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章 大‖‖‖46

    “开始吧。”李导清了清嗓子道。

    他对这个略有名气的小演员还有颇些印象,知道他是最近在圈里红得很快的一个新人,出演的几部剧收视率都十分稳定。只是低头看一眼手下压着的简历,李生的眉头微皱,心下却同样担忧,一个惯演偶像剧的偶像明星,他的演技能达到自己的要求吗?

    一张惨白的面孔猛然在眼前放大,双目赤红,表情空洞而僵硬,顾平生抓着包袱的手指根根紧绷到苍白的颜色,呼吸不能——

    恍惚中,他仿佛看到父母那被妖怪斩断齐根斩断的十根手指,与被残忍拔下的口舌唇齿,他们嘴里含着鲜血,落下滚滚两行热泪,匍匐着地向自己爬来,如深渊的恶鬼,欲将他一同带往那未知的地底深处。

    “不——!”瘦弱的青年人大吼一声,额头青筋凸起,悲痛欲绝,双膝陡然下跪。

    “桀桀桀!”梦魇怪睁着他血淋淋的眸子,看着青年逐渐崩溃的心神,忍不住伸出细长的舌头舔了舔嘴角,发出一阵怪笑。很快的,这个看起来就十分美味的凡人就是他今天的开胃大餐了。

    拖着枯槁的身体一步步走向青年,梦魇怪伸出爪子直逼瘦弱青年的心脏,谁料,暗变突生,陷入梦魇的青年竟是猛地出拳,一脚将他狠狠踢飞。

    痛呼一声,梦魇怪捂着肚子,感受着那一股烧心挠肺的灼热,嘴里发出痛苦的“哼哧”声,眼里也泛起一阵浓浓的惊惧。

    不对!他不是凡人!

    “好!”李生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神色有些激动,见眼前的青年还愣愣地站在原地保持着一个攻击的姿势,连忙道一声,“林净棠是吧,恩,不错!很不错!”

    至少人物性格什么的都把握的十分到位,虽然踢飞的动作有些不太连贯,但这个只要勤加练习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一旁坐在评委席上的封择也点了点头。

    不愧是被世界钟爱的主角受,虽然目前看来他的演技在有些地方的确生涩了一点,但对于角色的神韵的把握却并不属于老牌演员。

    “封总,顾经理,还有刘编剧,你们觉得怎么样?”这时,李生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询问起了其他人的意见。

    “恩,性格拿捏的不错,你很有前途。”刘编剧肯定道。

    “不错。”封择推了推眼镜,端着高冷的架势说。

    倒是顾瑀慢了他们一步,笑眯眯地开口:“林先生可以回去听消息了。”

    又是一鞠躬,林净棠顺了一下耳前的碎发,对着顾瑀露出一个柔和的微笑,迈着优雅的步子出了房间。

    “这小子很不错啊。”李生看着林净棠走出门去,对着身边众人感叹了一句。

    封择嗯了一声,不置可否。只是他的余光注意到顾瑀手下的简历,分明看到男人在林净棠的简历上划了一个“x”。

    眉梢轻佻,只见顾瑀笑意未减地看向自己,耸耸肩道:“虽然觉得还可以,但是他并没有达到我们需要的标准,不是吗?”

    男人的声音并不大,却让一直在喋喋称赞林净棠的李导一时卡住了嗓子。

    “好了,下一位吧。”强忍着心头的幸灾乐祸,刘编剧抿了抿唇,喊了一声。

    “导演好,评委好,我是028号视镜人,罗谧。”

    有着阳光笑容的帅小伙一站到众人面前,露出八颗牙齿的完美笑容,瞬时秒杀了一众在场的女性工作人员。

    “罗谧?”低声喃喃了一句,封择隐藏在镜片后的目光微微眯起,透出些许锋利来。

    这个人不就是他刚一穿越进原角色身体时,跟原角色做下交易的那个小明星吗?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个人竟然还是跟主角受竞争起了同一部电视剧里的男一号。

    说起来,罗谧作为原剧情里主角受成名前期时的宿敌,演技能力跟林净棠也是不分上下,甚至这个青年因为出色的外表与开朗的性格,更是隐隐压了主角受一头。

    想到这一点,封择的心底愈发好奇起来,若是没有了主角攻许阔的掺和,那《逆仙》这部剧的男一号又到底会花落谁手呢?

    像是彻底遗忘了两人之间的糟心交易,他坦然的对上那张散发着青春张扬的脸蛋,平静道:“你可以开始了。”

    ……

    惨白的脸,赤红的双目,还有惨死的双亲!

    “不——!”青年痛苦地跪倒在地,神色茫然中带着些微的挣扎。

    “嘀嗒”一声,一滴泪落在深褐色的泥土里,仿若开出的一朵血花。

    梦魇怪桀笑着靠近,只将弱小的青年当做美味的盘中餐,却不料猛然被青年一脚踹开。

    月光染上了血的痕迹,青年在一片漆黑中抬起头来,面无表情,无喜无悲。

    不对,梦魇怪看着青年在黑夜中闪烁着明亮光芒的双目陡然大惊,他不是凡人!

    ……

    罗谧的演技的确不比林净棠差劲,甚至因为他的长相,要为他的整段表演加分不少。

    看着李导跟刘编剧等人纠结的神色,封择手里拿着笔,斟酌再三之后在罗谧的简历上画了个“√”。

    顾瑀坐在封择的旁边,见青年笔下驶出的轨迹,他眨眨眼,同样在简历上画了一笔。

    “喂……”你这也太随意了吧!

    男人的动作显然没能逃出封择的余光,侧过头瞪了顾瑀一眼,他却感到有一阵灼热的视线也在盯着自己。

    ——是罗谧。

    眉头浅浅地皱在一起,封择对上青年人灼热的目光,心下有些不悦。

    “罗先生可以回去听消息了。”他开口道。

    “谢谢封总。”罗谧灿烂的笑着,只是眼底却不见得有多么真诚了。

    出了视镜的房间,罗谧的经纪人迅速迎上前去问道:“表现地怎么样?”

    “就那样呗。”结果小助理递过来的白水,罗谧喝下大半杯,冷笑一声道,“没想到封总竟然纡尊降贵地来看这部剧的男一视镜,倒是难得了。”

    “封总?”经纪人愣了一下,“那不是上次你……”

    “没错,就是他。只是我没想到堂堂一个大公司总裁竟然也会食言。”感叹了一句,说不出是嘲笑还是抑郁居多,罗谧将手里的一次性纸杯捏成了一团,扔到旁边的纸篓里,神色阴沉下来。

    “小罗,你想干什么?”经纪人心知自家艺人的嫉恨心有多强,不禁担忧地问了一句。

    “我能干什么?”

    走廊上,罗谧笑着跟站在不远处的林净棠对视了一眼,复又开口道:“封氏总裁我这种小艺人自然是惹不起了,不过……林净棠嘛,我倒是要跟他好好玩儿玩儿了。”

    想到自己存在电脑中的加密文件,罗谧脸上的笑容瞬时阳光了起来,看向林净棠的目光里更是多了一种如狼似虎的势在必得感。

    “这次的男主,我拿定了。”

    ###

    选择颜值高的罗谧,还是选择演技稍佳的林净棠。

    对这一点,李导跟刘编剧伙同众剧组的人展开了激烈的探讨。虽说罗谧以高出一票的微略优势胜出,但很显然颇有脾性的李导却死噘着嘴不松口,应是更加钟意林净棠。

    封择对这群人的撕逼兴趣不大,在他看来谁出演男一号都可以,只要给公司赚钱,让他好好完成任务就行了。

    至于主角受跟主角攻什么的剧情走向……纯粹算是无聊生活里的调剂品。

    辛苦了一天,看过了将近百位小艺人的倾情表演,眼部已经渐渐开始疲劳的封择回到家中就把自己团成一团滚到了床上,也几乎是一沾枕头,他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等到顾瑀从浴室中洗完澡出来,便见到眉眼安详的青年蜷缩在床上,将裹得像个白胖的大茧子。睡梦中的他难得孩子气地嘟起嘴巴,一张一合地吸着气,可爱极了。

    卧室里,空调的温度被青年调的有些低,顾瑀去到床边,揉了一把青年碎散的额发,温柔地看了许久,他终是忍不住心头的悸动,俯下身去亲吻着青年柔软的唇瓣。

    明明睁开眼后便会变得极为冷淡的人,毫无防备的睡态却总是与之相去甚远。

    真是让人不得不爱啊。

    “唔……”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封择缩在薄被里的手虚虚地抓了一下身下的床单,恍恍惚惚地睁开眼……

    卧槽?!

    看着放眼前大版的顾瑀,封择的睡意顿时飞到了九霄之外,努力眨眨眼,他不得不认清楚了,自己被某人在睡梦中吃豆腐的实事!

    你个臭牛氓!

    封择瞪大了眼,心下一急,张嘴就欲要咬下去。谁知也正是他开阖的牙关松动,又给了男人攻城略地的机会。

    顾瑀原本闭着眼,但感受到身下人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与挣扎,他心下一阵惊讶,便睁开眼认真对上了青年那润着水色波光的狭长双眸。

    双唇分开了一瞬,男人的手摸过青年纤长挺翘的睫毛,轻声道:“感觉如何?”

    “……”缩了缩脖子,封择僵着脸偏过头不说话,只是红得发烫的耳廓出卖了他所有的情绪。

    “呵。”低笑一声,顾瑀捏了捏青年的鼻尖,“沉默的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属于近视者朦胧的视线中,封择看着周围一切都不真切极了。隐约里,男人跪在床边,执起他的手,细腻地吻过每根手指,直至光洁纤细的手腕处烙下深深地吻痕。

    心头一颤,封择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眸子。那一个地方,正是上一世身为鸣鸢的他被挑断筋脉的伤痕处!

    “你……”记起来了?

    话没有问出口,但眼里却蓦然涌上一阵泪意。

    对上男人深情的几乎要溺死人的眸子,封择才恍然明白,原来不管这个男人的身份与性格再怎么不同于上个世界,可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对自己的心却从未不曾变。

    “顾瑀。”他轻声喊道。

    “恩?”男人的动作停顿了一刻。

    “我们在一起吧。”

    “你说什么?”

    顾瑀猛地扣紧了两人的手指,似是呢喃道,“小择,我刚刚好像有些幻听……”

    “我说,我们在一起吧。”正对上顾瑀那双充满不确定的黑沉双眸,封择难得在嘴角勾起一个浅淡的微笑,“你愿意吗?”

    他不清楚自己还能在这个世界里待多久,但能与男人正式走到一起,便是一天也甘之如饴。

    看着青年眉目间含着的浅浅笑意与温柔,顾瑀恍然以为自己在做梦。

    而即便是在梦里,他也一定会肯定回答——

    “求之不得。”

    ###

    世纪大酒店,单人套房内。

    罗谧接着电脑耳机清哼着自己的最新单曲,突然干净的界面中跳出一封匿名人发来的新邮件。

    “surprise!”邮件上付了如是一句英文。

    挑挑眉,罗谧对于自己请来的这位不知姓名的高级黑客的无厘头画风只是嗤笑了一下,随后他移动鼠标,点开了邮件。

    点开的瞬间,邮件里先是蹦出一阵绚丽的烟火霸占了他的整个屏幕,而足足五分钟后,才弹出一个播放器的窗口。

    一段限制级的精彩表演出现在自己眼前,比三级片带感多了。

    “我操,没想到那小子表面上一副正经样,私底下竟然玩儿的这么开!”

    “啧啧”惊叹了几声,罗谧干脆利落的关掉音乐。取而代之的是他屏幕里晃动着的“不可言喻”的声音与激情镜头。

    “——怎么样,对我的技术还满意吗?”视频末尾,又跳出这一段话来。

    “满意,怎么不满意。”罗谧“哈哈哈哈”地在酒店房间内放肆地笑着,神情癫狂的仿若一个疯子。

    呵,只要他把这个视频跟之前的照片公布到网上去——

    我看你小子还能怎么翻身跟我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