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大‖‖‖30

    #坑死了!除了会把人关起来还能不能有点新创意!#

    一袭白衣曳地,满头华发的少年站在干净整洁的牢房里,神色晦暗。

    从杜府暗牢被转移到大理寺的“豪华总统式”囚房,作为一个手弑当朝宰相的犯人来说,封择目测他的待遇还算相当不错?

    呵。

    面无表情地扯了扯嘴角,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意味。待遇不错你妹哟!还真当他是个傻白甜呢!

    杜氏一族如今没了当家人,眼下正是群龙无首的时刻,剩下的小喽啰各自分散,也成不了什么气候。皇室趁机掌权,卫氏趁机过河拆桥,把罪名通通扣在他头上也是在意料之中。

    不过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戏码。也真是难为卫皇后还这么下面子的替他“好心”安排了。

    香炉里,青烟袅袅升起,熏得人昏昏欲睡。

    一身素衣的苏长夏提着食盒走进牢房,一眼就见白了青丝的少年人懒懒地斜靠在榻上。少年肌肤胜雪,一袭白衣加身,就仿若那冰天雪地中的一抹晶莹,端的不似人间尘埃物。

    美人美矣,皮骨表象皆是魅惑。

    静静走至少年身边,若不是看那胸口些微的起伏,苏长夏恍然以为这不过是具冰雪铸就的美丽躯壳罢了。

    不过是十几日的光景,她心中的少年为何成了这般模样?

    掩下眼中涌上的莫名泪意与悲戚,她伸手推了推少年的肩头,小声道:“小公子,快醒醒。”

    “苏长夏?”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封择心头疑惑,女主怎么来了?

    “是奴婢,”苏长夏低下头,将手边食盒摆在小几上,从中一一拿出几盘往日少年爱食的饭菜。

    “你怎么进来的?”封择皱眉问,这种时候来探望他,这女主是嫌自己命不够长?

    苏长夏着少年眼中淡淡的担忧与责备,心头流淌过一丝暖意:“小公子莫要替奴婢担心。奴婢此次是托了卫家少爷,一切都打点好了,不会有人发现的。”

    “你……”心头的疑惑更大了,封择不赞成的直起身子,直言道,“如今我是戴罪之身,皇家那边更是对我……你总不该来的。”

    “快走罢。”少年侧了侧神,轻声道。

    “不,”苏长夏坚决而缓慢的摇了摇头,坚定道,“奴婢要留下来照顾您。”

    或许是自己圣母了,但她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少年就这样,独自游走于深渊,却无人拯救。

    ###

    凤仪宫reads;。

    “娘娘,太子殿下率领军队大捷而归!”侍卫长一路小跑进了殿中,通报道。

    “胤儿回来了?!”眼中闪过一丝喜悦,卫皇后高坐于凤座之上,笑道,“本宫便知,吾儿定不会叫本宫失望!如此,快将众位军士们都召进宫中,本宫与陛下也好为将士们接风洗尘!”

    “是,谨遵皇后娘娘懿旨。”

    侍卫长抱拳退下,中年嬷嬷却缓步走至卫皇后身边,眼中带着忧虑:“娘娘,太子殿下比咱们预料的竟是早归半月,那牢中之人尚还未做出处置……若是此事被殿下知晓,只怕……”

    “只怕什么?”卫皇后懒洋洋地靠在凤座上,手指抚弄着修剪圆润的指甲,“那封家后人欲要替封氏一族报仇,于是手弑仇敌,这又与本宫有何关系?”

    “可……”中年嬷嬷小心翼翼道,“娘娘之前不是收了那人做了义子?”

    “义子又如何?”卫氏蓦地轻笑一声,“本宫不过是个深宫妇人,可不懂那些前朝纷争……再者说,本宫可是为了这个义子不受那皮肉之苦,煞费苦心呐。”形貌端庄的女人高高坐着,华贵的衣饰衬得她高贵而优雅,眼底划过一丝嘲讽,她轻抚发钗,倏尔做出一个断决,“太子既归,本宫怕是等不了那么久了,如今杜氏一族已不足为惧,嬷嬷……一切照原计划行事。”

    “这,娘娘!”中年嬷嬷大惊,“只怕时机未到啊……”

    “本宫哪还等的了什么时机?”卫皇后苦笑一声,“开弓没有回头箭,一切成败便在今夜了。我卫氏的辉煌与荣耀,终将会在今夜到来……”

    “原来,在母后心中,最重要的还是卫氏一族吗?”一声低沉的男声自大殿之后想起,身着银白铠甲,一身风尘仆仆的齐胤缓缓从垂帘之后走出,冰冷的双眸中夹着些许复杂的痛楚,“卫氏一族的辉煌与荣耀?母后,那您欲将孩儿置于何地?”

    “胤儿!你不是?!”卫皇后转过身,狭长的美目中满是不可置信。

    “不是什么?我不是应该随军仍在燕京之外?”齐胤走至卫氏身边,周围的侍卫一拥而上将中年嬷嬷与一干凤仪宫侍扣押在地。他神色淡漠着缓缓蹲伏于面色惊慌的卫皇后膝边,轻声道,“孩儿一直不愿将人心揣测的过于晦暗,但母后您可知,在父皇宠幸奸佞,置始我大齐根基不稳之后,您又给儿臣上了一课……”

    “胤儿,你听母后说!”

    “母后还是莫要再说了。”齐胤起身拦住了卫皇后给予脱口的解释,“孩儿毕竟先是大齐的储君,之后才是卫家的外孙……我齐家天下,断不能从我手中断送!”

    “胤儿!”卫皇后欲要起身,却被侍卫按回在凤座上。

    齐胤背对着卫皇后的脚步一顿,声音微微苦涩:“母后放心,不论如何,您始终是儿臣的母亲,也是……这大齐最尊贵的女人。卫家,儿臣并不会动,只愿……”

    “各自都好自为之罢。”

    ……好自为之?

    卫皇后怔怔地看着齐胤离去的背影,全身似乎都失去了力气,茫然的坐回到高高在上的凤座上,环顾一圈殿内,周围尽是些恭敬而又对她没有丝毫畏惧之心的带刀侍卫。

    一切都完了。

    她想。

    ###

    “长夏,你说……我是不是难看了许多?”少年人将铜镜放在面前,轻轻照着那灰白而毫无生气的发丝,轻声问reads;。

    手执桃木梳的苏长夏闻言,动作微微一顿,温声道:“怎么会呢?小公子俊秀无双,便是女子看了也忍不住会嫉妒呢。”

    “是吗?”少年黑白分明的狭长凤眸在白发的映衬下显得愈发澄澈,“长夏,莫要哄我了。”

    “小公子……”声音一颤,苏长夏忍不住红了眼眶,伸手覆上少年苍白而冰冷的面颊,“一切都会好的,会好的。”

    “长夏,你别哭。”看温婉的女子红了眼,少年轻叹一声,道,“我只是随意说说罢了。对了,你早先带来的点心味道不错,如今我却又是觉得腹中空空,只觉得又想吃了。”

    “那奴婢再去给您带点儿回来?”苏长夏抹了抹眼角,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来。

    囚门吱呀一声被合上,囚室内面色苍白的少年试图从小榻上站起身来,却不想脚下踉跄几步,斜斜的摔靠在在榻边。勉力想要扶住边角的床栏站起,却还是没能忍住心头翻涌而上的气血,身子往前一眼,竟是喷出一口血来。

    “鸢儿!”

    齐胤吩咐牢头打开囚门,便见华发少年嘴角有血丝缓缓流下,斑斑血迹点滴落在那白衣胜雪的衣袍上,红白分明到刺伤了他的眼。

    封择觉得胸口难受,但比起四肢的无力却并无太大的痛苦。他抬起头来,见是齐胤,努力露出了个笑来:“……阿胤,你回来啦。”

    神色淡漠的男人此时慌乱的早没了方寸,他大步上前抱起心心念念的人儿,宽厚的手掌颤抖的抚过少年灰白色的长发,感受着怀中人几乎要消失的重量,他通红了眼恨声开口:“他们对你都做了什么?!他们竟然胆敢……”

    吃力的拉住男人的衣袖,少年轻声道:“我有些累,还有点痛。”

    “身上痛?”齐胤努力将怀抱变得不那么紧箍,尽量放缓力道问,“这样好些了吗?”

    少年低低的“嗯”了声,想要抬头来,却始终没了力气。恍惚觉得自己应该同男人说上些什么话,可意识渐渐模糊,灰黑的色彩于眼前相互交替。他努力想要发出声音,却终是熬不过破败的身体,昏睡过去。

    “鸢儿,别睡……”

    齐胤低头看着怀中的少年,声音里是满满的惊惧,他颤抖着抚过少年的脸颊,心头一震,竟发现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陡然发出一阵悲鸣,男人抱着少年,大步跨出牢房,如同一头发疯的野兽,胡乱大吼:“来人,给孤宣太医!”

    ……

    太子寝宫中,男人握紧了少年的手腕,他感受着少年逐渐消散的脉搏,睁大了红的发干的眼眶中是目呲欲裂的痛楚。

    “封择……”

    他近乎绝望的叫出这个名字,满嘴苦涩难以吞咽,只觉得心脏几乎震颤到爆裂开来。

    “求你别睡,再看我一眼,好不好?”

    眼前仿佛闪现过奇异的光与影,他怀中的少年终是在触手可及之前,消失与人海。

    无尽的悔恨,无尽的痛楚,还有无尽的追寻。

    可惜,世上却再无那个人的笑容音貌了。

    “若是我愿陪你生生世世,你可愿再与我相遇?”握紧榻上没了生气少年的双手,男人绝望的表情归于空洞的平静,“轮回路上,你且等我一回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