有些诚惶诚恐。

    斜睨了那人一眼,封择嘴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对着小厮抬了抬下巴,扬声道,“回府。”

    别问为什么,总之他现在——很、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