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章 大||||||65

    清晨的天气里雾气未散,还带着些许潮湿的感觉。

    前往侧屋的路上,封择踏着脚下夯实的石板小道,紧抿着唇一言不发。他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困倦,连眼角下那颗总是耀眼夺目的小红痣都黯淡了下来。

    整个人散发着低沉的气压。

    亦柳小步随在后面,娇俏的清秀眉眼里满含着担忧。她觑一眼跟自己隔了半臂的小厮,使了个眼色:清凝姑娘当真跟那人滚一起了?

    小厮回她一眼:这话如若有假那我还要不要在封府里面混了?

    亦柳瞪起美目:也不怕公子发脾气削你!

    小厮白眼一翻:我要是不通报,等真出了事,就不止是削一顿的能解决的了。

    低哼一声,亦柳提起裙摆,哒哒走快几步。

    主屋到侧屋的路不长,更何况封择走的并不慢。顺着青色的石板路,不过半盏茶的时间,他便站在了侧屋外。推开门,扑面的是一股浓浓的中药味道。

    苦涩中夹杂了些清冷的香气,不知是哪个丫头燃上的熏香,混着中药味却意外地并不难闻。

    侧屋的主厅口守着两个神色焦急的丫头,频频回身望进里屋。两人见着封择推门而进,脸色具是一慌,想也不想就要颤颤巍巍地跪下请罪。

    “别跪了。”

    看过两人一眼,封择听着里屋间或掺杂的杂乱声音,只是掀开帘子径直往里屋里走。

    他倒要看看,这位主角攻到底要给他整出多大的幺蛾子!话说回来,他记得原剧情中,这尊大佛醒来的时候对着主角受表现的挺安静啊,怎么到了他这儿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心里生着些许闷气,封择踏进里屋,各路嘈杂的声音像是被生愣地抹掉一般,四下都安静下来。

    “公子!”

    扑棱棱地,原本满屋子的哀哀苦叫着的奴才们,纷纷挣扎着起身后又跪倒了一地,那膝盖结实磕到地上的声音听得封择都替他们疼。

    眯起凤目,封择见这群人脸上皆都挂了青紫,不由一惊。

    “公子!”倏尔,垂头发抖着的丫鬟堆里,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地的呜咽哭喊声,“您快救救我家姑娘吧!她,她就快被那恶人生生打死了啊!”

    面目悲恸的圆脸丫鬟哭花了脸上的妆,模样倒是比之受了皮肉伤的奴才还要……凄惨些。

    皱紧的眉头从昨日夜里便一直没有松开,封择一眼便认出这是清早的那个小丫头,听她哭啼戚哀的声音,他的目光终于落在了榻边。

    绛红色帐幔垂地遮掩着床榻,朦胧间可以隐约看到里面有两人交叠的暧昧身影。榻间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帐幔垂摆着轻摇,有衣衫簌簌的摩擦声悄然响起在耳边,若粘腻的情人厮缠。

    身体紧绷,封择上前一步。

    帐内陡然响起一声低低的痛叫,是清凝的声音。

    纤白的柔荑划过帐幔,挽在手臂上的碧绿披帛顺着她手臂滑落的动作长长垂在地上。榻上又是一阵簌簌的声响,紧闭的帐幔陡然被那只纤纤素手用力一拽,轰然落下。

    “清凝。”瞳孔一缩,封择忍不住叫出俯仰在床榻上女子的名。

    “唔……公、子。”

    彼日里甜美娇嫩的婉转声嗓此时宛若迟暮的老妪嘶哑难听。

    清凝被缠着纱布的男子牢牢按在床上动弹不得,一双美目里含着盈盈秋水与惊惧无措。她一见着封择,眼中瞬间流下一行清泪来,打湿了鬓下的乌发。

    “痛……公子,救我……”

    听清凝艰难地从唇中吐出几个字,封择凝眸才仔细发现,她白嫩纤细的臂腕上青青紫紫地被攥住几个可怖的手印来,脆弱的下颚被男人一双如烙铁一般的粗粝手掌狠狠地扼住。精致细腻的妆容此时斑驳成了一块一块的脏污,露出了苍白到几近缺氧的涨紫面容。

    这……

    封择愣在原地,才发觉出榻上两人虽是看似交叠的姿态,但实际上古越却十分警惕地与清凝保持着一段泾渭分明的距离。只是古越俯视在清凝的上方,使得两人实际危险的姿势变得无端暧昧起来。

    目光终是落在了古越身上。

    男人的身体昨日被细心清洗过,此时他紧绷这身体,纱布包裹下古铜色的肌肤若隐若现,他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而清凝就是落入他爪下的猎物。

    可就算如此——

    “放开她。”

    一团无名火在心底滚滚燃烧,黑白分明的凤眸里仿若簇上了火苗。无视过男人与自己的武力值的天然差距,封择一步上前便“啪”地一声欲要扫开男人禁锢着清凝的手掌。

    古越蓦地一下抬起头来,苍白坚毅的面容上,黝黑的眸子里泛着一阵如若利刃的冷光,泛着森森寒气的杀意令人不寒而栗。他抬头的动作有些太过突然,封择吓了一跳,鼻尖几乎要与古越挺直的鼻梁碰在一起。

    视线交汇了一瞬,古越森冷的眼底陡然划过一丝迷茫。

    眸中闪过莫名的光色,封择紧抿了下嘴唇,重复道:“放开她。”

    眼色一沉,古越不动声色。

    “公子……”清凝抽噎不止,感受到男人手下的力道一松,她愤然用尽平生力气将扣在自己下颚的手掌挣开。顾不得形象跌撞着滚下床去,又忙不迭便奔向封择身后,她捂起吃痛下巴,牢牢抓紧了封择的袖摆躲在背后,眼中尽是对古越的厌恶与惶恐。

    衣袖被人抓着的感觉并不美妙,封择欲要用力挥开,另一只胳膊却不知在何时又被古越擒住。

    “……”沉默了一瞬,他直直地盯着古越带着茧子的粗粝大手,话却是对清凝说,“回你的院子去。”

    “公子!”清凝攥得更紧了些,还在将布料握在手里拧了拧,“不要,妾身不能眼睁睁看着您被这个男人蒙骗呐!他就是个疯子!”是个小婊砸!公子您一定要看清楚,不要被这张脸骗到呀!

    清凝愤愤不休地探出头去,古越眼中眸光一动,看向她的一瞬眼底有明灭交接,闪烁着令人心寒的暗芒。

    一道掌风陡然自耳边划过,还未看清男人的动作,便听一声清泠的脆响伴着坠地的声音在耳侧炸开。

    “啊,我的头发——!”尖叫一声,清凝挽着发髻的簪子静静躺在了地上,均匀地碎成三段,她柔顺的乌发自肩膀滑落,盘旋着挨靠在了那支碎玉簪之上。

    “姑娘!”实心眼儿的小丫鬟瞬间扑了上来。

    两人一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看着脸颊上花掉的妆容,一时悲从心底来,相互抱住肩膀依偎着低泣起来……

    我去,这也行?

    挑了挑眉,封择对着这对主仆,心底突然失了计较的心情。只对着窝在门口不敢动作的小厮斜睨去一眼,意思是——

    赶紧帮爷把这两个有碍瞻观的女人给拖回后院去!

    小厮心领神会,领着一众仆役,半拉半拽着将两人带出了屋。

    清凝离开了,房内瞬间安静下来。

    封择眼下看过古越扣在自己腕上的手掌,力道不大,却足以让他无法立刻挣脱。

    凤眸微眯,他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你还要扯我到什么时候?”

    古越目光灼灼,薄如利刃的唇紧抿出一道惨白的痕迹。

    半晌,他只张开沙哑的嗓子,问了一句:“你是谁?”

    “封择。”

    “封、择。”唇边似是呓语低喃,古越的手下五指的力道却更紧了一些。他身体微微前倾,牵动到胸膛上的伤口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只是愣愣地看着封择,舔了舔干涩的唇角,又问,“那……我又是谁?”

    封择看着男人眼底透过层层冰封下的茫然,即使早已知晓剧情,心中却还是不由地柔软下来。

    认真盯着男人如若锋刃的冷厉眉眼,他弯了弯唇,笑说:“你是阿越啊,我的阿越。”

    古越的表情难得呆滞了一下,生硬的五官莫名升起一抹诡异的红晕:“我是……你的?”

    封择嘴角扯着笑,脚步红心不跳地瞎扯:“你当然是我的了。”

    “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古越皱起眉头,恍惚一声。

    “那是因为你受了很严重的伤。”

    “受伤……”脑袋里闪过许多零碎的片段,模模糊糊地看不真切,古越抬眼直直看向封择,艳丽斐然的精致五官在脑海中隐约浮现……

    捂住胸口,一阵撕裂的疼痛让他额头上陡然冒出豆大的冷汗,死死的咬紧牙关,他五指抓紧眼前矜贵青年的力道渐渐加大。

    吃痛了一下,封择却并未挣扎。

    “怎么了?”

    他见男人脸上刻下的隐忍,伸手摸上古越的胸口,温热的胸膛下,伤口重新崩裂出的鲜血殷湿了厚厚的纱布。

    手指细腻冰凉的触感几乎隔着纱布也能感受到,古越只觉得心头一热,伤口的疼痛竟一时消去了大半。

    “方才你说我是你的,那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我们又是什么关系?”趁机握住那指节优美的手指,古越将它按在了自己的心口处。

    嗯,这样伤口就不疼了。

    男人一系列流畅的动作让封择目瞪口呆,耳廓一红,心中隐隐升起一阵不服气。

    凭什么你丫失忆了还能这么撩?

    眯了眯眼,封择半弯着腰,俯身覆在在古越耳边低低说了一句。

    眼底溢满了惊讶,古越抬起头,只见眉目秀致的青年唇角勾起,笑的格外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