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章 大‖‖‖37

    夜晚渐凉,出租车驶进小区大门的时候,还有几个老头正在树荫下面戴着老花眼镜,透过一盏小小的日光灯泡,兴高采烈地围坐在一处下象棋。

    “将军!”花白了头发的老头儿双眼放光,“啪”地一声吃掉了对方的大将军,拿着手里的棋子儿哈哈大笑。

    “再来再来!”对面山羊的老头不服气,一把夺过对方手里的棋子。

    “再来就再来!”白发老头撸撸袖子,扯着嘴皮子笑个不停。

    顾瑀饶有兴趣的看着车窗外,他还是有点没想到,明明是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封氏大总裁,竟然也会住在这种平民小区里。

    出租车还在往小区内行驶着,小区中央有个小型广场,此时小区里的歌舞团正在练习最新款的广场舞,几十个上了年纪的大妈正喜气洋洋地跟着领舞跳的欢快,空气中到处回荡的都是:“草原最美的花,火红的萨日朗……痴情的人啊心上有了他,有种幸福叫地久天长……”

    司机大叔也摇头晃脑的跟着节奏哼起了调子。

    “你很惊讶?”

    青年略显清冷的声音透过节奏欢快的音乐,清晰的传近顾瑀的耳畔。

    “是有点。”点点头,顾瑀透过车窗,笑道,“虽然听过很多有关国内广场舞大妈们的新闻,但百闻不如一见。唔,这种活动看起来很热闹,而且她们似乎也玩儿的很开心。”

    “我以为你会惊讶我怎么会住在这里。”嘴角微微勾了一下,夜风透过窗缝吹乱了青年的刘海,稍微扬了扬声音,“师傅,前面左转第三栋楼停。”

    “好嘞!”司机大叔熟练地一打方向盘,驶过热闹的小广场,进入一段略显静谧的地带。

    葱葱郁郁的树木并排在道路的两侧,夜风吹过“沙沙”作响。这所小区的楼房已经上了些年头,路边的路灯亮着细微的灯光,依稀可以看见只有五层楼高的独栋楼房上长满了爬山虎。

    计价器“啪啪啪”地吐着单字,顾瑀掏了掏钱包,才发现里面一溜烟儿的卡。封择平静的瞥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红票递给司机,司机打开车里的照明灯,仔细收下找零。

    “辛苦了。”

    两人下了车,封择对司机大叔礼貌地点了点头,顾瑀站在他身后摸了摸鼻头,也朝司机笑了一下。

    “走吧。”

    招呼了男人一声,封择便头也不回地迈入了黑暗中。说起来,虽然穿越到这个世界有段时间了,但他却因为公司里的工作一次都没有回过原角色的家中。乍一眼看向四周,心底升起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夜风里透着丝丝的凉气,循着原角色的记忆,封择迈着沉稳的步伐在前方领路,却不想在黑暗的楼道门口,一丝火光划过,高大的男人倚靠在黑暗中,犀利如寒光的双眸一眼便对上自己。

    脚步一顿,封择眉头不由得皱起,拦住身后于黑暗中摸索着前进的顾瑀。

    宽厚的脊背猛地靠在青年若有纤瘦的挺拔身躯上,顾瑀喉头微动,忽略了前方的陌生男人,顺着身体的自然反应,顺势揽抱住身前人温热的身躯。

    唔,好舒服。

    他想。

    许阔烦躁的掐掉手边的烟头,扔在地上碾了几下。透过楼到外细微的灯火,他神色暗沉地扫了一眼青年背后的男人,眼神阴翳:“封择,他是谁?这才几天,你竟然敢把外面乱七八糟的男人带回家了?”

    说着,他打量的眼神略略扫过顾瑀身上,极为不屑地嗤笑一声。

    “许阔,”封择挣开顾瑀的动作,推了推眼镜,皱眉道,“这是我的新房客,不要乱说。”

    “新房客?”许阔扯了扯嘴皮子,似笑非笑道,“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伯父伯母留下的这所房子如今也是可以租给外人的了?”

    “许阔!”听到男人口中的“伯父伯母”四个字,青年的脸色青了一片。闭了闭眼,封择复又开口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不用我管?”许阔猛地从墙边往前探了探身子,嘲笑道,“成!你的事我不管。但我现在有事找你……”顿了顿,他瞥一眼青年背后的男人,低声道,“我们单独谈谈,这总成了吧?”

    许阔的声音里难得有些恳求的意思,封择身体僵硬了一瞬间,到底是败在了这么多年的情分上。即使不再将眼前人当做最交心的兄弟,但却还是容易对他心软。

    “我去楼上等你。”

    耳边,顾瑀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他的话语里透着温暖的意味。

    拍了拍封择的肩膀,又略略扫了一眼墙边的许阔,他遮下眼中一闪而过的冷厉之色,在黑暗里摸索着楼梯往上走。

    听着顾瑀的脚步声渐远,封择这才收回了一直追随着他背影的目光,重新看向面前的许阔。

    “你有什么事?快说吧,我有些累。”将身体虚虚靠在栏杆上,青年点了点微微作痛的太阳穴,“如果是照片的事,我想我们之前已经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了。”

    “说清楚了?”看着青年一副其实并不想交谈的姿态,许阔冷笑一声道,“那你告诉我那些照片又是谁交到你手上的?为什么他们给的是你而不是我?毕竟……喜欢净棠的是我不是吗?还是说,那些照片本来就是你雇人拍下的,毕竟你也对喜欢我对吗?更何况,净棠已经跟我解释过了,他跟许航之间的根本就不是照片中的那种关系!你给我看这些,难道不是单方面的抹黑与污蔑吗?!”

    “许阔你到底有有完没完?!”

    听着男人的话,封择心底的气愤倏然飙升,不清楚是原角色心底的怨恨还是对男人总是这么自以为是的嘴脸感到厌恶,他骤然出声道:“对,我之前是喜欢你没错!但请你也别把我对你的喜欢看的那么没有尊严,你说我雇人拍林净棠的不雅照?呵,若我有心,许阔,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能让他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

    “你敢!”

    闻言,许阔脸色一沉,像是要滴出水来。

    “许阔,你这话就好笑了,在你眼里我又有什么不敢?”仰了仰脖子,封择看着男人,冷了脸,“毕竟,我喜欢你,你却喜欢他。所以我必须对这个所谓的情敌抱有攻击性不是吗?林净棠千好万好,我这么恶毒的人,不就该是那他一颗毒苹果把噎死他的罪魁祸首?”

    “在你眼里,我不就该这么做?”

    青年的背部挺得笔直,浅咖色的西装穿在他身上不知为何显得有些空荡起来。许阔看向他的时候,映着楼到外的灯光,地上是青年纤长的影子。

    “你……”许阔一时哑口无言起来。

    “我不想跟你在这里进行无意义的争吵。你信我也好不信也罢,总之照片的事就这样吧。没有其它事的话,我就先上去了。顾瑀还在等我,你……”皱了皱眉,封择道,“也早点回去吧。”

    “等等——”

    突然,背靠墙壁的许阔伸出手,上前一把拉住青年的衣角。

    不设防地,封择被男人这么一下拉了个踉跄。

    “你……”

    身体重心前倾,猛地向前倒去,他的眼前是男人那张无限放大起来的面孔。

    ……雾草!

    瞳孔剧烈一缩,封择心里草泥马狂奔了不止两千公里。

    这夭寿的是要亲上的节奏?!

    吓得连忙紧紧起闭双眼,直到温热柔软的双唇印在他的唇角,封择整个人瞬间僵硬起来,身体更是一动也不敢动。

    怎么办,我是该推开他还是推开他还是大!力!推!开!他?!

    “嘶……”

    正当封择慌神间,黑暗中一声呻`吟着倒抽气的声音突然在一旁想起,听起来还有些耳熟。

    这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像是……

    心下一阵疑惑,封择颤颤巍巍地睁开眼,不期然的,他眼中竟意外映出一双充满宠溺与温柔笑意的明亮双眸。

    “唔……”

    惊讶地轻启双唇就要开口,却不想眼前男人眼中笑意渐沉,温热的手掌慢慢覆上他的后颈,微微用力,使得两人的唇角愈发亲近了些,气息相互交织,连黑夜似乎都变得甜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