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chapter16

    漫天的大火,整个封府都被火焰包围,燃起了熊熊烈焰。男人的怒吼,女人的尖叫,还有远处孩童尖细无措的哭泣声……身着骑装的英挺少年茫然地站在原地,目视着一栋栋楼阁,一间间院落在他面前轰然倾颓。

    “跑啊,跑!”

    有妇人猛然将他抱起,穿过火舌的追逐,绕过一间间倾倒的房屋。少年茫然无措地窝在那人颈间,呆愣得看着周围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在冰冷的利刃面前缓缓倒下。

    分不清跑了多久,妇人忽然将少您放下,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她推了推他的后背:“跑出去!活下去!”

    妇人的话很轻很轻,却深深地烙印在了少年的心间。

    跑出去,活下去。

    少年慌不择路地一直跑,一直跑,却怎么也逃不出火焰的包围圈,脚下是漆黑的石子路,却仿佛没了尽头。

    远处传来一声女人凄厉的悲切声音,少年不停奔跑脚步骤然停顿,回过头才发现整个天空的颜色都粘稠如血。

    心跳停止一拍,急促的呼吸压抑不了心头的恐慌。猛然睁开眼,暗红纹路的床幔映进眼底,像极了梦中诡谲又狰狞的那个夜晚,他看到牢中父亲狰狞的面容,惊怒的双目,以及母亲疯癫哭笑着,还有从她脖颈间不停喷涌出的鲜血。

    一滴,两滴,溅在他的脸上,心上。恐怖的画面于脑海中来回交织,如一幅巨大的血幕,自他的天灵盖上狠狠压下!

    “做噩梦了?”

    一只有力的胳臂从他的背后环过,有规律地在他肩部轻拍,带着安抚的味道。

    封择眨眨眼,有点分不清今夕是何夕。他正要坐起身,却发现后背刺刺地疼,细细的痒。回忆如水涌上心头,封择忍着身上的不适,双手撑起,欲要看清身后之人。

    想来他是被救下了吧?

    如果是按照原角色的记忆,那么他此时必定已*于陈天,之后则会那个男人其暗中送往杜府并关进杜时存设下的私牢中,彻底沦为某些贪欲之人的泄`欲工具。想那些摆着一张清高嘴脸的所谓“朝中重臣”,也不过是一头头披着人皮的禽兽罢了。

    原角色被囚`禁于私牢内,常年不见天日,他的心智也在一天天的折磨中彻底垮塌。直到新皇登基,杜时存企图谋逆的罪行坐稳,所涉私牢被禁卫军查处。那时原角色已被折磨地形销骨立,连最起码的站立也支撑不起……

    杜府这个庞然大物的瞬间垮塌,让原角色终于获得一丝自由。但不能手刃杜时存的遗憾使得他心中充满了不甘与怨恨,不过短短半年时间,原角色便病无可医,竟是未及弱冠便早早去了性命。

    等等。

    想到此处,封择起身的动作微微一顿。

    当年封家人除了原角色一个活口都没被留下。所以被囚禁的几乎完全丧失生存能力的原角色是怎么做到从私牢中获救后,还安枕无忧[并不]地生活了大半年时间,还有那些医术高超并不惜浪费贵重药材为其续命的医者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难道古代人看病都不需要花钱的吗?!

    ……所以,他好像忽略了什么事?

    目光呆滞了一下,封择身体猛地僵硬了一下——

    夭寿了!他竟然忘了看世!界!剧!情!

    数据库飞速运转,终于在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封择才搜索出了那本差点被积灰的世界剧情模本。这个世界的核心故事同第一个世界一般简单粗暴,标题风格也是一如既往地一目了然——《冷酷太子穿越妃》。

    冷酷、穿越、妃。

    以上↑关键词暂时来不及吐槽,封择只得简单送了一个语气词:呵呵。所以说,这种轰轰烈烈的熟悉感倒是是哪里来的?地球历中网络文学史的存在感不要刷的太强烈哟~

    将数据录入的频率开到最大,封择几乎在不足一秒的时间内便将整个故事看完。一如它简单直白的标题,这个世界的主线就是讲了穿越女主如何靠自己的傻白甜吸引内心寂寞空虚冷的冷酷太子,从三等粗使小丫鬟摇身一变为进击的太子妃,最后摘得凤冠,成为一代凤后,享荣宠一世,富贵荣华。

    至于在这个世界里身世凄惨的原角色,封择翻阅完全部剧情后整个数据库都停运一秒——

    天杀的这么个小可怜,竟然会是冷酷太子曾经心头的白月光?!

    世界你他妈逗我?!

    求别闹!

    再次仔细翻阅过世界剧情,封择心头不知为何微微泛起了苦。

    原来,因帝王耽于长生修仙之道,皇后卫氏恐其子受皇帝影响,故将年当时仅7岁的太子齐胤忍痛送往边关兄长手中,只盼兄长能够好好教导。时年太子离京去往边关,身边唯一亲密的伙伴便是小了自己三岁的开元将军之子。

    两人相互扶持长大,走过了人生最天真烂漫也是最无忧无虑的时光。边关的生活总是充斥着各种喧嚣与游乱,六年的时光悄然而过,终于鞑子忍耐不得,再次开始在齐国边境烧杀抢掠。

    战事一触即发。

    齐胤终究还是在战争爆发之际被宣回宫中,而原角色则在边关一直待到了战事告捷,封家受皇命回京述职。谁料,这段回京路,竟成了他们一步步走向家破人亡的轮回路。

    熟悉了前后因果,封择也终于明白了原角色从私牢中被救出后,为何会衣食无忧,且有如此之多的医者前去为其续命。

    其实在整个故事中,太子齐胤对原角色的情感描述还是处于一种模棱两可的阶段,颇有友达之上,恋人未满的一种朦胧感。

    毕竟在整个世界线中,自女主出现之后,男主的感情便有了寄托。所以,谁又还会在乎这个声名狼藉,一双玉臂枕千人的娼妓呢?他们之前的感情曾经到底如何,想来并不会有什么人去做过多的探究与深思。

    一是没必要,二是不值。

    太子齐胤在最后曾给予原角色一个容纳之所,也尽其所能帮原角色恢复身体。不去想他们之间过多的感情纠纷,太子此举算作恩惠即可。

    原角色并不是只知怨恨之人,所以在封择弄清楚前因后果之后,任务再次发生变化,除去为原角色手刃仇敌的执念,还多了一个衔环报恩的附加意愿。

    目瞪口呆地感受着原角色夙愿的变动,封·千年老数据·择一口老血梗在心头。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还顺便朝坑里踹了自己一脚!

    早知道,早知道他就不看剧本啦!摔!

    不过,数据择也表示自己是个有担当的小数据,就算任务难度上升了不止一个level,但他还是会含着血吞着泪[大雾],继续奋斗在完成任务的最前线!

    主神大大您有这样兢兢业业的下属,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

    青丝三千,如墨般的长发从少年的肩头滑落,蜿蜒的铺散在床榻之上。齐胤将手搭在他的肩上,见少年起身到一半便停住不动,眼里划过一丝紧张:“可是背上又疼了?”

    低沉有力的声音再度从背后响起,封择这才回过神。还不清楚现在的自己是个什么情况,他尽量不让背部受力,慢慢转过身,认真的看向可能是自己救命恩人的男人。

    说起来,当时他也是没办法了,才无奈向站在自己身前的男人发出求救,真没想到——

    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齐胤见少年看向自己的眼神含满了认真与感激,心中一动。少年黑白分明的狭长双目此刻被睁得略大,像极了他幼时在宫中养的一只小奶猫,柔柔软软又骄傲怜人。

    有丫鬟端来端着托盘走过来,齐胤伸手接过托盘上的白瓷碗,将人挥退。他试了试瓷碗外沿的温度,低声对床榻上的少年道:“来,先把药喝了。”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的眸光骤然一深,将目光悄悄放在了少年淡粉色的唇上,似是回味。

    封择怔怔的看着眼前品貌双全的男子,张了张嘴,话临到嘴边,却使劲的咽回到了肚子里。

    便是他脑洞大过天,也不会想到,在栖凤楼里救起自己的人竟然就是男主!

    他该说,齐胤在原剧情里救下了原角色,如今又在栖凤楼里救下自己,果真是天意吗?不过,看齐胤现在的表现,也怕是并没有将他的身份认出。

    其实这也难怪,原角色与男主分离多年,从当年的幼童长成如今现在这副模样。哪怕容颜再过俊俏艳丽,想来齐胤也绝无法将他与当年那个英气勃发的男孩儿联系在一起吧。

    而就算是作为男主的齐胤,也变了很多不是吗?原角色记忆中那个有着爽朗笑容的小哥哥,早已在多年的宫廷生活中被生生磨砺成了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望向自己的时候,竟是再无法从他的眼神里得出一丝从前的熟悉感。

    岁月是把杀猪刀,将两人生生分割在两个不同的世界,经历着各自所不知的残酷命运。

    封择并不打算暴露身份。因为对于原角色来说,默默呆在齐胤身边,为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权作报答,也总要比让齐胤知道当年的全部真相后,将他牢牢保护起来奉为上宾,来的更舒服些。

    他的人生已然无望,又怎么忍心再让别人痛苦?

    一手拿过药碗,封择对着眼前黑糊糊的液体表示了一下生理上的厌恶。鼻尖闻到那一股难言的气味时,胃里更是泛上一阵阵酸意。想到这个世界的医学手段,他难过地捏住鼻尖,一口将白瓷碗中的中药汁饮下。

    苦涩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开,他的眼中忍不住凝聚起点点雾气。本以为上个世界中的牛奶就是味道最古怪的饮品了,没想到……

    跟这比起来,牛奶就是个渣渣!

    齐胤见着少年一副委屈的模样,心头好笑,也有些心疼,潜意识里他总觉得少年是不该经受这些苦痛的。将早早准备好的蜜饯快速塞进少年正要闭紧的嘴巴里,看着少年因甜意在唇舌间蔓延开而微微眯起的双眸,齐胤破天荒的柔和下表情,伸手拂过少年的鬓发。

    “你昏迷了三天。”他解释说,“这里是我的一处院子,你以后便在这里好好住下。”

    歪了歪头,牙齿小心翼翼地磨着嘴里甜甜的枣子,封择眼里闪过了然的神色,乖巧的点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