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章 大‖‖‖41

    喂,你能先把手松开咱们再好好说话吗?

    见身后男人紧抓着自己的袖口不放,封择的内心是极为抗拒的。

    虽然说在原剧情中,整个故事都是围绕着主角攻对主角受狂轰滥炸的追求而展开,经历过胁迫交往,磨合相处,先虐后甜,再虐再甜之后,两位主角才最终走向了幸福的圆满大结局。

    但跳脱出两个主角之外的角色中,不得不说主角攻许阔的弟弟许航,也就是现在站在他身后拉扯着自己胳膊的这个男人,却是故事里极为关键的一个存在。

    许航在原剧情中出现的次数其实并不多,他的大多数存在感都仅限于当主角攻逼迫主角受跟他在一起时,主角受便会拿出——

    “我爱的人不是你,是许航!许阔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好不好!”跟“虽然,你把我从许航的手里抢过来,但我的心却从不属于你!”这种话,来与主角攻进行一场又一场的你虐虐我,我虐虐你,然后我勉为其难先原谅你,你也勉强将就一下我,最后双方和好如初甚至是感情更进一步这样的套路剧情。

    而至于许航本人,其大概就是充当了一个催化剂的作用,在林净棠被原主在网络上大肆曝光其不雅照后,为了自己的名声不受损伤,故而选择主动出国发展,并扬言让主角受等他回来。

    正是这样的行为,使得主角受一直对其还抱有微妙的希望。

    但在舆论的压力下,失去了许航这把“保`护伞”的主角受,也因此一蹶不振,黑料频生。也正是因此,原剧情中才有了主角攻趁机“英雄救美”,力挽狂澜压下整个社会舆论,帮其洗白,并以此作为报恩的条件,让主角受待在自己身边。

    ↑噫,如此看来,许航此人简直就是在整部小说中深藏功与名的渣男配。

    然而就是这个渣男配,也比自己的这具身体的炮灰命好太多,虽然在原剧情中,主角攻许阔为了防患于未然,早早动用势力将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一直阻拦在国外发展并使其碌碌过完了一生,但人家至少没跟自己这具身体的原角色一样丢了性命。

    所以说,有对比才有心塞,来自炮灰对渣配角的羡慕嫉妒恨不要太强烈哟!

    不过即使刨除炮灰跟男配的身份,封择对于眼前这个男人的感官还是好不起来,即使他长有一张堪比主角光环的帅脸。

    原剧情是围绕着主角攻受展开,所以记录的是他们一生的爱恨情仇故事。而脱于剧情之外,所有的角色都有着属于他们自己丰富多彩的生命轨迹。而对于与许家兄弟一起从小长大的原角色来说,其实在二十岁之前,他与许航之间的感情是要更多的亲密于跟许阔之前。

    至于在二十岁后……

    封择的眼神一暗,腕间一个用力,将自己的手臂从男人的手掌下抽开。

    他嫌弃这个男人的触碰太过恶心!

    手里落了空,却还存留着对方细腻肌肤下的温热,许航抬眼看青年五黑额发下衬得愈显白皙的精致眉目,颜色浅淡却似乎无时无刻不紧抿着的唇角,还有那镜片背后流露出的复杂之意,略有失神。

    可听闻青年只一句淡漠无比的“好久不见”,却又让他的心间恍若针扎。

    他们有几年没有见过面了?一年、两年、还是三年、四年?

    从那次意外之后,他就不知如何再去面对这个曾经可以让他为止放弃一切的青年。

    他一度毁了这个人的整个世界,更是差点毁了他的一生,可他不是故意的,可他们曾经是那么的亲密无间。

    而每每意识到这一点,许航只觉得心间像是有一座无形的大山,压得他喘不动气,生也难安,寝亦难眠。

    有些过错,终究是永远无法弥补的了的。

    不知道是怎么找回了自己的理智,许航只觉得过了很久,才听自己出声道:“好久不见了,阿择。”

    青年只是冷淡的嗯了一声,极为客套的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回国的?”

    “已经有三个多月了……”

    “恩。许伯父最近身体可好?”

    “挺好的。”面上保持着僵硬的笑容,见青年对自己始终无动于衷,许航握了握拳,却最终化为心头沉甸甸的无力感。

    他想问问青年这几年过得好好不好,可还是没能有勇气问出口。

    “小择,买的冻饺有些化了,我先去把车开过来,你跟这位……”似是被困扰了一下,顾瑀突然笑眯眯的开口道,“还不知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我姓许。”

    沉默了一瞬,许航这才将注意放到一直站在青年身旁的男人身上。

    虽然是一副温和的模样,但身为同类的气息却不难让他感受到,这是一个披着温柔皮囊却充满了霸道与野心的男人。

    瞳孔一缩,他的眼里充满了警惕。

    顾瑀对此只是继续笑着,并转头对青年体贴道:“那小择你跟许先生先聊,我去把车开过来?”

    “不用了。”封择摇了摇头,“我跟你一起。”

    让他跟许航单独呆儿一块开玩笑!他真心怕自己跟这个男人再聊下去,会忍不住出手打爆男人的脑袋!

    “唔,可是这位先生似乎有话跟你讲,我在这里也是打扰呢,”像是想到什么,顾瑀突然附身凑到青年耳边,笑声道,“放心,如果待会儿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的话,我一定会及时赶到你的身边。而在这之前,你不妨跟这位先生先谈谈?”

    男人一呼一吸间的热气喷尽数洒在耳侧,和着淡淡的薄荷味,封择只觉得心头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痒的可以。

    他智商不低,显然听明白了顾瑀话中带话的意思,想到黑夜中男人仿若变魔术般的突然出现,跟那纠纠缠缠的一吻。青年愣是一张没有多少表情的脸上也不禁染上淡淡的绯红,一记冷漠的眼刀甩到顾瑀身上,却又偏偏带了些嗔怪的味道。

    对此,顾瑀只是闷笑一声,摸了摸鼻子,然后推着购物车走开了。只是临转弯的时候,他还跟青年十分随意地摆了摆手,眼里满是戏谑的笑意。

    封择对此也是气的不行。

    果然,说好的温柔体贴就是假像!

    欺负他没表情是吧!欺负他不对着主角攻就话少的人设对吧!

    心头来气,数据择自然对身边单杵着的许航更没什么好态度了。

    只是皱着眉看了男人两眼,青年便紧抿着唇,默不作声。

    简单来说就是——丑拒。

    而许航眼见了青年跟另一个男人间的亲密互动,不知为何,心底一股邪火就刷得冒了上来。即使他无比清醒的明白自己永远不可能与青年发生些什么,但他却也不能忍耐青年会跟另一个陌生男人走到一起!

    思维有些扭曲起来,许航脱口问道:“刚刚那个男人是谁?你喜欢的是男人?!”

    空气中有一瞬间的凝固,封择心间忽然涌起一个古怪的想法。

    他看了男人一眼,淡漠的面庞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对,我喜欢男人。”

    停顿一下,似乎是在重新打量着男人,随即,青年又缓缓开口道:“可那又怎样?”

    关你屁事?吃你家米了啊,语气那么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