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 chapter19

    梅花林里的梅花开的极盛。雪压花枝,一簇簇娇嫩的红色被皑皑的白遮掩。

    身着白色狐裘的少年站在一簇簇梅花枝畔,笑意盈盈的脸上是遮不住的喜爱之情。白润细长的手指轻柔地拂过枝头,冰晶的雪水瞬间化在他温热的指尖。丝丝凉意从指尖传来,眉目精致的少年忍不住缩缩手指,却不想那手指下的水滴点点恰巧落在粉嫩的梅花瓣上,衬得花身愈发剔透晶莹,夺人眼眶。

    “长夏,你快看!”

    像是急于与玩伴分享喜悦的稚子,如画的少年人对身旁陪伴自己的少女笑的一如那枝头梅花般美好。

    从身侧摘下锦帕,轻柔地擦拭过少年拿被冻得发红的指尖。苏长夏脸上带了些无奈,伸手将少年的身上的狐裘微拢:“小公子,您的伤还没好多久,小心着凉。”

    眼角带笑,封择看着四周恍若仙境的美景,心头闪过一个片刻的想法。将手中的手炉推到少女的手中,封择在苏长夏疑惑的目光中退开一两步,反手从身旁的梅花枝头折下一簇花枝。

    “长夏,你爱舞吗?”他问。

    苏长夏怔了一下:“啊?”

    拿着花枝,封择晃了晃手腕,笑道:“长夏,你且看我。”

    歪头静立片刻,循着埋藏在心底的记忆,他试探地伸展手臂,听微风徐徐而过,心随身动。

    白裘迤地,黑发于微风中飞扬,少年借花枝为剑,缓缓起舞于天地。风乍起,簌簌风声一如少年舞动的节拍,翩然花瓣纷飞落满头,少年的身姿也变得渐渐轻盈飘逸,一个转身,一眼回眸,行云流水处端如梅花林中幻化而出的精灵。

    少年的气质也在此刻发生改变,纤细柔嫩的瘦弱身躯恍如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挺拔如竹,气势如虹。

    苏长夏站在凛凛的冷风中,有雪水自梅花枝头点点飞落在她的身侧,雪地上深深浅浅地溶出一朵寒梅的形状,绚烂绽放,傲骨铮铮。

    怔怔地盯着梅花枝头下起舞而动,意气风发的少年,她恍惚呢喃:“燿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此刻她才明白,有些傲气是凝在骨子里的,抹不去剜不掉的。它浑然天成,即使外物使这个少年披上了温柔卑微的伪装,但你却永远不能使他真正折腰。

    少年拾枝而舞,气势逐渐由轻盈跃动转为大开大合开山辟土之势,静时沉稳安详,动时又如奔雷阵阵,天地间的豪情在似乎在这一刻尽数奔涌而出。直到花枝颤动,枝头花瓣飘飘洒洒落下,拂过少年白裘下摆,落入白雪,归于尘埃。

    一切顺势归于平静,鬓角微乱的少年眉眼含笑,站在纷纷扬扬的花瓣中间,恍若仙人临世。

    剑舞毕,离梅花林不远处伫立的两人久久不能回神。

    齐胤眼里涌动着难以言说的情绪,似是怅惘回忆。卫如风却一如大梦初醒,望向梅花林的眼神恍惚了一瞬,却又大笑着合掌赞道:“此舞只应天上有!阿胤,你倒是捡了个好宝贝!”

    拨开梅花枝,卫如风大跨步走到细细地喘着气的少年不远处。瞧着一旁的小侍女一脸戒备的盯着自己,十分痞气地耸耸肩,示意自己并不是有意冒犯。

    “卫二哥!”

    一眼望向陌生男子身边落了半步的齐胤,封择顾不得身体上的疲惫,快走两步上前,却又缓缓停下步子,只是惊喜又腼腆的看着一袭青衫,挺拔如松的男人。

    齐胤也同样打量着少年,他定了定神,看着少年红润的脸颊,走上去仔细替他把松散的前襟合拢,后又抚顺那有些凌乱的发丝,将几缕散碎的鬓发绾到少年的耳后。

    见少年睁着晶亮的双目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自己,齐胤眼中闪过一丝浅淡的笑意,之前的种种不虞竟就那么不翼而飞了。摸上少年的侧脸,小小的温热感几乎灼烧掉了他的整个掌心。

    就算他的少年喜欢上别人,那又怎样呢?他总归只能在自己身边不是吗?

    “……卫二哥是什么时候在的?”轻巧地蹭着男人的掌心,封择小声问。

    齐胤正要开口,一个带笑的声音□□来。

    “卫、二、哥?”卫如风啪的一下打开折扇,笑着瞥了一眼某人,然后幽幽道,“我们可是很早就跟着你们了,只是你们玩儿的太忘我。”做了个无奈的姿势,他扇了两下风,凑到一旁的苏长夏身边,笑嘻嘻道,“对吧?”

    “你这人!”苏长夏皱皱眉,后退一步。

    封择呆呆地看了一眼两人,又收回视线,目光灼灼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齐胤被少年看的呼吸一窒,定了定心神,他开口道:“方才你舞的很好看,只不过……”说到一半,他的话音顿了顿,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怅惘的情绪与眼中翻涌的一丝难过杂糅在一起。

    喉头晃动两下,齐胤的声音有些深沉的低哑:“那支舞是谁教给你的?你跟封厉封将军所率的封家军曾经是什么关系?”

    封择抬头,见他的目光中隐隐含着希冀的微光。他愣了愣,随后有些迷茫的摇摇头,似乎并不清楚封厉是谁,封家军又是些什么人。

    心头划过失落的情绪,齐胤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他派遣了下属之人调查过少年的身世,但除去在栖凤楼中几年,少年的过往几乎一片空白。再往深处查,更像是有什么人在暗中阻碍着什么。

    他不得不怀疑少年,但却又无心怀疑少年。

    潜意识里,他能感到少年对自己的无害。

    见齐胤陷入沉思,封择也低下头,眼睛极为缓慢地眨了眨。

    虽然原角色武功被废,但刻在他骨子里的一招一式却不曾被抹去。虽说曾经的真枪实料如今却变成了轻飘飘的绣花枕头,但也好在让齐胤看到的是自己的绣花枕头。

    封家剑法于大齐百姓间传习甚广,只有形似的封家剑法或许会让他回想起一些旧时回忆,但却并不会使他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

    他的身份终究还是不能就这么泄露给这个男人。不论是从原角色报恩的心态,还是报仇的执念来看,起码对他们来说,这个时机并不合适。

    心下轻叹一声,本着讨好男主的原则,封择抬手拉了拉齐胤的袖口。他的身体一刻不动,便被冷风吹得有些僵硬了,感受到男人自然而然地将手覆上自己的手背,他小声道:“冷。”所以,别让你未来老婆在外面陪着咱们三个大老爷们儿吹冷风了!

    运动后的红润渐渐消退,少年露出那张大病初愈后,却仍旧微微苍白的脸色。齐胤回过神来,有些心疼,暗骂一句自己大意了,随后斜斜的挡在少年身前,为他遮过风雪。

    “回屋罢。”齐胤道。

    点点头,封择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被卫如风纠缠住的苏长夏,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他在屋里窝了十几天这人却迟迟不出现,临时出个门,还是大雪封路这种天气,这个男人就匆匆出现了?

    他是不是怕自己把他老婆拐走才特地赶来的?

    感觉自己真相了的封择暗搓搓地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男人,想那苏长夏与齐胤的第一次见面闹得并不愉快,但如果这其实是齐胤单方面闷骚傲娇,想玩儿相爱相杀的戏码呢?

    毕竟,在原剧情中,为了体现男主对女主的用情至深,所以剧情中所有跟女主单独约过的男人都被男主炮灰掉了啊!其中就包括方才同齐胤一齐前来,并还在持续与女主纠缠的原剧情男二号,卫如风。

    别问他为什么能认出这个与原角色从未见过一面的男二——如果这位卫家大公子能把那招摇挑衅的笑容收敛一下,再把那柄能大冬天里扇出冰碴子的折扇扔掉的话。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卫如风,那大概就是#装逼如风,常伴吾身#。

    不要太形象。

    不知怎么的,封择忽然笑出声来。

    低浅悦耳的笑声传进齐胤的耳内,他偏过头,乍见春光正好,他心悦的少年眉眼弯弯,风华由盛。

    “唉,你别走啊。”卫如风拦住苏长夏欲要跟上少年的脚步,贱兮兮的笑道,“我可是跟你家主子商量好了,你从今儿起就是少爷我的小丫鬟了!”

    苏长夏懒得跟这个痞子讲话,只越过卫如风,并附赠给他一个白眼。

    “我说你这丫鬟胆子可大,竟敢无视本少爷!”卫如风见少女走得远了,大声喊道。

    不远处,齐胤惊异的回头看了一眼,封择也顺势停下脚步好奇地回过身去。

    “小公子,等等我,您的手炉。”提着裙摆,苏长夏匆匆赶上两人,将手中抱着的暖炉递出。

    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远处有些气急败坏的卫如风,齐胤替身边人摇了摇头。他揽过身边的少年,将苏长夏与之隔开,随后声音平淡道:“既是女子,这手炉你便拿着吧。”

    至于少年的双手,则由他来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