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章 大‖‖‖33

    餐厅里缓缓流淌着安宁的钢琴音,侍应生暗搓搓的擦了一把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悄无声息的远离了靠窗的一桌。

    妈呀,那两位西装革履的客人气场太硬,他有点承受不来。

    餐桌旁,别着精致袖扣的英俊男人就要伸手去拆桌子上的文件袋,却被青年修长的手指压住reads;。许阔黑沉的眸子落在眼前双洁白如玉的皓腕上,喉间滚动了一下,抬起眼皮沉默地看向青年。

    “回去看吧,这里不是地方。”封择略显苍白疲惫的俊秀面孔上露出一丝无奈,似是抱怨,“许阔,你真应该改改自己的性子。”

    许阔定定的看着他,只道:“该改性子的是你,不是我。”

    封择蓦地僵硬了一下身体,像是被戳疼了脊梁,后背紧绷挺直,脸上的浅笑似是涂了一层蜡,难看的要命。

    见青年难看的脸色,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许阔眉头微皱,下意识看了一眼腕间的表针。

    “行了,公司里下午还有个会,我就先回去了。”整理了一下袖口,许阔站起身,随意将手边的文件夹随意夹在身侧,再次瞥到青年眼底的青色,他心头突然有些不忍,“封氏的运作如今已经上了正轨,你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休息?

    愣了一下,青年此时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严谨模样,仿佛刚刚的失态之人不是自己。推了推银边镜框,他轻轻点头道:“我会认真考虑一下的。”

    许阔见青年透着认真的眸子,临走前突然出声道:“上次的事我会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封择,大家以后还是好兄弟。”

    目视着许阔大步流星的离开,封择微微偏头。

    ……兄弟吗?

    呵。

    谁稀罕你,渣渣!

    餐厅对面落座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其中最显眼的当属一座挂着运动海报的楼盘。巨幅海报上,穿着当季新款运动装的模特浑身都散发着无限的活力,脸上充斥着的阳光笑容几乎晃花人眼。

    明明只是一张略显清秀的脸蛋罢了,为什么就那么耀眼呢?

    眯了眯眼,封择无趣的嗤笑一声。

    #因为人家有主角光环呗#

    不过转眼一想自己交给许阔的那份文件袋跟文件袋里的东西,他倒是很想知道,拥有主角光环的林净棠到底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呢。

    不过,在这之前,他想自己有必要给现在这具身体放个小长假了。

    ###

    坐在办公桌前,封择双手交握撑住下巴,缓声道:“我要休息一段时间。”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秘书小姐胸前抱着厚重的文件,后退两步挡在办公室门前,声色坚定,“封总虽然我很理解你失恋的心情,但是……用这种理由来逃避工作是绝对不可以的!公司上下也不会同意的!您要知道,现在公司刚刚迈上正轨,还有很多事情等待着您的决策与……”

    嘴里咽下一口老血,封择十分冷静的听着秘书小姐那近乎撕心裂肺的声讨,那种感觉就像是如果他现在撂挑子休息了,封氏就会立刻破产一样。

    末了,他实在是无可奈何的打断了秘书小姐的喋喋不休,从嘴里勉强挤出几个字:““……谁跟你说我失恋了?””

    “……哈?”秘书小姐卡壳了一瞬,机械地看向办公桌前处处透着禁欲气息的男人,咽了口唾沫,她忽然干巴巴的哈哈两声道,“……我有说您失恋吗?啊哈哈哈,那肯定是您听错了吧……我的意思其实是就算您是失恋也不能心灰意冷到放弃工作,毕竟……”

    “这月奖金扣半reads;。”

    扶了扶镜框,男人冷漠的眸子里反射出两道冰凉的寒光。

    秘书小姐站在门前瞬间软了腿,她感受到自己的心在淌血,却还是不愿退缩。愣愣的站在门边,像极了被罚站的小学生。

    原角色真是把这批下属给宠坏了。

    心下轻叹一口气,封择无奈道:“之前公司已经从迷蒂国聘请了一位职业经理人来帮忙打理公司常务,下周便会正式上岗,我会在与他进行必要的工作交接后再离开,这样如何?”

    见神色清冷的男人眼中的认真与疲惫,秘书小姐咬了咬唇角,不再说话。

    嘤嘤嘤,说好的工作狂的总裁忽然下定决心要休息,她们做下属的接受不来啊喂!

    想到从今往后那成吨堆叠的工作,秘书小姐眼里是显而易见的生无可恋。

    ###

    一周时间过得很快,在经过连续七个小时无休的高强度会议后,封择揉着额头走出会议室,身体有些轻颤着走进一旁的休息室。

    他洗了把脸,双手撑在盥洗台,抬头看向镜子里的人。

    摸了摸自己的脸,镜子里的人也是这个动作。

    利落的短发柔顺的贴合在耳侧,脸色黯淡苍白却掩不住五官的漂亮精致,眼镜被他摘下放在了一侧,淡漠的双眸彻底的暴露在空气中,狭长犀利而又干净清澈。

    即使是面无表情的模样,但微翘的唇角却依旧像是含着清浅的笑意。

    就是这样一张跟上个世界一模一样的面孔,只是更加成熟了几分。

    “巧合吗?”封择皱起眉头,将前额的碎发拨散开,掩住双目。

    突然,胃部一阵剧烈的抽搐让他踉跄了一下脚步,双手使劲抓紧了西装一角,封择缓缓蹲下身去,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原角色这具身体他有!胃!病!

    ……嘶。

    夭寿啦!疼死数据了!

    “你怎么了?没事吧!”

    剧烈的疼痛中,一声温和的男声在身边想起。

    “胃……”垂着头,封择死咬着呀蹦出个单字。

    “我带你去医院!”温和的男声里透着浓浓的紧张,“坚持住!”

    说着,男人温暖的手掌便覆上了他痛到冰冷的身体,伴着淡淡的令人熟悉的味道……

    啊,是薄荷味。

    清凉的气息萦绕在鼻尖,饶是痛的连吐槽力气都没的封择愣是紧眯着眼抬起头。

    他的视线因着身体的近视有些模糊,但身边男人熟悉的五官却绝不会让他看错……

    努力瞪大了眼睛,封择突然牢牢抓住男人的袖口,颤抖着喊道:

    “齐……胤?”

    你怎么会在这里……

    真的,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