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章 大||||||62

    “梆——梆、梆、梆!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更夫沿街打了四更,苍老的声音从后院墙壁外传进院内。

    封择站在仆役住的下房门口,他身后有小厮仆役提着灯笼,毕恭毕敬地守着。

    身侧,面色蜡黄的仆役驼着背,脸上尽是谄媚讨好。

    “公子,就是里面了!”手指着那扇在封择看来破破烂烂的木门,那仆役骂骂咧咧了几句,挤眉弄眼道,“那小双儿敢胆大包天隐瞒着身份在封府里做事,小的本以为他身世可怜不愿当众拆穿,可谁知,谁知他……”说着,贼眉鼠眼的仆役突然激动起来,眼里也挤出几滴泪,“那可是小的这么多年攒来娶媳妇的本钱,公子您今日千万要为小的做主哇!”

    哭天抢地的像是戏台上丑角。

    “聒噪。”

    封择冷淡地看他一眼,目露一丝厌恶。

    视线相对,面黄奴仆嗓子一噎,声音渐低,他喏喏地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了。

    下人住的地方脏乱,木门侧边一块平整的土地被开辟成田地,似乎是刚浇了不久的粪,散发着恶臭难闻的味道。

    封择闻着那恶心的味道,破天荒地发起呆来。

    ——所以,他为什要在大晚上出来找罪受?就算是要走剧情,可熬到天明再来不好吗?

    心里想的是速战速决,封择正要让小厮上前砸门。可小厮捶门的手还未落下,屋里的人就先一步开了门。

    沈念远站在门边,手里端着个盆子像要倒水。他额头上的浅淡的脂粉早就被擦掉,清楚地露出比白日里还要艳丽三分的莲印。

    面黄猥琐的奴仆目光痴痴地望着那朵莲印,满心兴奋与颤抖,声音尖利:“公子,看,就是他,额上有莲印,他是双儿!小的说的千真万确!他还偷了我的银子,公子,这等小人府里绝不能姑息……”

    “我何时偷过你的银子——”沈念远下意识反驳。

    可等他愣怔的目光落在封择跟他身边一众提灯小厮身上后,眼眸却逐渐睁大。

    惊慌地倒退两步,却不想被门栏绊倒,沈念远手里端着的盆钵“哐当”一声跌在了地上,发出“嗡嗡”声响。

    盆中有水倾覆而出,带着浅淡血腥气弥散开在空气里。

    “公子,那盆里装的是血水。”习过武的小厮倒抽一口气,惊声道。

    血水?

    不顾下人的阻拦,封择踏步走进沈念远,一把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你受伤了?”

    垂眸仔细看过小双儿的洗的发旧的粗布衫,并未发现伤口的痕迹,封择这才松了口气,出神想着这主角受可千万不能在他府上出事,不然,等以后那些陈年旧账还指不定要扣到谁头上……

    “公子,你……你这是做什么……”被俊秀青年来回翻看着身子,即使还隔着衣衫,沈念远心底的羞赧却只多不少。

    苍白的脸上染上一抹薄红,他水润的眸子垂着,卷翘的睫毛轻颤,就是不敢抬眼看眼前人。

    长发被夜风吹起,额前刘海缭乱了视线。

    放下心的封择盯着地上散发着血腥气的水渍,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小双儿,我想我可能后悔之前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了。”摸着光洁的下巴,封择凤眸微眯,眼里带了七分探究。

    闻言,沈念远大惊失色地抬起头来:“公子!人不可以言而无信!”

    “爷何时言而无信了?这么激动,恩?”鼻尖轻哼出声,封择转手霸道地抬起沈念远的下颚,漆黑的眸子里尽是暗色深沉,“那你来解释一下,那盆血水是怎么来的?爷听着。”

    “那……那是……”沈念支吾着,半晌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果然吗……

    凤眸轻睁,低头在小双儿鼻尖轻呵出一口气,封择略带凉意的指尖缓缓印上沈念远的眉心,轻柔地摸过那朵艳色的莲印,他用迷惑般地口吻轻声道:“小双儿,你越是说不出口,爷便越是好奇这口破屋里被你藏了什么呢……”

    “屋里,屋里什么也没有。”声音颤抖着,沈念远摇头。

    “那就让爷进去看看……”封择说。

    “不,不行。”沈念远轻咬嘴唇,静静凝视着眼前人,身体拦在门口却不退半步。

    “不行?”唇角一勾,封择眼里满是薄凉,“这天水镇里,还没有人敢对爷说不的。”

    抬起下巴,便有仆从上前将沈念远的身体从门口粗暴地强行拉开。

    封择见状,皱了皱眉却并不制止。

    面黄仆役此时最是得意,他迭佝偻着身子走上前,眼里散发着恶狠狠的光芒,伸手就要打上沈念远的脸颊。

    封择站在门边,看到这里,怒气顿生。

    主角受可是连他都要小心对待的存在,你这炮灰想要招惹他也别在爷的地盘成吗?

    回想起原身记忆里便是这人引着他戳破沈念远的身份,致使后来两人结仇,封择心里就充满了不愉与浓浓的厌恶。

    眼里闪过一道厉色,抬脚就是毫不留情的一踹。

    全当是为原身出一口恶气。

    面黄的仆役被踢得仰在地上,捂着心口大声“哎哟”叫唤。

    “把他的嘴堵住。”封择漠视了他半天的小丑打滚,轻声道,“带去柴房里关着,还有他也是。”

    斜睨一眼旁边垂头不语的沈念远,封择又补了一句:“关两间。”

    说罢,他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踏进屋里。

    破旧的下人房里被主人整理的还算干净,有一盏油亮着,旁边摆着几块颜色深红的布巾。

    嘶哑的喘气声传进耳里,封择一个侧身,就看见有高大的身影蜷缩在阴暗的墙角边。

    那墙角许是常年阴湿,墙壁上都发了霉,气味并不好闻。

    男人就那么沉沉地靠在滑腻的霉藓上,一口一口像破风箱般喘着粗气。

    他的衣衫烂了大半,肩膀上粘腻着污秽与恶臭的脏物,裸/露在外的上半身尽是黝黑青紫的斑驳伤痕,有大咧咧的细长口子还外翻着红白皮肉,鲜血滚珠般地落在地上,滴出一小滩暗色血泊。

    双手环着胸膛做出防备的姿态,男人脏污的长发邋里邋遢地遮在身前,让人看不清长相同样看不见表情。

    就是这么一副惨淡到极致的模样,却让封择心头莫名涌上诡异的熟悉感。

    舔了舔干涩的唇角,封择眯着眼蹲下身,看着这个半死不活男人就要伸手撩开他遮面的长发。

    “啪——!”

    白皙的手背落上抢眼的指印,男人的手死死扣下封择的手腕,一双如墨般深邃的鹰眸,尖锐的犹如歃血的利刃,穿过脏乱的污发,牢牢的钉在他的脸上。

    冰冷,无情,防备,侵占,还有浓郁到铺面的血腥气。

    封择紧抿着唇,心下一片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