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章 大‖‖‖45

    封氏大厦,三层079号房间中。

    “你得听我的,这部分剧情能考验到演员的张力,为什么不用?!”导演李生“啪啪啪”地甩着手里团成圆柱状的剧本,脸红脖子粗地低吼。

    刘编剧是个三十多岁的知性女士,对此只是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冷笑一声:“我选的这个是剧本里最经典的桥段,又怎么没有考验到试镜演员的张力了?你又为什么不肯用?”

    “那个桥段的设计太复杂,如果演员没有太好的迅速入戏能力,只会浪费时间!”

    “哦?那你的意思是,外面那一大群视镜的小明星都没这个能力咯?哼,要是这样,这男一号还不如投资商直接内定好,反正都是些半吊子演技,还能省我们不少力气!”

    “入戏速度跟演技能有什么关系?!你别把事情扯远,反正我跟你说,你得听我的……”

    “……”

    正襟危坐的坐在评委嘉宾席上,封择百无聊赖地看着编剧跟导演两人为了确定男一号这个角色的试镜片段而进行的一场撕逼大战,看似冷静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这到底要挣到什么时候?心里烦躁的冒起一个“凸”,数据择开始后悔因为太过好奇所以跟着顾瑀来了视镜现场。

    身边人突然递过一杯白水,封择瞥了一眼笑眯眯的坐在自己身边,好像是对边上发生的事情毫无所觉的男人,伸手接过杯子。

    “很有趣吧?”顾瑀凑在他面前道。

    有趣?莫名其妙的看着身边的男人,封择用“你在逗我吗”的眼神回看他一眼,轻声道:“太过聒噪了。”

    “唔。”耸耸肩,顾瑀不可置否。

    他算得上是了解青年,像是他现在轻微皱起的眉头便意味着他开始不高兴了。不过男人在公共场合中的形象从来都是认真而又严肃,即使旁边的两人再吵,只要不是涉及到某些敏感问题,青年想来都会容忍下来。

    想到青年在家中的放松姿态,跟醉酒后懵懂惑人的模样,顾瑀眼底划过一丝笑意,只觉得青年着实可爱到了极致。

    “好了。”坐正了身子,顾瑀拍拍手,神色温和地打断了导演跟编剧只之间的争执,语气随意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两位挣了这么久也没出结果,只怕要让外面的演员们等急了。唔,这样好了,封总之前也看过剧本了,不如就让他来替我们选个角色?”

    说着,顾瑀偏头对着封择眨眨眼。

    恶意卖萌是可耻的,不要以为你长得帅就能随时放电!要是带坏了正值小少年,信不信华国jc叔叔分分钟请你喝茶啊喂!

    耳根一红,封择下意识地回瞪一眼,却全然没有发觉自己那掩在镜片下的狭长双眸里流露出的嗔意。

    推了推眼镜,遮挡住自己对着男人的视线,封择轻咳一声,冷静的开口:“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钟,距离说好的视镜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话音一落,只见刘编剧跟李导面面相觑了一下,双双从斗急了眼儿的状态成功找回理智,然后沉默地怂在了青年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强大气场之下

    #大总裁的身份真是开了挂一样的存在呢!#

    满意地在心里对两人“识趣”的表现点点头,封择继续平静道:“剧本我仔细看过了,不如就选择男一号在五角山下遇到梦魇(yan三声)怪的那一段吧。”

    “梦魇怪?”李生先是愣了一下,又猛然拿手里的剧本拍了一下自己大腿,“我怎么没注意想到这块剧情,好好好,封总说的好,就用这一段儿,小刘你这下不许跟我杠了啊!”

    “我也没说不行啊。”刘编剧翻了个白眼儿,摊摊手表示赞成。

    在《逆仙》的剧本里,男一号在五角山路遇梦魇怪的剧情是全剧的重大转折。而在原剧情中,主角受虽然被作为投资商的主角攻内定为了男一号,但为了突显自己的演技,所以依旧去了仙逆剧组的视镜现场视镜男一号。

    当时,剧组便是选用了这一段的剧情。

    手指曲起倒扣在桌面上一下下的规律敲击,封择放空了双目看着一个个小演员们满心忐忑的走进房间,却又被导演跟编剧在简历下打上大大的“x”。

    亏着他还觉得前面有几个表现的还不错,却又被李导批评的一无是处。

    果然,干什么行业都不容易啊。

    “下一位,027号。”场记大声在门口喊道,“028号准备。”

    “各位老师,导演好,我是027号林净棠,今天试镜的角色是顾平生。”

    温润的嗓音含着一种淡淡的性感优雅,仿若上好的佳酿,令闻者心醉。

    “天呐,这不是代言charry品牌的那位吗!”

    “他竟然来视镜男一号,可是总觉得他更适合温柔体贴的男二呢!”

    有几道微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阵阵惊呼与惊喜。封择抬起眼,秀气的眉毛轻挑,狭长的凤眸中闪过一道莫名的色彩。

    对面,面目稍显平庸的青年人正谦逊地笑着,朝众人微微鞠下一躬。

    “封总好。”林净棠道。

    “恩。”封择点头。

    空气中,两人的视线迅速交织了一瞬,而后各自瞥开闪开。

    “恩?”顾瑀坐在一旁,敏锐地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不对劲。下意识地去看一眼身旁的青年,却只见青年银白色的眼镜框反折出冷漠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