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章 chapter13

    屋里陆续走进几个人,封择眯起眼睛顺着屋内的灯光一眼望去。得了,当年在迷蒂国攻击过原角色的原班人马可谓是齐聚一堂。

    天要亡我!

    封择内心长叹一声。

    “嘿,老三,这小子皮真嫩。”面色轻佻的黄毛青年蹲下身,从地上捡了一块浸了淡粉色血液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随后笑嘻嘻地拿着瓷片轻轻划过少年的脸颊,“原来李家大少爷喜欢玩儿这么重的口味,啧啧,让我可是舍不得这么弄。”

    黄毛青年嘴说着,可手下却毫不怜惜地加大力道,瓷片从少年的下颚划下脖颈,一道刺目的红痕便从少年白皙的脖颈间浮现。

    封择整个数据库停止运行了一秒,汗毛直立。

    见少年那双干净清澈的双眼里充满了惊恐与慌乱,黄毛青年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舌尖舔过瓷片尖端,带着少年清新味道的鲜血滑进喉咙,惹来他一阵饕足的吞咽。

    主神大人,这里的变态不止一个啊啊啊!!!

    努力向角落瑟缩着身体,封择切实领悟到了古华国一句至理名言——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变态都是集结着来的啊!

    “恩?我知道了,这就带人离开。”

    老三在旁边接完一个电话,想也不想就一脚踹上黄毛青年的屁股:“少在这里犯病,这小子可不是咱们的人,别等等把人吓死了没法交代。”

    被老三猛踹一脚,黄毛青年脸上颇为不屑地清嘲一声:“嗤——”,笑完就向少年伸出双手,做出捞人的动作。

    绝不能被他们带走!

    这个念头支撑着封择用起全身的力气拼了命的往后退,床边一个粥碗还斜斜的立在床头。他一不做二不休的拿了粥碗向床头柜的尖角一砸,粥碗碎成一如地面上的细密瓷片,拿好手中最大块瓷片做出防备的姿势,少年颤颤巍巍的开口:“别过来!”

    “哟,原来不是温顺的小绵羊,而是一只亮了爪子的小野猫啊。”

    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黄毛青年捋了捋额前的刘海,拦住一脸暴虐的老三,毫不在意的迅速靠近少年的身边:“果真有趣。”

    封择绷紧了精神,一脸警惕,看黄毛青年挥出手臂,他侧过脸将手中瓷片狠狠刺向靠近他的青年的双目,但手臂却率先被对方牵掣住。半空中他的手臂颤抖着,却再也没办法往下更近一寸。

    颤抖着双目,少年纤长浓密的睫毛亦如蝴蝶般羽翼振动。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封择忍耐不住地发出一声短促的喘息,指关节一僵,瓷片声音清脆地掉在地上,荡出浅浅的回声。

    仅靠单臂便轻松制服了少年,黄毛青年凑近了少年的鼻尖,直视着他黑白分明的双眸,眼中蕴含着危险了笑意:“放老实一点,我们可不喜欢不乖的孩子。”

    将人抗在肩膀上,黄毛青年朝老三努努嘴,一群人在夜色的遮掩下迅速消失在李宅后门。

    “让开!”

    楚绡的到消息之后马不停蹄的赶到李家别墅。

    视线落在二楼靠左的一间屋子上,他沉下目光,不顾李家来保安的阻拦,带着保镖冲过了进去。

    “楚总大驾光临,真是让我们整个李宅都蓬荜生辉啊。”

    李珏站在别墅大门口,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眼底却一丝笑意也无。

    该死,他竟不知道少年竟然能跟楚氏家主扯上关系!

    “蓬荜生辉不敢当,”楚绡沉着脸,“楚某只是听说自家侄子被李少爷请来做客,此番是特地来接他回家的。”

    “楚总说笑了,”李珏皮笑肉不笑地回敬,“我怎么不知道您家里的侄少爷竟然在我李家做客,别不是搞错了吧?”

    “搞没搞错,李少爷自己心里清楚。”

    压下心头的翻涌的不安情绪,楚绡深吸一口气,对着身后的保镖一个眼神。保镖心领神会,二话不说便上前欲要将李珏制住,但李珏身后忽然冒出的黑衣壮汉们却将其阻止下来,随即两拨人混战到一起。

    躲过一个保镖的偷袭,李珏狠狠的回敬了一拳,却不防腰间抵上一个冰冷的物体。回头看,手拿武器抵在他后腰上的男人神色冷酷而充满暴虐。

    这只手`枪子弹已经上了膛,如今只差扣动扳机。

    这男人是玩儿真的!李珏心下一凉。

    解决完李珏一拨人,楚绡匆匆赶到二楼屋内,轰的一声将门撞开,满地狼藉的情景撞进他的视线。双目不可抑制的红了起来,他克制着情绪一步一步走进屋里,在看到鲜血与瓷片混杂的同时,一时间惊痛的情绪几乎将他的神经扯断,理智也濒临暴走的边缘。

    他的少年……

    他的少年都在这段时间里经历了什么!

    身后有保镖压着李珏等候在屋门外,楚绡回过头,一拳凶狠砸下将李珏的头打偏,又一脚狠狠踹在了他的下半身。

    “你究竟把小择藏在哪儿?!”

    猛烈地疼痛几乎让李珏失去意识,他摇了摇头,嘴边吐出一口血沫子,嘴里喃喃不清:“你,不会找到他的。永远都不会找到的,哈哈哈哈!”

    既然那双美丽的眼睛不再属于我了,为什么又要让你拥有?

    那么珍贵的宝贝啊,或许,毁灭会比拥有更让人愉悦吧。

    想到跟他做下交易的那伙亡命之徒,李珏神经质的笑了起来。

    “你这个疯子!”

    楚绡皱着眉提起李珏的衣领,心头涌上一阵无力。

    “楚先生……我,我知道封小少爷在哪!”

    隔壁房门被打开,面色惊恐的李小柔战战兢兢地站在走廊角落。就在她发现楚家侄少爷便是被李珏藏在屋里的人时,她真的惊呆了!

    心头一时升起了好多乱七八糟的念头,可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不知为何躲回了屋里!

    紧接着李珏的房间陆续出入陌生的男人,她本能的躲在了屋里不敢出门……直她透过门缝看到封小少爷被一个面目轻佻的黄毛青年扛着从别墅后门走出!

    “封小少爷,被一群陌生男人从后门带走了……楚先生你快去,不然的话……”

    李小柔的话未说完,楚绡的身影便从身边一晃而过。她看着男人焦急的背影,心底不知为何升起一股淡淡的惆怅,就好像曾经有个东西属于自己,但它却不知在何时,消失不见了。

    “艹!”

    肩膀传来钝钝的剧痛,黄毛青年一巴掌扇过肩上少年的脸颊。少年红润到不正常的侧脸立即浮起一个明晃晃的五指印记。

    手里的动作不停,封择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将细小的瓷片狠狠扎进黄毛青年的肩膀。那是他藏在指缝里的最后武器了。

    青年哀嚎一声,将人毫不怜惜地摔进后备箱里。

    闷哼一声,封择头脑发昏,但眼睛却在漆黑的夜里亮的吓人。

    后备箱的车盖被无情合上,他的眼前再次陷入黑暗,意识也终于坚持不住,混混沌沌起来……

    “别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放了车里的人……我保证你们可以安全离开……”

    “住手!”

    是谁在耳边喋喋不休,又是谁的尖叫与哀嚎?惨烈的声音被隔绝在狭小的空间之外,剧烈晃动的后备箱让他的胃部几近作呕,胸口闷闷的喘不动气……

    “小择……”

    又是谁的声音颤抖?

    封择努力睁开双眼,模糊的人影向他伸出双手,带着熟悉的薄荷清香。

    你来救我了啊?

    楚叔叔。

    见少年清澈的双眸在自己眼前缓缓闭上,高大的男人在这一刻内心的害怕与慌乱终于是溃不成军。

    就在他靠近后备箱的那一刻,浓浓的不安便浮上心头。越是接近一步,那种细微的血腥味便像是催化剂一般,让他的心脏一点一点几近爆炸。

    少年就这么浑身浴血的缩在黑暗狭小的后备箱里,是这么的狼狈而又脆弱。屏住呼吸将朝少年伸出的双手不可抑制的开始颤抖,越是接近,就越不敢触碰。他想要让自己镇静下来,可濒临崩溃的心神又怎能平静,开口,才发现自己早已失声。

    深呼吸几口气,他将少年小心翼翼的抱出。避开少年身上的伤口,少年是如此的轻盈。皮肤下不正常的体温让他更是焦急,张张嘴找回声音,却嘶哑无比:“小择?”

    醒醒,别睡。

    少年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呼唤,紧闭的双目撑开一道缝隙。只看他努力抬起手臂,露出一道蜿蜒刺目的痕迹,像是要抓住什么,嘴角声音低浅。

    右手扣紧少年的五指,楚绡低下头,侧耳,隐约听到少年低低的一声:

    “你来啦。”