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 大‖‖‖43

    封择迟缓地感到大腿处有硬物硌得慌,动了动屁股,发出一阵不愉快的轻哼。

    “别动。”掐住青年的腰肢,防止他继续动作,顾瑀眼底像是蛰伏着一只凶兽,平静下却酝酿着风暴。

    “放开我……”嘴里像是含着口水,吞吐的声音有些不清不楚的,对一切毫无所知的青年只用手拍打了两下紧箍在他腰间的大掌,发出两声清脆的啪啪声,抱怨道,“难受死了。”

    “很难受吗?”顾瑀低下头颅,与青年额头贴着着额头,轻声道,“那我们换个舒服的姿势,好不好?”

    话音一落,他便放开双手,捧住了青年的脸,吻了下去。

    一阵天旋地转,餐桌上的饭菜不知何时换了花样,红酒杯滚落在餐桌一侧,蜿蜒出靡丽的痕迹。领口微敞的青年就这么半身躺在略带冰凉的素色桌布上,像极了一道美味的餐点。

    腰身硌在桌沿边,青年迷茫的双目瞬间瞪大了一瞬,来不及思考便伸手想要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但他无力地反抗却更像是羞怯的邀请一般,只让男人更用力的在自己的唇间辗转碾磨。

    “唔……”后背好凉啊。

    恍惚中,一声细微的哼声从青年的嘴角倾泻。顾瑀眼里闪过一丝笑意,闭上眼更轻柔地细细亲吻着青年略显单薄的唇瓣,偶尔坏心眼的咬两口,只为听一声那像极了撒娇一般的轻哼。

    小腹灼热,男人更加亲密地贴紧了青年的身躯。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透过夏日单薄的布料,感受着彼此的体温。

    空气里挥散着醉人的酒香气,顾瑀的吻也渐渐不再止步于单纯的唇瓣辗转。

    轻柔又霸道地捏住青年的下颚,即使换了一个世界,却依旧不能阻拦这个男人对身下青年那深深的占有欲。像是练习了无数次,他轻咬青年的双唇,而后用舌尖撬开青年略有拒绝的牙关,细细地吻过青年带着香甜酒气的口腔,而后锁住那一方推拒的舌尖,引`诱,缠`绵,拉扯,吮`吸……

    唇舌相互交缠着,混着津液发出啧啧的声响,听的人脸红心跳。

    封择不由地被男人高超的吻技吻软了腰,待男人大发慈悲地放过自己,憋紧的胸腔终于获得了自由,他急促又剧烈地喘息不停,眼角浸出了一丝生理的泪水,银边的眼镜上晕了一层薄薄的水汽,挡住了满满的波光潋滟。

    顾瑀抬眼看着,嘴边发出一声轻笑,只觉得喉咙有些干渴了。

    “这样舒服吗?”他问。

    封择微眯着眼不出声,只是优美的脖颈向后仰着,小巧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呵。”

    再次低下头,顾瑀细细吻着青年的唇,一路向下滑至那处微微颤抖着的喉头,恶劣地轻咬一口。濡湿的触感刺激着青年混沌的脑袋,轻微的刺痛更是让他忍不住轻哼。

    甜腻的声音在餐厅里悄然想起,美味而又撩人心弦。

    ——[拉个小台灯]——

    虽然很想将怀里的人就地正法,但顾瑀还是不忍心在青年醉酒后与之发生更多的关系。赚足了便宜,落下几个颜色暗红的小草莓,他匆匆解决掉自己的生理需求,随后抱着封择回到主卧,替他换下衣服。

    浴室里,花洒哗啦啦的喷下水花,响起一室水声。

    黑漆漆的卧室里,原本安静埋在被子里的青年紧闭的双目微微颤动,嘴角勾起一个轻浅的弧度。

    ###

    “咳咳,咳咳咳——”

    明亮的公寓里,林净棠腰间围着一条浴巾,掐着嗓子站在盥洗台边,弯下腰一阵干呕与干咳。

    “你他妈今晚到底喝了多少?!”

    脸色难看的靠在门边,许航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点起一根香烟。饶是谁在跟人上`床的时候差点被人吐一身,那感觉都不会好。

    至少他是差点萎了。

    沉默着并未回答身后男人的话,林净棠拧开水龙头,将冰凉的水打在自己脸上,试图让自己更加清醒过来。

    今天是他新剧的重头戏,拍完之后便跟杀青差不多了。幸小小是资深经纪人,于是为了让他最后再跟剧里的几位主演还有导演多拉些关系,所以便安排了一场由他请客的聚餐。

    他的确喝了不少,但却没想到许航今晚会约他,而且还是在他喝了那么多的情况下,硬是要让他帮他含。

    唇边露出一个苦笑,林净棠透过玻璃镜里看着自己半死不活的模样,有些绝望又有些愤恨。

    指望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有一丝疼惜与爱怜?

    简直就是笑话!

    林净棠,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个连做`爱时候脸都不能露的替身罢了!

    陡然捂住水龙头,水压透过直缝细细地飞溅出来,林净棠怔怔的看着,忽然笑了。猛地一用力,指尖划过难听的声音,泛着银光的水龙头就被男人这么用力掰了下来。

    水花四溅着,没了水龙头束缚的水柱四散喷涌。

    一旁,许航皱起眉头,看着林净棠手里的银白色水龙头还有指尖流出的淡红色血丝,他赶忙扔掉指尖夹着的烟头,上前握住青年的手,大声喊道:“你他妈疯了?!”

    恍惚着,林净棠抬起头来,混着酒意上涌,他盯着男人似有的担忧的眉眼,蓦地勾起一抹浅笑。那笑意里带着丝丝缠绕的媚意,让许航心头一动。

    “许航,你爱我吗?”

    清清亮亮的声线像极了白日在车库中那人淡漠又平静的腔调。

    目光颤了颤,许航抚摸过青年的唇角,轻声开口:“爱啊……”他的阿择,又怎么能不爱呢?

    “那……吻我好不好?”

    双手攀上男人的颈间,细碎的刘海遮挡了他的双目,林净棠眼角上挑,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那仿佛透过自己看着别人的目光,嘴角勾起的笑意愈发甜了。

    感受着男人肆无忌惮地驰骋,铺天盖地的快`感与痛意在身体里涌动,林净棠安抚着身上的男人,嘴角一直保持着浅淡的微笑。

    “许航,爱我吧……”

    一声叹息回荡在空旷的公寓里,面目平庸却透着媚意的青年目光呆怔地注视着天花板。

    他想,许航,很快的,你这辈子爱会我,也只能爱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