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章 大‖‖‖53

    “抱歉,我今天状态有些差。”用宽大的袖口遮住暴露在空气中伤横累累的手,林净棠白着脸勉强道,“惠姐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女一号捂着额头,目光轻飘飘地落在他遮手的袖子上,充满探究。

    这种眼神让林净棠感到异常难堪,仿佛自己于众目睽睽之下被扒光了鲜亮的外衣,露出了*不堪的内里。

    “状态不好的话,就先回去休息吧……”

    不知道是谁在自己耳边说了一句,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了许氏大宅的大厅里,管家一如既往地站在自己身边,绅士有礼。

    犹豫了一下,他迈步上了二楼。

    林净棠在许阔的房门口停了停,正要抬手敲门,门把便发出了轻轻地转动声。身体一颤,还不待他反应过来,门就开了。

    “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许阔温和的面孔上带了些微笑,“拍摄顺利吗?”

    见林净棠不说话,许阔伸手想抱他,却冷冷地被避开。

    “我的手被他们看见了,许阔。”心里满是剧组里众人落在他身上或是探究,或是了然的目光,闭了闭眼,林净棠深呼一口气,颤抖着声音道,“我们不能在这么下去了……我是个演员……除了在我身上留下痕迹,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求你了。”

    青年颤抖的声音哀哀地落在许阔的耳朵里。

    笑意一顿,许阔沉下脸来,伸手覆上青年略显苍白的脸颊:“既然被发现了,那么这个剧组也就没必要再去了,乖,明天我再给你找个更好的?”

    凑近了青年的脖颈,许阔俯身用牙齿慢慢咬过青年脆弱的脖颈处。

    “可是……”

    林净棠被男人宽大的身躯压在门框上,脖颈上传来的疼痛一度让他惶恐不已。

    “没有可是。”声音冷漠了一瞬,男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林净棠,你是我的。”

    全部都是我的。

    眼里闪烁着冷光,许阔伸手按住林净棠的后脑勺,目露仿若噬人的痴迷。

    一场半强迫的性/爱在一方不甚配合下更像是一种单方面的施/暴。林净棠瞳孔涣散地跪趴在地上,从身前的全身镜里看到自己的模样。

    低贱的像是泥地里的一只蚱蜢。

    用渗着血丝的手捂住了眼睛。他想问自己,为什么?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

    “喂?”许航看着来电显示,放下手边各种让他焦头烂额的文件,颇为不耐烦地拿起接起来,直接嘲讽道,“怎么,大明星有这时间给我打电话?还是说你要通知我,过段时间就能喝到你跟我大哥的喜酒了?真是恭喜啊……”

    “阿航,不是这样的……”林净棠神色麻木地听着男人声音里的嘲讽,声音哽咽了一下。

    “不是这样是哪样?”冷笑一声,许航玩儿着手里的打火机,漫不经心道,“怎么,从弟弟的床上趴下来接着上哥哥床的感觉很爽吧?你这么饥渴的一个人,许阔能满足你吗?”

    “……”林净棠张张嘴,心里蓦地升起一丝怨恨reads;。

    许航你又是凭什么这么说我?先说抛弃我的不也是你吗?

    “无话可说了?”听着话筒那边浅浅的略显急促的呼吸声,许航笑了,“别说,你也是好手段,竟然能迷得许阔为你出柜……说照片上的男人是自己?许阔还真是能给自己找略帽子戴是吧?还是找自己亲弟弟当绿帽子。”

    “不过他这个接盘侠喜欢,那我也没得怨了,毕竟把你甩开我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啪嗒”一声关掉打火机,许航沉声道:“林净棠,你知不知道,之前你那副自己为的痴情模样,在我现在看来实在恶心极了?”

    “恶……心?”林净棠握着手机的手陡然一紧,“你觉得我恶心?”

    “呵,不仅恶心,而且脏。”

    冷冷的抛下一句话,许航将手机按掉扔在一边,看着桌子上各种记录近一月公司里亏损金额的文件,狠狠地一拳打在上面,使劲用手臂将所有东西都甩下桌子。

    想着许阔明里暗里对自己的打压,许航憋粗了脖子,半天才暗骂一声:“操/他/妈/的!”

    一边,林净棠握着电话,目光空洞而又失焦,嘴里喃喃着:“原来,我很脏吗?”

    他抱紧了自己的双膝,抬眼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

    “咚”地一声,黑暗里渗透进了一丝光,是面色冷峻的男人“啪”地一声打开了灯。

    身体近乎条件反射地发出细微颤抖,林净棠下意识将手里的电话往背后一藏。

    “你刚刚跟谁通过电话?”

    大跨步的上前,许阔夺过林净棠手里的电话,通话记录上,熟悉的号码让男人瞳孔一缩。

    “你跟他还有联系?!”难掩心底陡然而起的怒气,许阔将手机狠狠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林净棠看着被摔烂的手机,并没有反驳。

    “林净棠!回答我!你们是不是还有联系?”拽住青年的领口,许阔额头上青筋紧绷,“你就这么不要脸面?!我他妈到底哪点不如他?我给你的钱没他多?还是给你找的资源不够?你说啊!”

    猛地将林净棠推到在床上,许阔前戏不做,就想要冲进去。

    嘴角咬出了鲜血,林净棠闷哼一声,紧紧闭上眼。

    “你跟他做的时候,喜欢什么姿势?他最喜欢你哪里?”

    “是这双手吧……形状好看到让人忍不住……忍不住……”眼里闪过暴/虐的情绪,许阔执起林净棠伤痕累累的手背,轻吻。

    “啊——!”急促地尖叫一声,尖锐的疼痛传到全身,只见暗红色的鲜血从手腕处缓缓流下,凶狠地男人作恶般的还在不停地啃咬。

    林净棠一时绝望又惊恐,他会死在这里!一定会!

    “砰——”地一声,卧室的门突然被大力撞开,熟悉的镁光灯在眼前不停地“咔咔”闪烁,有拿着牌照的穿着制服的男人们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来,一直都保持着绅士礼仪的管家不知何时没了形象,大力拉着周围所有人,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惊慌与无力……

    浑浑噩噩,天旋地转。

    失去意识之前,林净棠想,一切都要结束了reads;。

    ###

    “什么?许阔怎么会……”

    目瞪口呆地看着电视上关于许氏总裁的性/虐/待的男明星的头版新闻,封择一筷子水煮肉掉回到碗里,眉头微微皱起,饭也吃不下了:“我跟他认识十几年,他……不该是这种人。”

    “不该是这种又是哪种?”见青年下意识反驳,心间划过一道醋意,顾瑀盛了一碗汤递给青年,随口道,“你们不是很久没有联系了吗?人总会变的。”

    话是这么说……

    封择眼神还是在报道的沸沸扬扬的新闻上停留,总觉得太过不可思议了。

    许阔不是爱林净棠爱的可以为他生为他死吗?又怎么可能会做出性/虐这么荒唐的事……还有为什么记者跟警/察都会在那么掐的时间点上刚好抓住两个人在干那档子事啊!

    这也太巧了吧!

    而且!这可是主角攻受啊!世界的宠儿啊!

    怎么就……

    有太多的想不通,以及已经跑偏的找不到影子的原剧情,数据择表示他的数据库完全不想转了。

    “据说这次事件证据确凿,后天会开庭审问……”顾瑀顿了顿道,“因为之前许氏跟封氏有些牵扯,所以我们当天也要出席庭审,当然,只需要围观就好。”

    “跟我们也有牵扯吗?”

    神色复杂了一瞬,封择不笨,看顾瑀这近一个月的忙碌,就明白许氏之前可能对封氏进行的打压了。

    想到自己在这个世界需要完成的任务……果断,一切对抗封氏崛起的都绝壁是阶级敌人!

    管他是不是主角,又是不是这个身体之前喜欢的人啊喂!

    ###

    庭审当天,各大媒体记者扛着摄像机挤在门外,毕竟娱乐圈里正当红的一对同性恋人竟然被爆出单方性/虐这种事实在太有噱头。

    顾瑀跟封择到的时候,一群人都双目放光地盯着两人,见两人从车上下来,纷纷挤上前去,激动地拍照录像,以及打听关于许氏恶意打压封氏的消息。

    虽然这个消息比起来,并不如许氏总裁性/虐明星这个听上去劲爆。

    许阔被压上庭的时候,已经没了平时属于成功人士的气派。他看上去十分疲惫,眼下全是黑青,仿佛不过转瞬几日便老去了十几岁。

    “他怎么样了?”

    庭上,许氏请来的律师团们正咄咄地洗白着许阔的罪行,却不防被许阔不按道理的出牌给噎住了。

    “还在医院里没有醒过来,据医生说,受害人是受到了巨大心理创伤,所以选择的一种自我保护状态。”原告席上的精英律师见状缓缓道。

    眼底闪过浓浓的悔意,许阔闭上眼,不再发声。

    “许氏总裁涉嫌强/奸、性/虐这一点我们另说,我想还有一件大家恐怕不知道。”精英律师推了推鼻梁上反射着寒光的眼镜,打开了投影道,“我想这组照片大家都很熟悉吧,许总你觉得呢?”

    投影上,两个男人姿态亲密地亲吻着,扎红了许阔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