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章 大‖‖‖36

    天色渐暗,黄昏把影子拉的长长的。

    顾瑀的衬衫袖口被挽起到小手臂处,随意将手插在口袋里,他安静地走在封择身边,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青年,眼里是止不住的笑意。

    “你怎么还在笑?不会觉得面部抽搐吗?”

    略走两步到医院门口,封择停下步子,侧过脸看向顾瑀,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唔,你这么说的意思是……”顾瑀摸了摸上翘的嘴角,依然笑着,“我的笑的很难看吗?”

    封择愣了一下,下意识看过男人英挺的容貌,温柔地笑意柔软了他略显生硬的脸部线条,夕阳落在他的脸上,有种暖意融融的感觉。

    回过神,封择偏过脸,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声音清冷:“不算难看。”

    顾瑀对青年的回答有些受宠若惊,眨眨眼,他轻笑出声。

    “你又在笑什么?”

    有些难以理解男人的笑点,封择眉头微皱。

    原角色大多数时候习惯面无表情,身边的朋友跟下属员工也通常会因为自己的严肃与刻板沉闷而露出紧绷的神情。

    像是顾瑀这样的人,这具身体恐怕还是第一次接触。

    而且他明明记得这个男人在上个世界的时候也没这么爱笑啊!怎么到了这个世界,男人不但爱笑起来,还总是笑得这么苏,加上这么一张大帅脸,不就明摆了是走在街上的移动荷尔蒙?!

    噫!

    虽然数据择的内心世界翻天覆地波涛汹涌了一发,但他表面上却依旧平静的看向男人,只不过银色镜片反射出的阵阵寒光,却让顾瑀脊背爬上一丝丝凉意。

    轻咳两声,顾瑀笑意收敛了一些,他唇角微弯:“只是想起了从前的一些事情。”

    “什么?”封择抬眼问。

    “其实,之前我母亲也得过很严重的胃病。”笑够了,顾瑀忽然低声道,他的声音里有着浅浅的温柔,“我父亲去世的早,母亲是个很要强的工作狂人,我小的时候一年当中可以见到她的次数连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直到后来的她的胃出现了问题,需要住院治疗,但她总记挂着工作,所以很不配合治疗。”

    “那段时间我很担心她,于是便整日在医院里照顾她。每当我对她笑的时候,她总是会先败下阵来。”

    封择看了眼顾瑀,静静听着。

    “其实你跟她有些像,”顾瑀说着,伸手揉了揉青年的额头,“虽然都是没有什么表情的严肃样子,但其实心底特别柔软呢。”

    “……”有些惊异的看着男人,顺便封择躲开男人的手掌,有些奇怪他到底是怎么得出的这种结论。

    没有表情=内心柔软?

    开什么玩笑?

    顾瑀见青年眼底的不相信,却只是笑着移开手,随意错开了话题:“我送你回家?”

    看一眼天色,封择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突然想起自己今天原本还需要在公司里见一个人。

    虽然已经过了约定好的时间,但封择还是点了点额角,略有疲惫地对顾瑀道:“还是要先回公司一趟,今天还有一向工作交接我给忘了,现在必须要回去处理一下……你要是不方便,就自己先走吧?”

    话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之前顾瑀遇到自己的时候也是在公司。

    等等,要是这样的话!数据择愣了三秒,随后反应过来——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很可能是自家公司的员工,还擅自旷了一天的班?!

    目光中略有惊疑地看向男人,却只见顾瑀眨眨眼睛,轻声问道:“小择今天要交接的是什么工作,现在必须去吗?”

    闻言,封择却是皱眉道:“你可以直接叫我封择,或者封先生。”

    小择什么的,比较像是在喊小孩子,跟他此次的人设严重不符啊好吗!

    “唔……姓封呢,所以小择跟封氏的总裁有什么亲密关系吗?”避开称呼问题不谈,顾瑀只深深地看了封择一眼,笑意骤然浓郁了些,“刚好我今天也是去封氏集团就职呢。”

    “今天入职?”

    “对啊,”顾瑀眼底闪过一丝流光,摊开手,似是有些无奈道,“听说是封氏的总裁想要放个长假,所以才应聘了我这么个稀缺高级人才来替他暂时管理公司。我是该说这位总裁有魄力呢,还是该说他慧眼识珠呢?”

    说完,他便笑意盈盈的看着青年,直到青年紧抿着唇撇开脸。

    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可能早就被男人猜到了,封择心下一气,便头也不回地大跨步向前走去,可没出几步路便被一只宽厚温暖的手掌拉住。

    略显冰凉的手指被攥在温和的掌心中,是说不出的温暖惬意。

    “松开。”

    怔怔地看了两眼两人相握的双手,封择回过神来,使劲挣了挣。

    没挣开。

    大马路上呢,拉拉扯扯的像个什么样?

    隐在镜片后的狭长双目微微瞪大,青年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平日里慵懒的猫咪却被人撩拨地炸了毛。

    “我的大老板,你这是生气了?”顾瑀凑上前,靠近了青年的身侧,闻到一股属于青年独有的清爽味道。

    “没有。”

    封择抿紧唇,只是觉得这个男人空有一副温柔好皮囊,心肝儿却实在是坏透了。

    “那么封先生,你又是否能够大发慈悲地收留你可怜的下属一晚呢?”握着青年的手,顾瑀压下心底骤起的一丝几乎想要将人拥入怀中的悸动感,他克制着自己的行为,只是轻轻攥紧了一些,有些得寸进尺地无赖道,“今天刚下的飞机,公司里还没有安排住宿。而且我刚刚回国,人生地不熟也没什么朋友……如果你不收留我,我大概也只能住酒店了……”

    提到酒店的时候,一米八大高个儿的英俊男人脸上露出一股可怜兮兮的委屈感。

    自带出一种反差萌的动态效果。

    “顾瑀,你一向是这样的吗?”

    封择突然问道。

    “恩?”顾瑀愣了一下。

    捏了捏鼻梁,青年似乎轻叹了一口气,抬起手招来一辆出租车。

    “上车吧,”拉了拉男人的手,青年转过头去,脸上似有无奈闪过,“你不是说你以前照顾过你得过胃病的母亲吗?我的胃也不好,又刚好缺一个可以照顾我伙食的人。更何况,我们还有工作上的任务需要交接,所以……”

    “你答应了?!”男人脸上露出一抹惊喜。

    青年只是勾了勾嘴角,单手扶在出租车的后车门上,没有出声。

    夕阳下,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影子长长的拉扯交织,纠纠缠缠又密不可分,仿若世间最暧昧的亲密与结合。

    “喂,你俩还上不上车了?”

    喇叭“啪”地一响,穿着黄色工作服的司机师傅突然出声,颇为不耐烦的从车窗中伸出脑袋。

    “上的!”

    顾瑀立马回了一声,拉着青年的手齐齐钻进车后排。

    暖风吹过,盛夏的夜晚就要到来。坐在车内,看着车窗外行人匆匆,车水马龙,封择不自觉地轻轻向男人的身边依偎了一下。

    他们的双手依然交握着,手心处是干燥的温暖与安宁。

    恍然地转过头,于不甚宽敞的出车内,神色严谨的俊秀青年并不意外地对上了一双满含了温柔笑意的黑沉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